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高校不热血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2日

《我的高校不热血》免费在线阅读_金发土拨鼠小说

我的高校不热血

作者:金发土拨鼠分类:校园小说类型:重生

重生到1990年的日本从一个不良开始当什么不良?当不良有什么前途跟我一起考东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昏时分,东京都足立区,忠愿寺,伴随着悠扬的钟声,一个鼻青脸肿的少年,呆呆的坐在庭院的石阶之上,望着远处的夕阳怔怔出神。

少年一头略有些凌乱的金发,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样子,皮肤白皙,虽然目光有些涣散,但却掩不住他明亮的瞳色,如果不看左眼眶一片乌青,右脸颊高高肿起,还有额角的纱布的话,他应该是一个算得上清秀的少年。

少年正坐在院中发呆,一个身着黑色僧伽梨的中年男人,顺着廊道从外面走入了庭院之中,他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头短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刚毅的面庞上双目笔直的注视着前方,双手拢在身前,每一步都走的刚劲有力,仿佛受过专门的训练一般。

少年一见到这个中年人,身体顿时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来,退到一边,低头躬身行礼。

中年人却并没有看少年一眼,依旧迈步朝后院走去,只是在经过少年身边时重重的哼了一声,便没有停留的与少年擦身而过。

看着中年人远去的背影,少年缓缓的坐回了石阶之上,嘴边顿时露出一抹苦笑,喃喃道:

“穿越了啊......”

少年今年16岁,虽然还是那副身体,但是灵魂却早被一个来自未来的穿越人士顶替。

穿越而来的灵魂,名叫严嵩,原本是种花家西南边陲的一个普通宅男,大学毕业两年的他,成为了一名法医。一提起法医,你的脑海中可能就会想起阴森冰冷的停尸房中,身着白色大褂,带着白口罩,面容阴沉,握着叉子吃着泡面,看着眼前解剖到一半的尸体蹙眉深思的形象。

“Stop!”

这不是悬疑侦探番,以种花家的治安情况也没有那么多凶杀案需要你解剖尸体,严嵩的工作简单的说就是为有需要的人开具伤情鉴定书,方便他们在法院起诉时,作为证据提交。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回想起穿越前的那天,严嵩的脸上充满了困惑,那是普通的一个周末,他普通的睡到中午,起床后普通的在屏幕前刷着有意思的沙雕段子,普通的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电视剧——我是大哥大,然后普通的躺在床上追剧到了半夜,最后普通的在笑成傻子之后,普通的感叹了一句,要是能体验一下这些沙雕不良的日常,也挺好的,然后普通的睡着了。

最后普通的穿越了,好吧,穿越就一点都不普通了,玛德!怎么这都能穿越了!严嵩非常的想不通,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原本的他过的虽然算不上好,但是也还马马虎虎,普普通通还算富足的生活,父母双全,稳定不算忙碌的工作,严嵩觉得这样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宅男也挺好。

但是万万没想到,老天突然就给他开了这么一个恶劣的玩笑,突然间就把他从2019年的种花家,扔到了1990年的RB。这个RB和自己前世的RB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但是也有着一些不同的地方,至少严嵩前世是没有听说过天和这个年号的,如今正是天和65年。

没错,在接受了原身的记忆之后,严嵩用了三天的时间总算弄清楚了这句身体现在的情况,现在身体的主人名叫相泽朋也,东京都立足立西高等学校高一年级学生。

刚刚的中年人,正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父亲相泽清隆,忠愿寺分院主持,原名松田清隆,今年43岁,原为自卫队军人,退伍后入赘相泽家,与青梅竹马的相泽雾纱(忠愿寺前任主持独女,主角的母亲)成婚,后继承忠愿寺主持之位。

严嵩刚穿越来的时候对于这个身份着实惊叹了一番,自己原来是寺庙的少主持啊!前世的严嵩作为一个宅男,对于RB的寺院文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对于某个霸道和尚爱上我的男主角还是有着深刻的记忆的。

自从1872年明治政府发布了《肉食妻带解禁令》,宣布“僧人今后无论蓄发,娶妻,生子,食酒肉,皆听从自便。“即不再有任何世俗干预,所以近代RB和尚无论怎么happy,都是理直气壮的,只要你喜欢,唱、跳、RAP、篮球都是可以的。

对于没什么信仰的严嵩来说,这其实是一个比较无所谓的设定,既然不影响生活,当不当和尚什么的,其实是无所谓的。

至于主角的母亲相泽雾纱,在主角三岁那年便因病去世了,为不擅长描写母亲角色的作者省了很多脑细胞,一鞠躬。

至于现在的主角,一头沙雕的杀马特金发,标志着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良少年,而主角脸上的伤,说起来正是造成严嵩穿越而来的原因之一。

三天前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如同往常一般,与两个死党川岛幸辉和横田大地从学校逃学到附近的游戏厅中打电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遇到了邻校兴田高等学校的不良们。最近两个学校的不良么正在为了制霸足立区而冲突不断。

身穿西高校服的三人,被对方十多人毫不犹豫的围殴了,对方本来把三人打倒在地就完事儿了,但是正当对方嚣张的大笑着要离开的时候,相泽朋也这个铁头娃,却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吼着那句独属于不良的中二台词:“喂!还没有结束呢!”冲向了兴田的众人,然后严嵩就穿越了.....

回想到这里严嵩抬起手,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脸颊,喃喃低语道:“人生三大错觉啊,以为能反杀.....”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里,严嵩无奈的接受了现在的新身份,“从今天起,我就是相泽朋也了!”他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呦西!”相泽朋也猛地从石阶上一跃而起,摆脱了那种沉闷的心情,正想着说两句话鼓励一下自己,院中突然传来一个慈和的声音:“朋也君,快来吃饭了!”

“来了!”

相泽朋也一面答应着,一面拍了拍裤子,起身朝着内院跑去。

忠愿寺分院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寺院,供奉的是镇守国家,去除灾厄的八幡大菩萨,自镰仓时代以来也被当作武神,祭祀八幡神的神社,大大小小在RB共有四百多处,忠愿寺分院也不过是其中普普通通的一个罢了。

寺院的前院部分是供人参拜祭祀的神社,而后院则是相泽家世世代代居住的老宅,古典清幽的小院,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相泽朋也穿越来的头几天中,每天都在这个小院中养伤,总感觉内心分外的平和,这给了刚刚穿越而来的他极大的慰藉,他就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环境会培养出了自己这么一个不良呢?

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相泽朋也一边绕过走廊,来到了位于小院侧屋的房间之中,这是相泽家吃饭的地方。

一走进房间之中,只见相泽清隆正双目微闭的跪坐在一张小案之前,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正在往他的案几上放上一份盐烤秋刀鱼,一份味增汤,一碟小菜,一份米饭。待她上完菜相泽清隆朝她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听到身后的动静,中年妇人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相泽朋也说道:“朋也君今天看起来精神多了呢,真是太好了,赶快坐下吃饭吧。”

这个中年妇女名叫田宫绫子,是多年前被相泽朋也的外公收养的战争孤儿,作为相泽雾纱的侍女,从小在忠愿寺长大,之后也一直没有结婚,算是寺庙里的家老,相泽一家都把她当作家人看待。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相泽朋也受伤的这些天一直是田宫绫子在照顾他的起居。

相泽朋也连忙躬身道:“谢谢绫子阿姨,这几天给您添麻烦了。”说完又向相泽清隆躬身行礼,然后快步走到属于自己的那张小案前跪坐了下来,小案上已经跟相泽清隆放上了一样的饭菜。

田宫绫子给二人布完菜后,起身微微行了一礼,笑眯眯的出去了,她是不和这两父子一起用餐的,目前的RB是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男女平权起码还要等个10年以后吧,以田宫绫子的身份是不能和他们父子在一起吃饭的,虽然是一家人,但是相泽家还是有着严格的家规。

待她离开,相泽清隆双手合十,说了一声:“我开动了。”就默默的吃起了晚餐,相泽朋也也连忙道了一声:“我开动了。”然后夹起一块秋刀鱼放进了嘴里。

绫子阿姨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棒呢,相泽朋也心里想着,一面飞快的消灭着自己的晚餐,不是相泽朋也喜欢吃饭快,而是跟相泽清隆一起吃饭实在是太压抑了,前身这具身体留下的对父亲的畏惧,以及这位父亲带给自己的巨大压力,还有相泽朋也毕竟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难免有些心虚,生怕穿帮,所以能离的这位父亲远一些还是远一些的好。

晚餐就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进行着,相泽朋也飞快的消灭完了自己的晚餐,一口气把味增汤全部喝完,然后双手合十,说了一句:“我吃饱了。”起身端起餐盘就要拿到厨房去清洗。

在他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相泽清隆低咳了一声说道:“既然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明天就去上学吧。”说完也不再理会相泽朋也,继续默默的吃起了晚餐。

相泽朋也连忙躬身应了一身是,然后退出了房间。走到院中,看了看已经快要落山的夕阳,心中默默的道:“上学啊....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