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今天我也爱着不爱我的你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7日

《今天我也爱着不爱我的你》免费在线阅读_太簇楼时小说

今天我也爱着不爱我的你

作者:太簇楼时分类:都市小说类型:致郁

交织于四次的轮回中,每一对“我们”都倾注了绝对的爱情。如果终焉的我们可以学会舍弃,现在我们是否会幸福一点?如果最初的我们能够漠视,现在的我们是否还能微笑。名为“我”的这个存在,在见证他(她)的死亡的一瞬间,就可以确定,我生存的意义只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喜欢她,毫无疑问。

毫无疑问,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

我……爱她。

“啊啊,我……”用颤抖的双手抱紧头部,手机在一旁拼命地震动,差不多要从我坐着的椅子上滑下去了。

不行,她要来了,她绝对要来了!

好可怕,好害怕!

我不要……

不可以……

为什么……

明明我……

脑海中回放着她曾经作为“试验品”时展现出的可怕表情和话语,那时浑身几乎被自己的血染红的女生紧紧掐着自己的手,陷入不知为何的幻想中,面目狰狞,一边留着泪,一边嘶吼着,谁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那副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形象连主要的研究人员都不敢靠近,然而——

我深深地,深深地,爱着那样异常的她,甚至渴望一直注视着陷入疯狂的她。

大概会有人想问她是谁,而我的回答绝对像来搞笑的。

——我是她小学同学的初中同学,也即后来她所献身的研究所的一员。

她应该不会知道,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对她产生如此病态的感情,非要问的话,始于初二那年,成于初三毕业。

“贺明远,不用再躲了吧?你手机可一直在震动哦!”

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不回头都知道她脸上的表情。

一定是那样。

一定又是那样。

“迟秦寻……你……”我抬起头努力瞪视着她,瞪视着我喜欢的女生。

“我……”啊,又来了,又是这种表情,为什么……

不行,我好害怕!

牙齿在打颤,身体也没好好地听从指挥,但是,内心涌起的怒火却强制压过了恐惧。

“迟秦寻,你能别再摆出那种欲哭无泪的表情吗?”

“你以为所有人都是瞎子吗?”

“你以为所有人都是白痴吗?”

“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看不懂你表情吗!”

“你以为你是谁啊!傻子吧你!”

女生的表情变得惊愕,大概是没料到我会说这种话,她嗤嗤地笑起来,笑到不能自已,身体深深地弯下去,随后在我也惊愕地,不,或许是我早已料到的某个瞬间停止笑容。然后,冰冷锐利的触感经由她温暖的手传递到我的腹部,我的脸瞬间扭曲,意识里却浮现了过去的场景。

我开始不想学习是在小学时,被最好的朋友欺骗的第二个月。那是个很亲切的男生,是隔壁初中的学长,对初来乍到转学过来的我投以十分的关切。我很快发现,这个男生不仅人好,甚至连兴趣爱好都和我一致,简直像是世界上另一个我一样。这是无法否定的缘分,我们迅速地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形影不离。

事情的最初,是最美好的。他会在周末邀请我去玩,辅导功课,或者只是单纯的聊天;他向我诉说他的梦想,他想开家店,赚很多的钱;他带着我走遍了这个本不熟悉的地方。他就像一个最合格的哥哥,照顾着我这个弟弟。诸位也都知道,小孩子嘛,对年长一些的亲切大哥哥大姐姐最没有抵抗力了。我沉溺在他的温柔里,甚至没发现这只是一个骗局的第一环。

他开始向我借钱,向当时只有小学五年级的我,整百整百的借,且,久借不还。最后终于在某一天,彻底失踪。

也许我心底早有了想法,但真正证实,还是在父母临时对我那些失踪的存钱予以关注的时候。只是随意提及,不擅长说谎的我立刻就被识破了。他们向我询问事情的真相,我只说是借给了好朋友,可是,到底是哪门子的好朋友才会借那么钱却不见还钱迹象?

父母向学校反映,也报了警,亲切的大哥哥很快就被找到了,在一个由一群不良少年组成的集团里。

他被带进少管所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着,有种不确定感,而他只是饱含恶意地轻笑一声:“怎么?到底只是小孩子,可真好骗。”

世界在那是开始了第一次的崩塌,我的心被某种隐隐的阴霾掩盖,哪怕脸上笑着,

只是两年,那个少年就把黑暗带进我的生活,然而,迟秦寻拯救我,却只用了一瞬间。

那样的不信任下,我遇见了她。

“啧,那你以为你是什么?有资格对我说这种话啊!”刀刃又往身体更深处进入,她的脸也扭曲起来,“真是的,不过或许你真的说对了一点点哦!只有一点点哦!我也许真该换个表情了,下次,也顺便换张脸吧。不过——”

“如果你说对了的话,那这次行动真的超值欸!”

“下次,不可以再记得我哦,明明所有人都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呢?”

“喂,我说啊……”她将脸靠近,近到我似乎看见她脸上的悲伤和痛苦,当然也看得见那份憎恶,湿润的气息在耳朵边拂过,痒痒的,很舒服,说来讨厌,我都快死了,竟然还有心情想这种事呢。

“你是否记得,是谁,复刻了你的人格?如果记得,就眨一下眼。”

记得是记得,但我何必如此听想要杀了我的这女人的话?尽管如此,我还是眨了眨眼睛。

“是……这个人吧?”那个人的名字在耳边轻轻带过,我又眨了下眼,她终于心满意足地笑起来,在我身侧静静坐好。

“果然是他啊,那么,稍微听会我的牢骚吧。”

她应该露出了恬静的微笑,我的视野很模糊,只能勉强有所感觉。

初一那年,学校举办了例行的运动会,因为每个班都必须排有个节目,即便废柴如我,也被以人手不足的名目拉着排练,就是在这场运动会上,我第一次遇见了她。

“池忆森,我果然还是有必要问问你,你到底是这么做到只是一个暑假就能从一个胖砸瘦成一道闪电?请务必把秘籍传授给我。”深受日漫荼毒的语气吸引了我的注意,让我不禁把目光转向正在和我班同学说话的她身上。

恩,她也恰好看向我,脸上挂着奇妙的微笑,是十分寂寞的微笑,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一般,她向我点头示意,表示亲切,而我还沉浸在那份微笑中。

她为什么要向我微笑?我们认识吗?那种熟络的微笑简直像是在提醒我,当初的少年。可是,我可以感受到,心底既有残留不去的痛苦,也有某种隐隐的悸动。

我,在期待。

人之所以可以分辨另一个人是真实的微笑还是强颜欢笑,是因为人在微笑时,会牵动脸上某些平时不会牵动的肌肉。迟秦寻的微笑是看起来十分自然的微笑,因此,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她是发自内心地在微笑着,即使在我看来,那份微笑太过完美反而虚假。

“喂,池忆森,这小哥哪位啊?长得还可以啊!介绍一下?”

“迟秦寻你是女流氓吧!滚滚滚!”

就这样,我知道了她的名字,迟秦寻,中了邪一般,我突然向她搭话:“别乱开我玩笑。”

她一愣,然后莞尔一笑,应道:“好,”

意识回到当下,女生仍在说话。

“抱歉,很疼吧?真是对不起啊,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了,除了杀掉你,恐怕没办法了,毕竟恐怕催眠对你已经不起作用了,所以啊……”

她说话带了淡淡的悲伤,难道在为杀死我而愧疚吗?我升起一股好奇,但视野实在模糊,看不见真相。

“在另一个世界的你,千万不要再记得我了。”

“你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从倒数第一变成正数真的很厉害,努力到现在,你累吗?”

那时的我,以为她说的“另一个世界”是恐怕不存在的死后世界,但,我终于明白——

并不是。

当我再度醒来时,是不熟悉的天花板和不熟悉的白大褂,有一张疑似护士的脸探头看了看我,然后大声叫唤什么,有一张疑似母亲的脸看着我又哭又笑。

然后,我听见——

“儿子就叫贺明远吧。”是父亲的声音。

眼泪不可抑制地留下,多半迫于生理反应,我哭得撕心裂肺,,周围的人都在为了“我”的诞生而喜悦,但我却真心实意地感到悲伤。

我大概……再也遇不到比那个人更作死的女生了。

盛夏时节穿黑衣黑裤,连鞋也不放过的,冬天又只穿短裙配丝袜甚至还故意不带暖宝宝,美名其曰锻炼,最后冻到重感冒,凌晨三点拉着朋友散步,吃面加辣酱加到面汤都是血红的,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我其实和她不熟,甚至在相处最好的初中里也只说过不超过二十句话,但我无法忘怀的是她的笑容,那份太过完美而显虚假的笑容。

我大概,可能,应该,真的,再也碰不到这么作死的女生了。

她是如此虚假,却比任何人都更美好。

“贺明远,姑且说一句吧,虽然伤口都很疼,但是,只要习惯了就不会再疼了。虽然你被骗很惨,但是记住了这次,下次就不会有同样的经历了。”

“还有,被骗的你,也很善良呢。我觉得吧,善良的人,很好。”

善良的人很好,但是,善良的我,既无法得到你的倾心,也无法拯救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