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彼之旅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6日

《彼之旅者》免费在线阅读_小葬SAMA小说

彼之旅者

作者:小葬SAMA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追求财富的人,走吧!前面,是遍地的黄金追求鲜血的人,走吧!前面,满是剑和尸体追求和平的人,走吧!走过了这里,远处还是争斗但别伤心,因为,神下次掷出的骰子永远为你所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摩哲里城附近的一个无名村里,卢克尔·莱吉恩斯靠在他房前的躺椅上陷入了思索。

他的眼睛随着时光流逝日益变得浑浊,但依旧能映出这村子的概况。

村子的外围被木质的高墙围住,每隔一段距离那墙边便立有一个哨塔,哨塔上的年轻人们会为了村子人的安全在那上面站上整整一天。

高墙附近有个木门,供村子里的人们驾马车外出,同时也欢迎四处云游的商人们到村子里来。

村子里的房屋有序的排列着,虽然高墙边上仍有因故尚未重建的房屋残骸,但卢克尔始终相信,在下一批定居于这个村的人们到来时,那一片残骸将变成新的屋子,村子的围墙将愈来愈大。再之后,这个村子也会有自己的名字,村子的规模会像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成为一个镇子,乃至一个城市。

不过卢克尔就等不到那一天了,现在的他只能望着村民们在农田里耕作。

现在正值农忙时节,村里的农民在这会儿无不下地耕作,劳者多得这人人皆知,而偏偏这卢克尔不下地干活。

这是因为这时的卢克尔已过于年迈而不能劳作了,他房前屋后的农务与家务,都交给了比他年轻,但依旧年迈的儿子和女儿们去做。

村子里的居民不是很富,可用于耕地的牛并不多,更别说用于屠宰的肉牛了,卢克尔现在很想尝尝从前他在酒馆吃过的牛肉,但村子里吃不到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卢克尔的头发梳的光亮,在阳光的照射下他那满头的白发显得格外耀眼,躺椅边上是把快要完全生锈的剑,以及一面破损不堪的金属圆盾。

卢克尔总是这样让儿女们给他梳理好头发,并把自己从前的用过的武器放在身边,躺在躺椅上度过一天。

距离那场残酷的战斗已经过了些时日了,过了多久就连卢克尔自己都记不清,但他唯一记得的就是,若那场死伤惨烈的远征,便没有如今的孩子们,以及欣欣向荣的村子与市镇。

战斗结束后的卢克尔继续着他的冒险,而在这之后他找到了同他情定终生的女人,二人在海威尔城结婚后,便回到村子里,用卢克尔当冒险者时攒下的积蓄在村子里买了一栋房子以及一片田地。

卢克尔夫妇在村子里被村民们称为是英雄夫妇,的确,托卢克尔的福,来到村子里定居的冒险者以及其他流动人口变得多了起来,不过这也并没有让卢克尔沾沾自喜,因为自己没做什么。

二人一点一点地经营着他们的家,之后就是他们第一个儿子的出生,再之后是他们的二儿子。卢克尔夫妇总共是有五个孩子,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些孩子无一例外都继承了卢克尔谦逊的个性。

三个儿子两个结伴而行成了冒险者,另一个儿子带着他的妹妹外出经商,剩下一个女儿留在村子里陪卢克尔和他的妻子。

又过了多年,卢克尔的妻子因病而死,两个成为冒险者的儿子立马卸甲归家陪他们的父亲。带着妹妹经商的儿子早已成为富商,他的妹妹也嫁给了有权势的瓦尔加贵族,二人回家吊唁母亲后因为各种原因没能陪他的父亲继续生活。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这些孩子们早就长大了,用不着卢克尔和早已进入天堂的妻子去操心,真正需要操心的是他的孙子们。

两个成为冒险者的儿子们,他们在村子里各找了个年轻姑娘结婚,虽然这时的儿子和儿媳们已经衰老,但他们的孩子现在正在世界闯荡着。同父辈和他的祖父一样,这两个孩子都成了相当优秀的冒险者,他们不时会回到村子里,背上系着武器,一手提着伴手礼,一手提着怪物的头颅,虽然这让村子里的人们有些害怕,但习惯于这一幕的人们总是会在心底里默默地感到骄傲。

经商的儿子和他妹妹,这两人的孩子卢克尔很少见到,记得上次见他们的孩子是个忙碌的清晨,卢克尔那时还能下地干活,见到这二人带着他们彬彬有礼的孩子出现在卢克尔的面前,不由得的让他觉得高兴。

一直陪着卢克尔的那个女儿,她是卢克尔的小女儿,同时她结婚时年龄也很大,她的孩子现在还没到可以出去闯荡的年龄,所以那孩子,也就是卢克尔的小孙子,一直待在村子里。

虽说他是卢克尔最小的孙子,但他表现得相当机敏,这让卢克尔感到非常高兴,或许有一天这孩子可以超过自己也说不定,单是这样想想卢克尔就已经很高兴了,但转念一想,即便那孩子相当优秀,但自己大限已至,也不能一直陪着他,这就让他觉得有点遗憾。

躺在躺椅上的卢克尔微微摇了摇身子,躺椅也随之前后摆动。

卢克尔的耳朵不太好使,但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屋后,又或是别处传来了孩子吵闹的声音,大概是他的小孙子正在和村里的孩子们打闹。

村子的路是柔软的土路,虽然有些石子,但不用担心孩子摔倒后会有太大的伤口,就这点来说卢克尔还是比较放心的。

家里人手多,农活自然做的快,每次农活即将结束的时候,卢克尔家中在农田干活的人都会叫卢克尔的小女儿提前回家,提前回家的小女儿自然也会为其他人做饭来犒劳他们。

农活结束后的孩子们都会四处逛逛,等晚上才回家,所以卢克尔家的晚饭总是吃到很晚。

平时如此,今天也不例外,小女儿的脸有些皱纹,但比起卢克尔更加的平滑,由于生过孩子的原因,她的身体有些浮肿,但这并不要紧,这些年都没人对此表示不满,而且最近农活很多,说不定能让她再变得和原来一样。

“爸,我回来了。”

“嗯......”

卢克尔同成年的孩子们对话一向简短,除了他们身负重伤,或是得了大病,但他待小孩却一向温和慈祥,家中成年的儿女们都记得卢克尔当时有多好,但他们也同样知道,有些东西到了时候就不会再刻意的让你得到,甚至这点的卢克尔的儿女们总是坚强。

小女儿笑了笑走进了屋里,在灶台前张罗着准备做饭,今天的晚饭依旧是卢克尔和小孙子最爱吃的黄油浓汤配面包,再外加飞鱼潮后烟熏的熏飞鱼肉,卢克尔一家的晚餐总是简朴。

“喂,爷爷,我们回来了!”远处,两个并排走着的身影映入卢克尔的眼中,他们两个的双手都拎着东西,看来是那两个去当冒险者的孙子凯旋而归了。

今晚,不得不开一瓶陈年老酒了啊。

快晚饭时,虽然卢克尔家人没有全来齐,但这足以庆祝老卢克尔两个孙子的平安回归。

卢克尔坐在长桌的中间,这个位置相当不错,可以看到全家人的一举一动,虽说家里从没有什么关于吃饭时坐到哪里的要求,但坐在这个地方总能让他感到高兴。

厨房里,小女儿之前一直在做饭,两个儿媳回来后,他们三人便在一起做饭,小女儿主勺,两个儿媳打杂,如此一来厨房里做饭的效率就快了许多。

那两个孙子高兴的向小孙子炫耀二人的战功,小孙子望着他们手舞足蹈的表演战斗的过程显得很高兴;卢克尔的两个儿子,那两个冒险者孙子的父亲,他们两个一边望着他们的儿子,一边打开了一瓶昂贵的南瓦尔加果酒,拿着酒瓶的站起来给旁边的人斟酒,酒满后,二人相视一笑。

小女儿的丈夫,卢克尔家的女婿一如既往地坐在老卢克尔的身旁,女婿这人没什么坏心思,人也老实,家里人都喜欢他,除了小女儿出嫁时卢克尔差点用长刀砍死他外,他和这一家人都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孙子们互相比划完后就围到了卢克尔身边。

“老爷子,你当年不也是冒险者吗?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吧!”

“对啊,对啊!告诉我们吧!”

孙子们围在卢克尔身边,他们的眼里闪着光,卢克尔的冒险故事,别说他的孩子们了,就连这村里的人都想知道,自他回到故乡后,他便只口不提曾经的故事。

那两个喝酒的儿子立马摆了摆手。

“嗨,快算了吧,这都几十年了,老爷子都没给我们讲,你们这些小鬼就别想啦。”

“就是,就是。”

一唱一和之后,二人继续愉快的喝酒,不知道是幻听还是如何,厨房里传来了微微的笑声。

不过说起自己的冒险故事,卢克尔本想不说的,但如果不说的话又会如何呢?大概会被所有人忘掉,就连家人都不知道吧,或许有过吟游诗人歌颂过自己的功绩,但那人又能记得自己多久呢。

如此想着,卢克尔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靠在椅子上的背部的挺了挺,他布满皱纹的脸微微抽动,沙哑的气泡音从他的音带中发出。

厨房里的婆娘们把饭备好端上了桌,听见气泡音的,正在喝酒的儿子们、坐在一旁的女婿还有围着卢克尔的孙子们都有预感,那长久以来卢克尔不愿去说的故事,即将被众人皆知。

“咳......那是个......平凡的日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