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狩猎人生与她的秘密猫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狩猎人生与她的秘密猫》免费在线阅读_喝碗老酒吧小说

狩猎人生与她的秘密猫

作者:喝碗老酒吧分类:同人小说类型:异世界

狩猎,男人,女人,怪物,世界破解,通通万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这里,可以听见隐约起伏的心跳。

某人试图整理零碎的记忆,可以的,有人在我耳边大喊,恨不得让那些字词都钻进我的脑子里。没有人告诉我当时的自己,是怎样以惨烈姿态栽倒进树丛深处的——身上流淌的唾液和龙鳞碎片,以及那把已经折断的弓箭。在我捡起记忆的碎片之前,武器加工部大叔的声音仍然响亮:“你还有一半的贷款没有还清。”

我还有一半的贷款...

有人听见我此时张嘴呐喊。恩,说实话,我根本不抱任何希望祈求到任何原谅。我本身就是个错误,弥补只是我的存在形式,而最后的目标,应该是坚持到老死的那一天,不流任何泪。

而以上所有的思绪,也没有人能够理解吧?

“一把弓,你要知道,是最廉价的远程进攻武器,但像你这样的NOOB就不要考虑进攻了。”他的眉毛很粗大,让我想起《特别的她》里大人贴在眼睛上方的海苔剧照。但很快,我被他瞪着,受了惊吓,我再也不敢移开视线。

而这,还只是我狩猎生涯最糟糕的开始。

“但是...生态调查队已经批准我成为正式队员了!这一点道理都不给,不,是一点人情都没有的加工宅...”烛野爱同样瞪着我。“那是...意外...我上次狩猎任务没有完成妥当,但责任有一部分是关于生态调查没有发布清晰的情报...”

“够了,我不想再让这个女人折磨我的耳朵。爱,去把弓箭拿来吧。”我不得不把嘴闭上,暗中观察,想找机会接着把话说完。同时,我的视线越过加工屋深处的火光周围,发现一把刚刚打磨好的硬刚弓——光洁,硬朗线条,没有多余的装饰,横亘整个锻造台,散发出生物才具有的炙热。

面前的男人逐渐远去,不知怎的,这背影中仿佛窜出一种名叫“无奈”的蛇来,向着我的鼻子就是一口。烛野爱从加工屋内游出,游荡着,嘴里念念有词,我低身,去抓那些温柔音位里边的词。

“我在找你的贷款合同呢。”

过了许久,她抬起头,意识到我正在苦苦思索某人寻找的东西。而我也知道,她一向是性格坚强的女孩,就连说话都是爆弹的预装载状态。此时,场面一度很尴尬,不是因为别的,我实在不清楚操作我的玩家犯了什么错,以至于被如此吐槽。

“你还在抱怨你的“主人”?我可以看得出来的...别藏了。”贷款合同用的是老旧的羊皮纸和龙须水写就,与一般的集会所任务看板用纸不同,带着别样的雅致,和所谓“农场点数”的余香。

她又走过来,站在我一米开外,送出弓的腰身,六角形箭筒,红绳系好的合同卷轴,这一切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她的手捏住合同一角微微展开,立即错开眉头:“这个价钱不低啊...MIKU was,你还是想想办法吧,生态调查的收入不足以维持你的基本需求,你要知道,我们猎人从来不是富裕的人群,除非能够一战成名,成为传说中的英雄,拿到英雄之证,自然会有人找你委托任务。”说到我的名字时,刻意加重一下声调。我想,一方面是强调,一方面是怜悯,单一内涵的话语她很少用嘴说出,因此...也可能是一种冷漠下的关心?

“如果这样下去......你估计会被【回档】处理。啊,别哭啊,我只是说一下最坏的情况,MIKU?”

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看她的脸颊,她也不过是一个身着亮白色便服,头戴丸鸟发带的普通女孩,该笑的场合,会露出洁白的一排小牙。

而且,MIKU was...我讨厌这个名字。

近黄昏的村落上空,飞艇下降...

惊醒过来。

时间,早上六点半。

“真是超展开啊喂,喂!”

我记起来了,全部的细节。如此,我站在高地上,凭借着段位差用强击瓶开始扫射下方目标,射速为每秒1.5次有余。当然,我听说这样的速度不符合“那边的世界”的设定,但有什么办法呢,为了完成任务,我已经拉红了弓弦,空气被切开的声音依旧响亮无比。对比上次作战,我学会了团队合作,切换狩技和装在技能瓶。但面前的怪物,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旧猛烈地喷涂火焰,将冷清森林烧得通红。与我同行的一共有三人,一人已经阵亡,随行猫们迫不及待地推出猫车,开启强大的【设定场】,将重伤的烛野爱送离战场。而剩下两人则已经气喘吁吁。我看到攻门叔举盾前行,他的额头,渗出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多的汗液,湿漉漉的,反射火光,数次有余。

他大叫着,长枪坠落在地,发出轰鸣。耳膜所描绘的世界也开始模糊,那怪物,不,是死神,龙形的死神,挥舞镰刀,将他的手臂卸下,鲜血悬离......

“这描述有些口语化啊。”

女孩斜靠在床头,晨曦的光击穿树叶,打磨用过的牛奶杯,发出一种透明感。她斜过身,后背隐隐作痛,脸也跟着扭曲起来,不争气地,泪滴砸下。

“经过美化的回忆录呢。”

细语,将身子重新放平,时间回到常速状态,我看到天花板上悬挂下的手套,破旧的,有孔的那一面。记忆开始清晰起来:从手指,手臂,肩头,脖颈,肌肉绷紧,使劲捶打被子边缘处,扑打,如折翼的生物,既不是蝴蝶,也无法成为黑鸦,或者说成——对于记忆整体感知的精确描述才合适一些。忽的,她走进房间,将门按上,手里捧着新鲜葡萄,然而视线无处安放。

就这样,径直来到床前。

“我还要待到什么时候?”为了不惊扰对方,使用极其微弱的语气,尽量不让怒火重燃。“我不会再逃跑了,能给我松开么?”举着手臂,箍着两个铁环,哐当,其中一个小环撑开我的手掌,这是防止我握拳而设计的刑具。如果你有幸戴上它,你将渴望五指紧贴的怀旧感。“我还可以战斗,求你了,爱!那是我最大的失误,我不能...”

一时间,我失语了。

墙壁上有老式罗盘钟,滴答。

我突然忘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烛野爱在那次作战中有余耳栓失效,听力受到不可逆的损伤。我也突然记起,女孩温暖的手掌,覆盖在我耳廓之上的温度,还有声场冲击下酥酥麻麻的震动来。记忆在此刻清晰到让我害怕,铁链剧烈沸腾,我还在挣扎。

于是,在她眼里,这个世界是安静的,祥和的,而面对一个在床上不断挣扎的女人,她所能做的,便是将笔染上龙须水,在看板纸上写下自己的想法。

和着轻渺的笔尖摩擦声,笔画开始延长,延长,在湿润的虹膜上画出一幅画,一幅能让我安静下来的风景画。

最后,房间只剩下一种声音,我屏住呼吸,散发在被窝里盘旋。

.......

【丸鸟是在今早七点来到集市里的,我老早就听到它们的叫声,咕咕哒哒,像是加了密的电报码,让人烦躁起来。】

【有时候,丸鸟的车队里会出现个头较大的猛犸,棕褐色,深红色,骨白色,翠绿色,无时不刻垂挂着的龙人商贩钱包,他们挥洒手里的银币,敲得路面叮叮当当。】

【天色正好,人们蜂拥而出,你会想起拥挤是什么感觉,高声喧哗所激起的反感,炙热的空气中弥漫着男人的荷尔蒙,女猎人都在集会所的酒吧里谈情说爱。】

......

而烛野爱也变得随和起来,远离月色下,烧酒里的迷醉与神情,开始自己的人生。她将写好的信纸铺平,摆正,给我看,她笑着,毫不在意字迹被泪水扰乱的情景,伸手送来一个杯子,苍青色,与祖龙堂里供奉的真品一模一样。

.......

【今天是祖龙堂的开放日,人们会到那里祭拜神明。但你还不能去,我知道的,MIKU was的主人生病了,因此【设定场】会限制你的行动。今天龙人商贩会带来可爱的糖果盒子,手作和和歌卷轴,我不会忘记给你带一些回来。】

【抱歉,最后我还是想说,你的弓,生态调查队进行了五次搜查,还是没有找到。】

........

待我看完,烛野爱头发上的清香就将我牢牢拥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她一直都是这样,唯有修长的精灵耳上,破碎的耳栓血痕,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敢去触碰的“禁地”。对了,她还是喜欢男猎人们经常挂在腰间的短刀,别上发带之后,成为装饰品。执行任务时,短刀刀口会反射阳光,明晃晃,扎人眼,也惹人爱。

不多时,女孩离开床边,往壁炉里边多丢了一些柴火,在我的眼睛里,她烧得更旺。

罗盘钟指向八点半。

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变成水彩画。

寂静的小房间,之外,花车游行,丸鸟的叫声更大了。我不得不重新坐起,翻开回忆录,读那些故事,安慰自己,不再去想那些经过。

最后,我还是失败了,我让自己的记忆无法零散,只因为主人不想将它们删除掉。

但这时,我的“主人”,又是谁呢?

也许,已经换过一个?

又或许,只是放在商店里的我,被尝试购买机体的顾客们不断“尝试”的数据而已?

是的,我不能不去想这样的事情,不去怀疑“这个世界之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

但更加残忍的,是我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我呆坐了将近两个小时。

上一次眨眼是在什么时候?

下意识想起这个问题的答案,惊觉两腿末梢强烈的酸胀。罗盘钟指向十一点,我聚精会神,盯着数字“11”。在那里,不知何时飞进窗口,漫步于钟面上的甲壳虫,默默地,将数字“11”掩盖掉,用它的翅膀,一点点划开,又缝上。

幸运的话,主人今天会使用机体,将我的【设定场】打开。这样我就可以前往祖龙堂,找到烛野爱的身影,看她是否背着我跟怜悯她的男人约会。在此之前,我推测,她已经将我的和歌卷轴握在手里了。虽然说,那是赠品,但对于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可怜人儿来说,简直是讽刺。

女孩斜眼,隔着被窝扭动脚踝,试图缓解酸胀的感觉,不经意,烛野爱留下的信纸还在原处。窗外的喧嚣收敛许多,大概,使人们已经聚集到祖龙堂里去了吧。没有人会去担心被锁在这里的人儿,但这也不是他们的义务。

不过,我也想不出能写在信上的东西,因为下一秒,你就会擦掉它们,但如果被听到,则会惹出乱子。

有什么东西能够打破【设定场】么?

上一次将记忆打散的作战计划失败了,很明显,“主人”口中所说的【存档】与【回档】并不是同一件事,因此危险性也小很多。不,存档没有选择的余地,而回档还有自杀的可能,更大的危险性是有价值的。据此,女孩开始尝试用手去扣动床头柜,拿出剪刀,接着伸出手腕,辨认皮肤下隐隐可见的血管。

“主人!”

那是猫的口吻,惊动床上的女孩,剪刀刚从柜子里拿出,便掉到地上。女孩伸手去摸,无奈铁链和掌环的限制,剪刀变得遥远起来。

“主人,这很危险!你究竟...想做什么?”

“哈?为什么你在这!去跟踪烛野爱才是你的任务吧?”

“我还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我的雇佣表上早就表明你选择我是因为我帅气的身姿和毛色,你看,这里还有你送给我的金鱼吊坠.....”随行猫仔细擦拭那枚挂在腰上的装饰品。那原本是挂在人类脖颈上的东西,但绳圈的大小正好合适他的腰围。

“我要解雇你!现在,我就要!”女孩依旧不屈不挠,猫眼见女孩张牙舞爪,将剪刀挪到更远处,犹豫,又放回到装备箱里,那里有给弓准备的提拉位,现在成了剪刀的画框。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我的小主人。”它振振有词,我血红了双眼。

“小主人?你怎么改口了!为什么!你这个笨蛋!你没看到我的【设定场】么!我要离开这里,否则我会疯掉的!”

“就算你自由了,你又能去哪里?”随行猫匍匐,两耳竖得老高。“小主人变了个人,还是说,是我的记忆数据出错了?”不知从哪里弄到的鱼片,随行猫看起来很开心。

“这是.......你的不对。”

“仔细想想,你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上一任“玩家”在你身上所做的事情也没有达成[剧情],我们都很理解你。烛野爱听力受损,攻门叔至今还没有苏醒,而艾舍尔与笔,他...”

“艾舍尔与笔!”

“他的尸体......还没有下落。”

他看起来很抱歉,整个脑袋都砸在地上。我听说猫的尾巴是心情的写照,眼见为实,跟人一样靠嘴巴演绎。我的话一出口,猫的耳朵立刻炸了起来,随即又软下去,跟男人一样狡猾。

“生态调查队已经出发了,这是第六次生态调查,目标对象为金狮子,火龙幼崽的活体解剖和泡芙龙的体液样本。”猫在撒谎之前,会先左右看看,跳过认为危险的地方,用隐喻来说明——泡芙龙没有体液,这是人人都知道的。泡芙龙身上那种湿滑的液体,是从皮下组织与龙鳞接合处分泌出来的粉末,经由空气中的水分液化而成,表面上是体液,实际上是液化的体细胞。

“其实首要目的是调查艾舍尔与笔的下落吧。”

“如您所说,正是。恐暴龙将他咬碎了,有人目击到,但之后他承认只是类似的物体被吞下,不确定是不是他本人。说到这里,在下很不理解,人类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古龙观测技术,为什么还要让你们猎人去亲自捕获一个成年个体?这不是成本的问题,村长当初也极力反对这件事情。我的主人曾经说过,如果他战死在高贵的龙类面前,请将那次战斗记录成史诗。我深以为这是一种洗刷耻辱的方式,但后来,我询问这一点,他居然说那只是人们追求的潮流,自己也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墓志铭而做的决定而已。”

猫看到女孩突然怔了一下,闭了嘴。

“我希望能够看到他完整的归来,不论是死是活,我始终都是他最忠诚的第一任随行猫。他将我托付给你,全凭借一番好意。我知道我自己忠诚,不懂变通,但还是请求你为此在心里祷告一番,即可。”说完,它将脖子上的铭牌翻来覆去,看到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随即,猫背过身去,走到角落里歇息。我忽然想到一些事情,便用龙须水和着复杂心情,在纸上写下一些话来。甲虫早就飞走了,时针走向12点,我颓废了一个早上,什么事也没有做成。

【铭牌即狗牌,那个死不要脸的家伙还在我的名字上画上爱心的曲线。】

【我们四个,组成的小队,现在还有人记得么?】

莫名让人想笑,带着眼泪的那种笑。

这个时代,猫类不擅长言辞,龙人族也只知道表演,我颇感无奈,重新躺下,长出一口气,长哼一种调调。

夏天的正午,似乎一直很安静。

少女被和服包裹着,明明是盛夏,却还在脖子上围着围巾,配色让人想起冬天的大雪和暖阳。

与其他人的耳朵不同,是很宽大的哦,因为是龙人族的基因特征,在身体上有着明显的遗传显性。我们可以很好的区别一个龙人族,但我们不能区别一只猫的可爱与小巧。

咚,咚咚。

这是很礼貌的少女,很有教养的少女....

“MIKU!今天不参加祭奠的话,会让你的农场变为待售状态哦,顺便一提,我很同情你的小队遭到团灭,但是这个世界还是需要一位领路人来做向导,否则每个猎人都会成为你这样的......天真少女?”

喏,我说怎么。

随行猫嘟囔,一脸的怨恨。

她在我被雇用之前,说了很难听的话。随行猫很随性,随性不代表随心,随心却也是随和的前提,但随和不是......

“谈情说爱的基本原因。”

我听了不下一万次。

“MIKU was,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方法是有的,就算是死人,龙泪也可以做到。”

又是龙泪,那玩意儿已经灭绝了。[Neta自《龙的牙医》]

龙用牙齿哭泣。

而人的灵魂在牙齿中走过时,我们就找到了存在的意义。

那玩意儿就算有,又怎样得到?凭借虔诚的信仰么,还是说,将身体献给饥渴的龙人族少女?明明长得妖艳,但内心却单纯得只想得到人类的爱与体感。

“我将任务留给你们,快点好起来吧。”

门外,是一种和声,龙人族的少女们喜欢歌唱,因此她们从不喊叫,而是用【震低音】带动嗓音,让声调上扬到听觉上限之外。

我原本想说一声谢谢,但随行猫抢了我的台词。

你雇用我的原因还有一个。

我生气了,模仿猎狗的叫声,大吼起来。

【随行猫boy总是说我喜欢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有性感的男中音。】

Boy吓跑了,从窗户狼狈而逃。

我将信纸叠好,却发现铁链不知从何时起.......

消失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