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言书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5日

《无言书》全文免费阅读_南国幽小说

无言书

作者:南国幽分类:校园小说类型:青春校园

性格孤僻但内心懵懂的少年,在进入高中认识了一些从前未曾遇见过的人、经历了一些从前未曾经历过的事情之后,逐渐对友谊与爱情产生了憧憬,同时也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认知。他在这个世界所给予他的温柔与伤痛中悄然成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初遇

1

刺眼的阳光自远方的天空倾泻而下,将客运站外的车水马龙和高耸的钢筋水泥建筑渲染成模糊的一片。少年揉了揉眼,拖着一个略显笨重的黑色旅行箱,缓缓地从客运站的出站口走出。在拥挤的人潮中,少年原本就有些纤细的身影被早晨的阳光拉得更长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初中开始,每到回学校的前一晚上,杨泽天都没办法好好入睡。星期天晚上是这样,八月三十一号的晚上也是如此。

昨晚他又失眠了,只不过今天并不是返校日。

2012年9月1日,杨泽天正式开始高中生活的第一天。

2

S市是一个位于中国南方边缘的小城市。

如果说上海是掌上明珠,那相比之下,S市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普通孩子,没有足以独占鳌头的成绩,也没有耀眼的光环加持,一不留神就会被人群淹没。

可普通也有普通的优点,就如同老生常谈那般,这里青山环抱泉水涓涓,民风淳朴邻舍和睦。在这里生活久了,颇能体会到一番“采菊东南下”的风味。

或许是因为远离了外界的繁华,过惯了山野深林的生活,S在发展方面则显得有些迟钝了。当外界都因受到改革开放的滋润而平地高楼如雨后春笋疯长时,他却还在群山温柔的怀抱中慵懒地迟迟不肯睁开眼。

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自从时间的脚步毫不留情地踏进了二十一世纪之后,S市市区内的各项城市建设基本都已健全,前几年还修建了一个飞机场,虽然很多航班都是三四天才飞一次;此外,听说最近已经有工程队开始在市区边缘动工修建铁路了,或许用不了多久,这里的山谷间将会充满嘹亮的汽笛声。

总得来说,S市还有很多缺憾,但这里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行。

本着“十年育树,百年育人”的理念,S市到目前为止仅市区就已成立了十所高中,包括九所公立高中和一所私立高中——圣光私立高中。这些年来,十所高中里又以市一中和圣光私立高中的教学成果最好,两所高中加起来,每年都能向清华北大输送六七个高材生。

其中,位于市中心的市一中其校史已近半个世纪,经过漫长时间的累积,其底蕴自然不言而喻。而圣光私立高中从建校到现在也不过刚满十二年。其高中部从一开始的在拼命宣传下也才堪堪招到三个班学生的窘境,发展到如今在每年都招足四五百名新生的前提下还有不少学生欲进而不得其门的局面,也只不过才经历短短的数年时间。这般成长速度,加上其每年优异的高考成绩单,令市一中都感受到不小的竞争压力。

据说,圣光私立高中最初是由一位S市的老板到外省四处招兵买马,集结了一群在当时教学理念新颖超前、教学能力极强且教龄不短的老师建立的。此外,在学校成立之初,当时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为建校投了钱,所以,尽管这么些年来圣光私立高中的教师团队的阵容随着校区面积地不断扩大而变得更加豪华,建校初期时的第一批教师大多都还在。他们见证了这所私立高中的成长。

其实,近些年来许多人都更愿意把圣光私立高中戏称为“贵族学校”。毕竟,在建校初期的那两年之后,能进这所学校的学生,要么就是家里有钱,要么就是成绩优异,又或者是两者都占。而在绝大多数学校里,成绩优异的学生总是属于少数人。圣光中学也未能免俗。

圣光私立高中是一所遵循封闭式教育的学校,位于市区边缘,整个校区的东北西三面是葱绿蓬勃的大山,校门位于东面,一条并不算太宽的水泥路将这间藏在山间的高校与外界相连接。沿着水泥路向外走,路的左侧紧贴着一条澄澈的小溪,小溪背后则是一排翠竹,再往后看去,墨绿的一大片大概是枝叶茂密的果林了;至于水泥路的右边,出了校门,之后五六百米的距离内,是一块块田埂鲜明并逼仄的农田,初春的时候,这片土地上会堆满金黄的油菜花。

圣光高中虽然位于市区边缘,但多亏那条看上去保养得还不错的水泥路,从市中心到校区也不过十多分钟的车程。

幽静,这大概是杨泽天选择圣光高中而没选市一中的一个原因吧。

3

杨泽天刚从客运站出站口出来,就有许多拉客的司机蜂拥而至,脸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在经历了重重磨难之后终于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一样,恨不得立刻把他拉上车。杨泽天低垂着眼皮,一边诉歉意轻言婉拒,一边拉着自己笨重的行李箱将自己的身体从人潮中抽出。而那些被他甩在身后的司机们见他不为言语所动的样子,只能脸上露出几分恨不成器式的惋惜随即放弃,转过身又赶忙继续到出站口去迎着那些在后出来的旅客们了。

逃离了人潮喧闹的车站,杨泽天选了一条行人相对稀少的林荫小道漫无目的游荡。他不知道他想去哪,也不在意会走到哪,他只是不想太早去学校。

走了不知道多久,应该很久了,他走到了一块公交牌前,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公交站牌,然后收回目光,静静地站在公交牌旁,耐心地等着下一班公交车。

随着一段拖着长长尾音且充满了浓重得几乎能够令人昏厥的汽油味的引擎声,一辆蓝白相间的公交停在了站牌前。

杨泽天抬了抬眼皮,眼前的公交车原本经过精心喷刷的蓝漆像是不堪风雨的侵扰一样脱落了一块又一块,而涂着白漆部分也因为飞尘的近距离接触而泛黄。他看了一眼车头上那个像是被某个调皮捣蛋的小孩儿用铅笔刀刮过而颜色不再鲜艳的红色数字9,确认公交车编号无误之后,从裤兜掏出了三张皱巴巴的一元纸币,上了车,然后熟练地将手里的纸币塞进被磨得发亮的投币箱里,走进了车厢的中间部分。

在中考成绩出来报了志愿之后,杨泽天带着自己攒了很久的小金库,独自到市区待了三天。在这三天里,他每天都会坐一次公交到圣光中学附近,之后再坐公交回到市中心。

其实上车时车上还有两三个空位,但他并没有选择坐上去,而是一只手紧握着公交车上的拉环,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垂着眼皮,笔直的站着。而那几个空位转身就被紧跟着上来的乘客宣示主权了。

或许是他骨头太倔脑子过分轴,他从心底抗拒这一行为——自己在乘车人多的时候去为自己占上一个车里本就所剩无几的空位。

公交车发出低哑的嘶喊,拖着仿佛随时都会力竭的车身,缓慢地融进了拥挤的车潮中。

随着车身的轻微晃动,杨泽天的眼皮变得越来越沉。

该死,还是很困。

4

公交的晃动在一阵无力的刹车声中停止。

圣光私立高中与通向市中心的街道是由一条宽不过五米、长不出四里的水泥路相连。此刻,这条水泥路上正慵懒地躺着一列由各种不同牌子的汽车组成的长龙。车与车之间的间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仿佛只要任意一辆车不小心伸了个懒腰就能从前后的相连的车子上蹭下一块价值不菲的颜色。

整条水泥路灌满了不同口音的不满与烦躁,偶尔还会有一声尖锐且含着怒气的喇叭声刺痛了耳膜,不知又是从车队中的哪个铁皮盒子失去了耐心。

公交车上的乘客像是被传染了一样开始变得烦躁,司机只能无奈地打开车门。

杨泽天抬了抬眼皮,混在人流中下了车,然后,拖着自己那显得有些沉重的行李箱,低着头,从拥挤的人潮与车队之间穿过,默默地朝着校门方向走去。

你是否也曾这样,一个人,拖着一个没有太多行李的旅行箱,缓缓地迈着步子,穿过这个充满喧嚣的世界,踏过一段无比漫长的时光。

这所有的喧嚣,所有的热闹,终究只能是“与我无关”。

5

这世界有很多事发生得莫名其妙,可其实,就像佛经里所说的“因缘果报”一样,凡事有果有因。

拥堵的车潮之中,一辆黑色的轿车和其它的款式各异的四轮铁盒一样,憋屈地被困在原地。

车里,一个女孩儿正靠着座椅歪着脑袋,透过车窗,呆呆地看着窗外那半天没有移动过一寸的景色。

女孩儿静静的,像是与远处的景色在瞬间被定格了一样,外界的喇叭声,抱怨声都被那块厚度不过几毫米的玻璃隔绝。

毫无预兆的,一道消瘦的身影闯入了女孩儿的视线里。女孩儿与窗外景色之间那默契的安静瞬间消散。

就像平静的湖面突然上突然出现了一块不起眼的石子,下一刻,支离破碎。

女孩儿的眼神依旧呆呆的,但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失控而变得不再淡然,想要抓住那道匆匆掠过的陌生身影。

可女孩儿回过神后,那道身影已经被车窗外的拥挤的人与声给吞噬得干干净净,就像是在百慕大三角上转瞬消失的水手。

困惑。困于不知因何而扰了心,惑于那丝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从何说起。

莫名的困惑在女孩儿的心底凭空出现,最终又因难于不知其从何而生、从何而解,只好将其抛弃到脑后。却未曾想起还有一句“雁过留声,水过留痕”。

那些被遗忘了的,未必就是被遗忘了。

你听过说过“蝴蝶效应”么?一只娇小的蝴蝶轻轻扇了扇翅膀,不久后的将来,就可能在某个相隔甚远的地方引起一阵充满毁灭气息的龙卷风。

呐,其实悲伤也一样。有时不经意的一个眼神,不起眼的一个动作,经过时间的精心筹谋,徐徐酝酿,在不久的将来,突然异变成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怨灵,将猝不及防的你,瞬间吞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