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曾善良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8日

《我曾善良》免费在线阅读_钱央白小说

我曾善良

作者:钱央白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他是灭国家族的废物少爷,天生废体。他本以认命,却遇到了两位邪派巨擘,从此踏上了他早就该踏上的道路————以杀证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有这样一个世界,它的名字叫做古轮位面,那里被一个家族、一个宗门、一片森林所共同统治。当然,有生命的地方便有利益,有了利益便有冲突。三方势力亦是明争暗斗,不死不休。

那个家族的姓氏颇为奇特,为“灭国”,本来他们家的始祖倒是有个普通的姓氏,但是后来征战天下,凭自身强悍的实力覆灭了一个帝国,自此便改姓成了“灭国”。

灭国家族的当代族长名叫灭国归元,五十多岁,身材魁梧面容消瘦,平日里稳如泰山的家主此时却是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大堂中的灭国归元看着有些紧张,不知道在等待着些什么,不时的向南边望去,只是视线被南面的一面墙所阻挡,看不到他所焦虑的原因。

不多时,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灭国家族宅院的宁静,伴随这声啼哭,那灭国归元的神情也是紧张到了极致。

一个须发皆白但面色红润,身体有些发福却动作轻灵的老者推门而入:“家主,夫人生了!夫人生了!”

灭国归元赶紧追问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那老者道:“是个公子。”

灭国归元满脸的紧张顿时化作喜悦:“好!好!好!当真是天佑我灭国归元!让我主家一脉血脉不绝!!!”

看着满脸喜色的灭国归元,那老者支支吾吾道:“只是。。。只是。。。”

灭国归元眉头一挑,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念头:“只是什么?直说便是!”

老者轻叹一声,随即说道:“只是公子他天生没有丹田,经脉萎缩脆弱,恐怕是传说中的先天败体,此生与武道无缘啊!”

听闻此言,灭国归元顿时双目圆瞪,揪住那老者的衣服将他提起,对他怒喝道:“灭国坤!你敢说这种胡话,不怕我扒了你的皮么?”

灭国坤不敢反抗,只得唯唯诺诺道:“小人不敢乱言,家主一看便知啊!”

灭国归元直接把灭国坤丢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踏门而出,直奔自己的妾室李云瑶的住处而去。

刚刚进门,便看到李云瑶虚弱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额头上仍是冷汗不断,但他此时哪还有心思去关心这个娇美的妾室?

他从奶妈手中抢过孩子,手指轻轻点在孩子小小的额头之上。一点奇妙的力量游遍孩子的全身,又回到灭国归元的手指之中。

他抱着孩子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苦笑道:“贼老天,你这是让我绝望的同时又偏偏给了我那个丁点希望啊。。。败体,居然真的是先天败体。报应,都是报应啊。。。”

李云瑶挣扎着做起身来,出身一流武道世家的李云瑶自然明白什么叫做先天败体,颤抖的道:“老爷,你说我们的孩子是先天败体?怎么会这样。。。”

灭国归元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头,看着襁褓中熟睡的婴儿不断苦笑。

李云瑶先是脸色一变,随即说道:“没关系的老爷,我们还可以再要一个孩子,我们还能。。。”

还没说完,灭国归元便打断了她的话:“没有了,再也没有了,三个月前我被人暗算,伤了命根,这就是我唯一的孩子了。。。唯一的孩子了。。。”

灭国归元失魂落魄的把孩子交给一旁的奶妈,有些跌跌撞撞的走出门去。

不知何时,他来到了灭国家族所属的一片森林之中,他无意间散发出的滔天煞气惊动了无数的飞禽走兽,但凡他走过的地方,没有任何的野兽敢于停留。

走了良久,他终于停下脚步,他仰天怒吼:“为什么!为什么!!!既然要让我绝望!为什么还要给我一丝希望!!!”

怒吼间双手狂舞,顷刻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以他为中心发生了恐怖的爆炸,带起无尽的烟尘。

烟尘缓缓散去,原本茂密的森林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的荒地,里面的生灵也都化作了尘埃。

灭国家族在这附近的族人闻声而来,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在灭国家族的地盘闹事。

而他们刚刚到达现场,看到的却只有一个恢复了常态的家族族长灭国归元。

看着这些围过来的族人,灭国归元冷哼一声:“看什么看,没见到老夫在此练功?还不快滚。”

听闻此言,围过来的众人顿时散了个干净,只留下灭国归元一人还在原地。他叹了口气,目光变得越发冰冷。

灭国归元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让仆人唤来了灭国坤,随即赶走了所有的仆人与灭国坤独自交谈:“灭国坤啊,你任这家族总管多少年了?”

灭国坤恭敬的道:“今年正是第三十年整。小人这些年来赫赫业业,不敢出丝毫差错,也不曾出过丝毫差错。”

灭国归元笑笑:“不必这么紧张,你这些年的作为我都看在眼里。你的功绩我是不会抹杀的。”

灭国坤此时有些看不透灭国归元的想法,心中暗道:“莫非这灭国归元是悲愤过度,有些神志不清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灭国归元又道:“我听闻你的儿子在外游历,前几天带回来一个拥有大荒残脉的孩子,可有此事啊?”

感觉到灭国归元语气中的不对,赶忙道:“有此事,有此事。犬子带回来的是个五岁大的小女娃,小人近些日子正要抽出她的大荒残脉进献给您。”

灭国归元又道:“不,那样太浪费了,我要收这个女娃做个干女儿,等过个十五年,她修为有成,再与我那废物儿子**,必定能诞下一个天资高绝的孩子!”

看着神色有些癫狂的灭国归元,他不禁咽了咽口水,暗道这灭国归元是真的疯了。

灭国归元挥手示意他退下,灭国坤刚想离开,却突然想起什么,对灭国归元道:“家主,不知道您为公子取的名字是。。。”

灭国归元冷哼一声:“我也就这一个儿子了,就叫灭国无二吧。”

有了答案,灭国坤不敢再做停留,恭敬的行了个礼,随后退出门去。

房内只剩下灭国归元一个人,他却开始自言自语:“不能修炼不算什么,能生孩子就好,再加上一个大荒残脉,一定能生出资质高绝的孩子。要是一个不行那就两个,两个不行那就三个,三个还不行那就生十个!几十年我还等得起,我一定要培养一个强横无敌的后代!!!”

灭国归元没有刻意去压低声音,还没走远的灭国坤将之全部收入二中,心中不禁为灭国无二感到悲哀,刚一出生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定义成了生育工具。

灭国坤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不是他该考虑的,只是可惜了那个有大荒残脉的女童,本来他想再养个几年以后自己享用的,现在却不得不拿出来交给灭国归元。

二十天后,灭国家族大发请柬,邀请各大有头有脸的势力前来参加灭国无二的满月酒,以及灭国归元收取义女的盛大仪式。

理所当然的,作为和灭国家族同一等级的踏天门和黑夜森林也收到了请柬。踏天门主和黑夜之王共同带着贺礼来到了灭国家族。

十天后,各方势力齐聚一堂,但有一点令他们感到奇怪。那就是作为灭国归元亲儿子的灭国无二不怎么受人待见,只有他的生母李云瑶一直抱着他。

而其他的那些仆人女婢之流都在围着那个即将被收为义女的小女孩打转,似乎这些家仆女婢都是分不清主次的主。

而后面就更让他们不理解了,灭国无二的满月酒被三言两语轻轻带过,而收那女孩做义女的仪式却是一环紧扣一环,显得庄严肃穆。

收做义女的最后一步,那女孩端起茶杯递给灭国归元,用清脆稚嫩的声音说道:“义父,喝茶。”

灭国归元端起茶杯,用茶杯上的盖子轻轻划过茶水的表面,随后轻轻嘬了一口。嘿,一个莽夫此时表现的倒是颇为儒雅。

他将茶杯放到一边,浑厚的嗓音响彻全场:“好!从此时开始你就是我灭国归元的义女。首先我要给你起一个新名字,从今天去,你就叫做灭国青衣!”

灭国青衣将头在地上磕了三遍:“青衣从此便是义父的女儿,生是灭国家的人,死了也是灭国家的鬼。”

灭国归元道:“好!”

随后牵起灭国青衣小小的手掌将她拉起,对前来的各方势力首脑道:“今天我灭国家双喜临门,不仅我有了儿子灭国无二,还多了一个女儿灭国青衣!希望各位今天吃好喝好,老夫就不多陪了。”

说完,灭国归元便带着灭国青衣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宴会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光着上身的虬髯大汉与一名面色阴柔的书生默默对饮。

不多时,那大汉道:“黑龙王,你说那灭国无二到底是不是个废材?”

被称为黑龙王的书生道:“过些年就知道了。倒是那个灭国青衣,身付大荒残脉,倒是个上好的鼎炉。”

那大汉又道:“我王霸管理踏天门十几年了,怎么就得不到这么好的东西呢?”

黑龙王没有出声,摇摇头消失在了椅子上,悄然的回到了他的黑夜森林之中。

王霸嘴角一撇,自顾自的饮起酒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