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零度战记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8日

《零度战记》免费在线阅读_多米诺·狄拉克特小说

零度战记

作者:多米诺·狄拉克特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恋爱

关于战争的那些人们 这是他们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夜。一队卫兵在AC的驻营中巡逻。营地里静悄悄的,只有几个帐篷中还依稀闪着灯光。Dr.Quin从病历和材料里抬起头,她用手支着额头,手指按摩着头皮,她已经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持续高强度的工作对于她这样的军旅医师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但是今天她太累了,于是她趴在桌上打了一个盹。

清晨,嘹亮的军号把Quin唤醒,她这才察觉到自己有多么劳累,只是一个盹便睡到了天亮。她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站起身——一件军大衣从她的背上滑了下来。Quin回头拾起军大衣,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上:桌子上文件材料码放整齐,罗列得很好,旁边还有一杯尚冒热气的茶。

这些都不是她昨夜里准备过的。

将军大衣抱在怀里,Quin的脸上浮现出暖暖的笑意。

“ET,早安。”

“啊,早安!”

Quin走出帐篷看见机械师E在埋头检修汽车。大家叫他ET是因为他喜欢一部古老的电影,而且个性可爱,和电影里叫做ET的小外星人一样招人喜欢。

“早晨的气温还很低,你这样穿会生病的。”

Quin扯了扯E的单衣,茶色短发的年轻机械师抬起蹭着机油的脸,笑起来。

“这就是职业病吧?不过谢谢关心,我去加外套。”

说完便钻进座舱拿出一件同样蹭着机油的工作服套上。

“今天还下去义诊吗?”

“不用了,他们都好了。”

“这天下怎么不都是你这样的人呢?那多太平啊!哈哈。”

不远处,队长Degin和他的通讯员正在前往指挥帐篷,看见Quin在和E说笑,看样子很有精神,他的嘴角带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这名被他从敌军枪口下抢救回来的少女,加入AC仅仅2年时间便以她高明的医术和细腻的心思,一跃成为AC中屈指可数的前线女医师。她的勇敢和坚毅是常人所不能有的,同时她又很平凡,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关心和救助那些需要的人,人们都爱她,因为她高尚的人格打动了所有人。

在指挥帐篷里,指挥官给Degin看了卫星监测的敌方的图像,并分析几次作战失败的原因。目前最受到重视的是之前派出的先头部队在途中突遭疾病,不得不停止任务,现已损失了近一半力量。

“有没有查到病因?”

“很难,目前的状况连随队医生都无法幸免。”

“根据现有信息判断,我们怀疑敌方在使用生化武器。”

“竟然违反国际法律,看来他们是想不惜一切了。”

“一定要查出病因,派一支防化小队,撤回没有被感染的人员。”

“如果这样,长官…”

“已经没有选择了。”

Degin的脸暗淡下来。传染决不能任其扩散,只有牺牲部分才能保住大局。

夜里,Degin在帐篷里踱步。目前的情况逼迫着行军路线的改变,这将使得他们的风险进一步加大,如果不能按计划打通道路,就会让后方的大部队受到牵制,战局也会因此受到很大影响,甚至会被敌军扭转。最终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Degin从窗口望出去,见Quin的帐中还亮着。于是走了过去。

“可以进来吗?”他揭开帐帘。

“是你啊,进来吧。”

Quin把椅子上的材料文件挪开,腾出一把椅子给Degin。

“没关系的。”

他四下看着,在Quin这儿见得最多的就是病历资料和医书,总是把小帐篷堆得很满,所以身材高大的Degin每次来她这里都会显得很局促,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抱歉,我这里很乱,”Quin摊了摊手,“一直都没有收拾一下。”

“不,是我占地方太多了。”

Quin被逗笑了。严肃先生也就是在她面前才会小露一把说笑话的功夫。

“好了,有什么事要帮忙吗?”

“嗯,我想了解一些关于生化战的事情。”

“怎么了?因为先遣队的事吗?”

“是的,这耽误了很多时间。”

“我知道,我也在想这是不是因为敌军采用了生化武器,虽然在国际法中被明令禁止,但是战争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已经下令健康人员撤回,”Degin侧过身,低下了头,“但是要放弃剩下的人…我很抱歉。”

“我们是为了自由和家园才来到这里的。”

Quin柔和的手搭在Degin的手臂上,她的深黑的眼睛里,盛放着能让人安心的药剂,治愈仅仅只要看上一眼。

“随时准备牺牲,我们都很清楚,不是吗?”

将这支柔软而温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Degin轻声地说,

“谢谢。”

灰暗的夜色里,一行人影快步轻悄,穿行在建筑物的阴影中,他们很快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黑暗里。

清晨时候,Degin巡视营地路过Quin的帐篷附近,就走了过去,他在外面叫了她一声,很久也没有人回应。走进帐篷,里面整整齐齐,Quin不在。

Degin知道,她会这么早离开是要到市区去给那些居民复诊。不论军队到达哪个城市,她都是这样,从军队驻扎下来的那天起,就会在工作之余抽出时间去给那些人看病治疗。她的生活十分节俭,却一点也不吝啬把自己的军饷花在有需要的病人身上。

在同一时间,S-3届区里,Quin遇到了棘手的麻烦。

“是什么时候开始恶化的?”

“不知道,早上起来就发现……”

她一边为发病的孩子检查一边询问他们的家人,这孩子原本已经康复,却不知怎么突发病变,发烧咳嗽都厉害起来,初步诊断为肺炎,Quin开了一些退烧消炎药给孩子的家人,然后匆匆赶往另一名病患的家。

不久,走访过几户人家之后Quin发现一个问题:孩子们的病况基本是相同的。既没有亲缘关系也不是邻居,他们却一夜之间患上了同一种难以确诊的病,这着实让人疑问重重。

或许应该回营地找其他医生商量一下,Quin思索着,渐渐加快了脚步。忽然间她注意到不远处快步行进的两个人,他们披裹着灰色的斗篷,无声而快速的朝一栋建筑前进,Quin敏感的察觉他们的脚步不但轻快并且矫健,那不是普通的人会有的脚力,从装束和行踪看来也一定不会是AC的人员,他们十分可疑。

“首领,她看见我们了。”

“跟上她,处理掉。”

“是。”

Quin一心想要快些赶回营地,一时间有太多的怀疑产生,她需要Degin的帮助。但是,此时,危险已然慢慢接近。

经过一条巷子时她被一根绳索出其不意的套住并拖进了暗处,尽管她奋力用手去抓绳子,但是气管被紧紧扼住无法呼吸,她的脸很快便因缺氧而苍白如纸。挣扎于生死的瞬间,Quin并没有失去理智,她抽出手快速的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土耳其刀,锐利的刀锋割断了绳索,偷袭者由于惯性而倒退数步,Quin抓准时机一跃而起,刀尖直指对方的脖子,偷袭者顺手抄起墙边一根棍子预备招架,不料棍子根本不能与Quin的刀匹敌,瞬间便断成两截,Quin乘胜追击刀刀直逼要害,偷袭者最终不得不拔出了枪,就在他扭身瞄准时Quin伸长手臂有些孤注一掷的朝枪管挥出一刀,金属相撞而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只见灰暗的阴影处一道火花闪过,巷子里传出了枪支走火的回响,响声惊动了外围的E的人马,他们立刻赶到了事发地点。此时Quin已经脱困,偷袭者逃跑了。

回到营地Quin首先召集了医疗人员会诊近来发生的奇怪病例,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找出最有效的治疗方案;与此同时她也派人将自己在街区发现可疑人员和随后遭到袭击的情况向Degin处上报。Quin已经习惯,今晚将是她的又一个不眠之夜。

一处隐密的地点。

“对付一个女人还会失手,真不是你的作风啊,难道是你老了吗,巴迪?”

“非常抱歉,首领,是属下轻敌,那女人是AC。”

“嗯?”被称为首领的青年转过身子,深色斗篷之下露出一段尖削的下巴。“AC的一个女人独自行动,想干什么?”

“首领,既然是AC,就更加不能久留,请派我去。”一旁站出一名女子,身着戎装也同样披着斗篷,手中提着一支长枪。

“那就交给你了。”青年略略看了她一眼,随口说道。

女人点头随即退出屋子。

边境的夜晚一如既往的寂静,仿若是暴风雨之前令人不安的酝酿,浮云的天空透露着微光,它高高在上冷冷的旁听着战争炮火的爆响。

就在这晦暗的夜空下,响起了一声沉闷而诡异的枪鸣,那是子弹穿过消音器的呼啸。

四周的一切还是像脚下的薄冰一般,危悬却依然寂静而平稳。没有人听见那个阴谋的枪声。

Quin的帐篷里还亮着明黄的光亮,而她却倒在自己的帐篷门前一动不动,她的脸她的手脚都贴着冰冷的地面,军帽掉落在身子的前方。

谨慎的杀手通常习惯在击中目标后再补射一发,以确保目标死亡。这便是Quin屏息静气形同死人一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原因,她绷着全身的每一处神经,如果这个杀手计划周全,就算自己这样倒地装死也不可能幸免于难。Quin极力镇定的保持原状,心中祈祷巡逻的士兵快些发现自己。

幸运的是过了几分钟一队士兵就朝她跑了过来,其中还有一名护士。

“医生!你没事吧!”士兵扶起地上的Quin,警觉的观察着四周是否有异样。

“我没事,有敌人,刚才想狙击我,碰巧让我躲过了。”Quin拍拍身上,注意到那名护士,“是不是病人有情况了?”

“是医生,我就是来通知你的,白天的那些孩子夜间忽然病危了!”

“怎么会这样…请帮我找辆车来,我去拿器械我们马上就走,快!”

不久警卫开来一辆吉普,几名士兵和医护人员一同上车,一行人火速赶往病患家中。

城市里未知的某处,一名青年在换装,手枪的枪管在他的衣襟下闪烁着冷光,他扔下手中的斗篷,朝门口走去。

“首领!您独自外出太危险了,这里是敌军的驻地啊!”

“让夏一起去吧,她会暗中保护您的。”

青年转过头,年轻又邪性的英气逼人的面容从黑暗中显露出来,散发着豹一般的狂野的威慑力,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手下不再敢吱声。青年旋身推门离开。喽啰们慢慢开始窃语,而那个名叫夏的女人始终魅影般站在窗口一言不发。

黑暗的夜里青年的脚步像猫一样轻悄,他敏捷的穿过一条有一条街道。此刻恰是夜深人静,街道旁的每处窗户都是一个黑洞洞的方块,有两只小动物忽的从街道的一头冲到了另一头,青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诡笑。前方突然传来刹车声,青年迅速的往角落一跃,偏头望去他认出那是AC的军车。

一名身穿军装的女人首先从车中跳了下来跑进一户民居,她手中提着一支医药箱,上面白底红十字的标徽分外显眼。

身处黑暗的青年眼力极其敏锐,瞬间便认出那女人就是自己在路上所见并派人暗杀未遂之人。但即便见过也只一瞥而已,何来一见如故之感呢?

这个时候,房子里传出了阵阵的哭声,患病的孩子没来得及盼来医生就不幸死去了。安慰过孩子的家人Quin又匆匆赶往另一户患儿家中,给孩子注射了一些药物后病情有所缓解,一名护士留下看护,Quin则朝下一户跑去。

此时的她心急如焚根本不曾注意到黑暗中一直紧紧注视着自己的那双眼睛。

当Quin竭尽全力奔到最后一个孩子的床前时,那个年仅7岁的可爱小女孩已经停止的呼吸,她是所有患儿中年纪最小也最喜欢Quin的孩子,每次Quin来为她治疗,她都十分安静听话。孩子的父母双眼红肿却很平静,他们对Quin鞠躬感谢她为孩子所作的一切。

“别难过,医生,她知道你会来她是笑着离开我们的。”

听到这些Quin难以继续保持往日的镇定,眼泪落下了她的脸。Quin走出屋子她靠在屋檐下用手按在嘴上,深深的呼吸,试图阻止眼泪蔓延,却还是让呜咽突破了防线,她失声痛哭起来。

暗中监视着一切的青年看到昏黄亮光中Quin干净面容上不时闪动微光的泪线,他移开了视线,这来路不明的女人竟然让他心中突起细微的颤动。

随行医生和一名警卫员赶来支援却发现为时太晚,医生见Quin面带泪痕有些惊讶同时掏出携带的手帕递去,Quin礼貌的笑笑伸手推回。

扑!

一声闷响,医生应声倒地,Quin条件反射般连忙趴下以破旧的车棚为掩体,警惕的寻找那声响的来源,她明白那是安装了消声器的枪,可是她只看见黑暗,她小声呼喊其余人员注意隐蔽,警卫员小心翼翼前来接应,才走了几步便被放到在地。直到这个时候Quin才发现出来时过于仓促,她的配枪没有带出来,只有自己的土耳其刀在身上,虽然Quin在AC总部接受过专业训练,但她还从没亲身经历这般袭击,她的心剧烈的跳动着。

距离Quin几米远有一处可以容身的墙角,Quin想利用那里作掩体再进行突围,但是才刚一挪动便受到对方的火力压制,她无法顺利到达那里。这时受伤的警卫员勉强挪动到了花圃后反击了数枪,一些居民被枪声惊醒陆续有窗户亮起,警卫示意Quin由自己掩护她突围,可能是对方担心居民纷纷醒来对自己不利因而有所迟疑,于是Quin在警卫的掩护下突围成功迅速消失在巷子中。

Quin的靴子击打着地面,留下一串急速的哒哒声,她以最快的速度朝停放吉普的地方跑着。很快,拐出巷子,吉普就在前面,Quin敏捷的跃上驾驶座,转动了钥匙。

“快起来,他们已经进城了!”

Quin是会开车的,Degin亲手教会了她。可是这时她却听不到发动机工作起来的轰鸣,不论她几次转动钥匙都只有干咳一样的声音。

不能坏在这里,快起来,如果E在……

忽然,Quin僵住了,因为有一个人鬼魅般的出现在车前,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手枪,他不紧不慢的朝Quin走来,Quin不禁悄悄握紧了腰间的刀,估计此番凶多吉少。

持枪人已经走到车门旁,他抬起枪口示意Quin下来。Quin慢慢离开车体,看到那人是一名青年。

“你的命真是很厚啊,我两次派人暗杀你居然都失败了,这令我十分感兴趣。转过身,AC小姐。”

Quin安静的转身感到对方的枪口就在自己的颈椎上。一定不能被俘。Quin暗自计算着,手轻轻的又放到了刀柄上。

“你会来不及开枪。”青年带着一丝嘲笑。

“一个医生没有配枪的级别,”Quin不动声色道,“如果我被允许配枪,我已经开枪了。”

“嗤,”青年笑道,“可惜。”

Quin保持着镇定一声不响,但是刀已出鞘。只见她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发转身,锋利的刀刃削在身后的枪管上,青年吃了一惊倒退出去,Quin则顺势将刀锋改横直逼青年肋下,也就是这个转身空隙她发现青年并没有将食指放在手枪的扳机上,他似乎本就不想要她的命,Quin有了一瞬间的迟疑,居然收回刀锋让青年脱身而去。

这个举动两人都惊诧不已,一时间对峙不动。

不知从哪里的黑暗中响起一个枪声,青年警觉的迅速举枪,却见对面的Quin朝自己一头栽下,他将手臂一伸接住了她,这才发现她被子弹击中肩部已经昏死过去。

“首领,您没有受伤吧。”一个左手持枪的女人从Quin身后的黑暗中走出,急切的询问青年。

可是青年却怒火中烧,朝那女人狠狠的开口教训道:“我允许你向她开枪了吗!”随后他将Quin扛上肩转手就要离开,“召回巴迪他们,通知黑鹰,回城!”女人刚朝她迈开步子他就已经回过头来吼道,“你只要服从命令!”

凌晨4点,天未亮。街道上却满是来来往往的AC人员,地面上的血痕足迹都在取样和分析,侦查员们站在一起交换信息。

被弃置的AC吉普旁边站着严肃而又愤怒的Degin,他发现车辆的发动机被人做了手脚,致使其不能发动,附近没有搏斗过的痕迹,只有一小滩血迹,经过分析确认是Quin的。

竟然被敌军潜入我驻军城中并且掠走一名军医,这着实让Degin忍无可忍,他的拳头狠狠的砸在车盖上。

“一定要用最快速度把她找回来!”

在直升机巨大轰鸣声中醒来,Quin感到后肩处阵阵绞痛,但是她知道身体里的子弹已经于昨夜被人取出了。此时Quin的担架被抬上了飞机,她看到身上盖着一件军大衣,袖子上缀着的是敌国的臂章,她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中弹之后第一次醒来是在一辆奔驰的汽车上,路况十分不好,车体颠簸得非常厉害,使得她的伤口疼痛不已,有人不时用手试着她额头的温度,并用湿布擦拭她的嘴唇,Quin半昏半醒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不久便又昏睡过去。第二次是因为有人挖自己的伤口,疼痛不堪而醒来,她想要支起身子但是被人按下了。

“我已经看见子弹了。我没有麻药,怕痛就乖乖不要乱动。”

“你是谁……”

“怎么发烧糊涂了么?”

不是因为我在发烧,这个人我曾经见过,可是我在何时遇见过敌国的将领?

“见过你…我见过你…是谁……”

“?”

不对,那些梦境是真实的,废墟、枪伤、黑鹰、年轻男子桀骜的眼神……

忽然Quin想了起来,两年多前自己身中数枪的情景,她想起了那时候的几张面孔:一个左撇女人和一个眼神像鹰一般锐利傲然的青年。他们就是敌国的军人,那女人开枪打伤了她,而她最后记住的则是那名青年似笑非笑的深色眸子。

“…你是 阿蓝…”Quin喃喃道。

青年很是惊奇,俯身看着Quin,问道:“我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曾经在C市的空袭废墟中追捕并打伤过我……”见Quin气息虚弱,青年取了水壶给她喂了些水。

“原来是你……”阿蓝也有些恍惚的喃喃,脸上却隐有笑意。

“那时…你就该要了我的命…”

“嗤,我从没说过想要了你的命。”

直升机加快旋转的强大气流将Quin冲醒,她才发现自己再次昏迷过去了,并且飞机已经在飞行了,机身下方是一大片宽阔的水面,她忽然惊醒,心中一阵惊慌。搭载她的这架直升机没有舱门,每个人都被座位上的安全带固定着,还有一条安全绳以免被甩出机舱,Quin注意到除了担架是固定的自己什么保险也没有,是可以活动的,于是一个疯狂的念头闪过她的大脑——非常时刻不得不做非常之事了,Quin瞬间发力掀开身上的大衣一跃而起,只一步便跨出了舱门。

事发突然,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却又见阿蓝一个闪身脱开了身上的安全带,顿时脸色齐变,仅仅相差分毫,阿蓝已经追出舱门想要抓住飞身下落的Quin,无奈下落惯性极大不可能在煞那间拉住她,阿蓝抓住她衣服的两根手指被带骨折,一行人只能眼看着Quin像炮弹一样扎进了下方了索瓦河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