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不要与死神交易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5日

《不要与死神交易》免费在线阅读_一无一灰小说

不要与死神交易

作者:一无一灰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这是一个比较简洁的故事,逻辑比较混乱,不过作者尽力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下小镇白雪皑皑,人们都在家中享受晚餐,与家人同庆一年最后的时光。

穿着厚实的男孩和女孩走过街道。他们似乎是兄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无法比拟的亲近。鞋子踩在积雪上,嘎吱嘎吱声在寂静中回响。

在一个街角,女孩突然停住脚步,向路边的阴影处走去。“先生,您需要帮助吗?”

那里坐着一个青年,略显疲惫地垂着头。如果不是女孩的话,男孩甚至没有发现墙角坐了一个人。听到女孩的声音,那人抬起头来。

“不,谢谢,我不需要帮助。”他很有礼貌地回答。

“先生,要不要来我们家坐坐?”女孩友好地说,“接下来天气会越来越冷呢!”

男孩似乎有些担心,想说话制止妹妹的好意,但还是停下了。那人看了看他们,点了点头。

兄妹的家在小镇边缘。是一栋小小的建筑。

开门后灯就自动亮了,热空调开始嗡嗡地工作。“卡卡!卡卡!”一个怪模怪样的机械狗咔哒咔哒地跑过来,摇着机械尾巴。女孩笑着蹲下:“卡卡奇!”陌生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男孩进了厨房,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还有加热的嗡嗡声。

女孩逗了一会儿狗(“卡卡”)。然后她坐到陌生人身边,抬头望着陌生人:“我的名字叫艾拉。今年11岁。”

陌生人看着艾拉,在她的注视下有些不安地移开目光:“我叫灰离子。”

“灰离子先生,您应该不是这个小镇的人吧!”艾拉问。

“我是旅客,从内地(80区以内)来。”灰离子回答。

“内地!”艾拉惊讶。这个国家的普通人几乎一生都不会离开成长的地方,所以内地对于小镇的人像传说一样的存在。

接下来,灰离子给艾拉讲述了内地的各种趣事,让艾拉开心地哈哈大笑。

艾牧(艾拉哥哥)把做好的饭端上餐桌。他们吃了一顿大餐(烤鸭,苹果派,蘑菇汤)。艾拉一直很开心,艾牧有点警惕灰离子,灰离子则专心享受着美食。

晚餐后,艾牧坐在桌边静静地读着书。

“我和妹妹在82区的孤儿院长大,后来孤儿院关闭了。从那以后我带着妹妹住在这个小镇。”艾牧说边翻书边说。

灰离子在吃糕点,先吃光奶油,然后吃蛋糕肉,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艾拉和卡卡奇已经去楼上睡觉了,临走艾拉还念念不舍,是哥哥强行推她走的(睡觉时间了!)。

“我们在图书馆当管理员,清理书上的灰尘,把别人归还的书放回原来的位置。薪水虽然不多,但是足够了。”

灰离子终于吃完了糕点,抬起头来:“你们打算一直这样过下去?”

艾牧点点头。窗外开始下雪了,风夹杂着雪拍打着玻璃,发出沙沙的声音。

“很好啊,这样的日子。”艾牧看起来像是个大人,额头忧心忡忡。

“不行的。”灰离子轻轻一笑,推开椅子,直起身。他低头俯视着惊讶的艾牧。“已逝之人啊,人世已不再有你的容身之所。你停留在亲近之人身边只会给他们带来不幸,试图与命运抗衡只会徒增悲伤。生与死为凡人不可逆转。我明白你的牵挂和眷念,但是,是时候离开了。”

“我......”艾牧握紧拳头,瞪着灰离子,但他所视却空无一物。

他想起来了,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死了。

“别紧张。”灰离子懒洋洋地坐回椅子上。

“我是死神,我的任务就是寻找逃避死亡的人,让他们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灰离子叹了口气。“这样的人很少出现......而你就是其中之一。”

艾牧没有说话。

“很简单,我只要用手接触到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灰离子说,他抬起手指着艾牧。

“你的妹妹艾拉,她应该会很伤心吧。在哀悼之余,她会把你葬在小镇旁的森林里,在你的坟墓上刻上‘我最亲爱的哥哥’几个字。每天黄昏时,来到你的墓碑前,放下一束白雏菊。然后,总有一天,她会爱上一个人,然后把你忘掉。”

艾牧还是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阴沉。

“也许她会被人欺骗,孤零零地在街上,没有饭吃,没有可以睡觉的地方,然后缩成一团,轻声叫着你的名字。”

“也许她会......”

这时,艾牧一脚踢翻桌子,滚到沙发后面,抓起一把枪,反身指着灰离子。后者与倒下的椅子一起躺在地上,轻松地注视着逐渐逼近的枪口。

“别——别逼我开枪。”艾牧的面孔扭曲,既害怕又狰狞。“离开我家——离开这里——离开我的生活!”

“冷静......我没有恶意。”灰离子说。“我只是想和你谈个交易。”

艾牧执枪的手微微颤抖。“你放心不下你的妹妹吧。”灰离子说,“你担心你死了她会无法生活吧。所以你才没有离开,选择留在人世。”

“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

“说。”艾牧冷冷地说。

“一命换一命。”灰离子简短地说。“你帮我取他的性命,我就放你活下去。”

按照灰离子的计划,他们明天要离开小镇,去最近的一个车站。从那里可以坐上前往35区的列车,然后......灰离子还没说。

艾牧的积分足够买车票,但他们没有合适的证件。80区以上的居民通常都没有证件,除非他们是天才或者异能者。50~80区则有次等的证件,他们是二等公民。11~49区是一等公民。至于10区以内的人则是“贵族”。每一阶都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在这个明媚的早晨,他们出发了。艾牧向艾拉解释他们要去旅行,后者十分兴奋。艾拉向每一个路过的人挥手。小镇上的居民几乎都认识这对兄妹,并由衷地喜爱他们,纷纷向艾拉微笑回礼。少有人注意到兄妹身后提着行李低头走路的灰离子。艾牧看着妹妹高兴的表情,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撇了一眼身后的灰离子,神情刹那变得阴沉。

灰离子就像一个绑架犯,以艾牧的生命为威胁,要挟着他们达成自己的目的。艾牧很清楚这一点。灰离子亦然。等完成约定,艾牧只希望自己和艾拉能回到过去的生活。

在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后,他们抵达了车站。

“请出示证件。”售票员漫不经心地说,连头都不抬。

“额......”艾牧不知所措地看向灰离子。

“请出示证件。”售票员伸出手,不耐烦地说。

“是——”灰离子趁她没反应过来前握住了她的手,然后轻快地跳过柜台。售票员咚地一声倒在桌上,昏了过去。

“因为她还没死,所以我碰到她只会引起昏迷。”灰离子对目瞪口呆的艾牧解释道,开始操作显示台。

“可以了。”灰离子抓过打印机吐出的三张车票,和艾牧去找在检票口看着行李等待他们的艾拉。

列车上人很少,少有的几个旅客似乎都不想被人打扰。艾拉他们的车厢只有他们三人,不过他们还是按照车票上的位置坐了。而灰离子则随意地躺在另一侧的三个座位上。车厢里很温暖,艾牧帮妹妹把羽绒服脱了。

艾拉靠着哥哥很快睡着了。艾牧不想看到灰离子,于是扭头看着窗外。从这里可以看见一部分83区的房屋,房顶的积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最远处是高高的围墙,围墙外是连绵的雪山。没有飞鸟,蔚蓝的天空暖阳高照。

灰离子悄悄注视着艾牧逐渐喜悦的面孔,然后闭上眼睛。

“真是好骗的孩子。”灰离子低声说,看着双双睡着的兄妹俩。车厢陆续坐满了人,有一个家伙不耐烦地敲打着窗户,还有人带着轻声哼着歌。不过大部分人都很安分地在位置上呆着,没有人打扰他们三。

灰离子不得不坐在他自己的位子上。他尽量不碰到艾牧,以一种舒适的姿势躺下,双手交叠在脑后。

“前方到达46区。”广播声说。

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死神,死亡这一虚无定义的具象化。在人们的认知中,似乎应该是拿着收割生命的镰刀,穿着漆黑的斗篷,令人畏惧的存在。

这是谎言。

作为死神,我的任务就是维持人类死亡的秩序。有时会有灵魂拒绝死亡。也许是因为贪图享乐,也许是因为恐惧死去,也许是因为有放不下的牵绊。总之,能逆行的人,心志相当强大,要以意志克服生理上的不适,强行修复破损的身体,才能继续留在人世。

当“逆行者”出现时,作为死神我会感受到。如果出现太多,理论上可能导致我死亡。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逆行者几乎都是是意志强大的异能者,而异能者本就稀有,逆行者更为少见。

我不能与人肌肤接触,否则会引起人类强烈的眩晕乃至晕厥反应。逆行者被我触碰则会导致灰化死亡。

看着身边熟睡的艾牧,灰离子轻轻叹息:“如此年轻......如此鲜活的生命......如此耀眼的的灵魂......”

“这是——受到诅咒的。”

夜幕降临时,他们已经来到了第35区。这是列车能一次性到达的最小区。

现代化的车站人声鼎沸。艾拉在车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现在闭着眼睛拉着哥哥走。艾牧还是第一次来到人这么多的地方,心中的忐忑努力不表现出来。灰离子走在前面,饶有兴趣地东张西望:“好久没来了!”

“下面去哪里?”艾牧瞪着灰离子问。“别着急——别着急,”灰离子笑着说,“三——二——一”

突然,五彩缤纷的烟花同时在车站上空的夜幕中绽放,就像融化了世间一切美好,就像无数的生命在此诞生又逝去,就像千千万万的笑音和喜悦回荡。此刻,所有人都停下脚步,抬起头。彩光映在艾拉和艾牧的眼眸中,化为永远不磨灭的震撼。

“欢迎来到——第35区!”

血月学院,是这个国家公认的第一学院。无数天才诞生于这里,也是贵族中大部分人的母校。虽然位于第二阶级(11~49区),但令很多贵族学院望尘莫及。

“好久不见~”灰离子轻快地走进办公室,站在房间唯一一张桌前。“智者。”他的态度就像回到家一样轻松自然。

“你还真是厚脸皮啊,死神。”高背椅转过来,上面坐着一位戴着圆框眼镜的少女。“你不是黑之阵营的神吗?怎么有闲暇跑到敌人这里来了?”

灰离子轻轻笑了,“我可不属于任何一个阵营。再说,黑白什么的只是人类定下的无聊规则,我们神为何要在意呢?”

“你说的倒轻巧。”智者回答。“虽然人类那边无关紧要,但白之阵营有些神本来就厌恶你们。在那些神的帮助下,如果不小心,你可能被人类消灭哦。”

“哈哈......”

“我可没有开玩笑。”智者说。她的镜片不详地闪了一下,“我听说‘生’在和人类合作,这好像有些不妙呢。你也知道......那家伙可是一心想要你消失。”

当一位神被杀死时,他所象征的事物就会随之消失。如果消灭死神,那么全人类将获得永生,这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但是普通的武器伤不了神。后来,有人发现神被对立神血肉造成的伤不会愈合。所以说如果‘生’愿意相助人类,死神这就很危险了。

灰离子轻轻一笑。“无聊透顶。我来是有一事相求,希望你能收下我带来的两个学生。”

“哦?你要知道,被称为‘第一学院’的血月学院,是只收天才的。”

“这件事情就拜托您了。”灰离子说。

智者突然笑了:“独行者死神居然会帮助两个人类!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想必他们对你有什么特别的价值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把好了。别忘了,你要是让别人发现我们这次见面就打死你。”

艾牧带着艾拉来到了血月学院的门口。他的手中是灰离子给他们的证件(智者弄到的),在门口刷过后,大门就自动开启了。

放眼望去周围是一群少年少女,身着制服与好友三两结队,欢声笑语。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显得无比突兀。

“C区大厅......”艾牧低声说,环顾四周,试图找到一个路标。艾拉既紧张又好奇地东张西望,向每一个注意到他们的学生微笑。

“你好,请问C区怎么走?”艾牧向最近的一名学生走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人好像艾牧是空气一样,继续往前走。

“嗯?”艾牧惊讶。他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拦住了那名学生。

“滚。”那人却面无表情,瞪着一对死鱼眼,有气无力地说。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没礼貌!”艾牧火了。

“我可没时间和你说话。”那人上下打量着艾牧,“乡巴佬,你擅自和别人搭话,还成我的错了?”

艾牧的眼神越来越阴沉,他看起来已经怒不可遏了。艾拉看看哥哥,又看看那学生。

“不知规矩的小子,你好像还很气愤?你说说,我哪里说错了?”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学生被扇地跌倒在地,用手捂着脸颊,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人。

艾拉仍维持着扬手的动作。她一脸怒意,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名学生。艾牧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学生爬了起来。他看起来马上对艾拉咆哮都不奇怪。这时,他瞥见远处的什么人,看了一眼艾拉,迅速跑得无影无踪。

“欢迎!我的孩子们!”一个矮小的身影向他们走来,“二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个学院的校长,诺玛。”

兄妹双双转身,看着这位带着圆框眼镜的少女,惊讶得说不出话。

C区的宿舍,艾牧正在收拾行李。宿舍是两人一间,目前这个房间还是艾牧一人住。诺玛校长带他们办了入学手续,领了制服,然后带艾拉去她的宿舍了。艾牧由一位热情的学长带到宿舍。

艾牧收拾完了行李,仰面躺在床上。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昨天还在小镇,还住在那间小屋里,如今却在这个大城市,恍如隔世。

一切都是因为我答应了死神的交易。以前没找到工作前,我会抢劫,偷盗,做不法之事。但那都无关紧要,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活下去。而取一个人的性命......这是不被正义所容忍的,这是只有犯人才会干的事情。

都是为了艾拉......为了她......

在极端的恐惧和愤怒下,艾牧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灰离子的要求。但现在,在这个安静的房间,冷静下来的艾牧开始疑惑,开始思考这一整件事的合理性。

三年前,艾拉和艾牧离开了孤儿院,无处可归,一无所有。

月黑风高,道路上空无一人。艾牧带着偷到的食物,踏过积水溅湿了他的裤脚,寂静中只有他自己的喘气声。

于是,“痛苦”找上了他。

“小朋友,你在着急什么呀?”突然,一个戏谑的声音问。

艾牧吓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看见一个少年站在房顶上,愉快地俯视着他。

“真是无趣。”“痛苦”轻声哼哼,“明明很绝望,却一无所知,明明很痛苦,却毫无觉悟。就让我——结束掉好了。”

艾牧慢慢地后退。他的每一寸理智都在尖叫着警告他快跑,但他的身体却动弹不得。

一张脸——超凡脱俗,淡雅如水——眼眸中没有一丝波澜——绝美的少女站在他面前,脸上沾染了飞溅的鲜血——那是他自己的血。她手执的剑垂下,就是这把剑刺穿了艾牧的心脏。

那是刻骨铭心的痛苦——自此殊途。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