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灼眼的夏天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0日

《灼眼的夏天》免费在线阅读_樱奈丶小说

灼眼的夏天

作者:樱奈丶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高中生夏天在教学楼内经历了和一名突然出现的少女战斗,在青梅竹马的生日宴上邻座的同学竟然变成了红世之徒,难道红世真的存在?夏娜也是真的存在的吗?那个少女的突然出现,夏天会经历怎样的故事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放假前最后一天的下午,夏天的班级一如既往地拖堂,下课铃打完了很长时间,班主任依旧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还有一件事,关于这个服兵役的申请,回去自己有空自己弄,毕竟这个跟升学挂钩……”,坐在靠后门中间倒数第三排的夏天已经是什么也听不进去,心思早已经飞向别处……

(这时,一名白衣的少女来到了走廊,靠着窗背对着上面写有804字样的夏天所在的教室门,向窗外看着,披肩的长发随着微风轻轻飘动着,灰白色的小裙子和黑色的长袜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一看就不是本校的高中生,周围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瞟向这里)

“好了,走吧。”听到班主任这个老鸭子发话班里发出一阵解放了的声响,同学们开始收拾东西,夏天因为早已经准备好东西,提起书包做了冲出门的第一个人。

夏天冲出门,正要转弯,听到一阵咳嗽,仿佛是故意冲着他咳的,于是他转身,看到了窗边的少女,少女转身,发丝舞动,可爱的脸庞吸引住了他的目光,少女看到他了,看到他在盯着她看,夏天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知道这样子盯着别人看会很不礼貌,可是就是动不了。

“你好啊”少女对着夏天歪着头笑了笑,然后迅速从背后抽出一把木刀向夏天劈来,夏天一惊,向右滚开(对,就是滚,在地上滚到另一边),啪的一声,木刀劈在了夏天本来在的地方的地面,少女转过身,双手握刀,指向夏天,她又对着夏天笑了笑,“嘛,打个招呼咯”。

夏天此时在迅速的思考,少女刚才从脖子后把刀拔了出来,大概刀插在衣服内有个固定装置,刀的长度比女孩领口到裙摆短大约十公分,这个人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内个,这位姑娘,不知道找我有何事啊?”

趁问话的时机夏天在思考下一步要如何做,因为夏天的班级在走廊的最右边,夏天现在可以说是被逼到了死角,不破了这一关自己今天是不用想走了。

(此时,本来就因为下课晚门口聚集了等人的学生,因为又出现了打斗场面,围观的人多了起来)

(该死,这下子真的走不了了,就算打完了等放假完了回来我怎么和同学说),夏天在心里吐槽。

“嗯?我会根据战斗的结果来考虑如何和你说,我要上了哦—”

夏天从书包侧兜拿出了自己的水壶,然后把书包往后一扔,摆好了架势,少女冲了过来,木刀劈下,夏天用水壶挡开了这一击,退后几步,少女也向后跳开。

一寸长,一寸强,因为少女也就不太到一米七,藏不了那么长的刀,刀并不算很长,但是夏天的水壶也只有普通矿泉水瓶那么长,比起来还是差很多,这意味着对方可以在更远的距离攻击到自己,而自己却碰不到别人,并且由于杠杆原理,力臂短,自己手承受的力也会多,刚才那下震得夏天不轻,这样身似初一皎月的少女,竟有如此力道,夏天皱了皱眉头。

(只有往上贴拉进距离了吗),夏天这么想着。

夏天猛的起身,优先发动了攻击,少女用木刀迎击,二人迂回、躲闪、跳跃、回旋……距离被夏天拉得越来越近,夏天找准了一个机会挑向少女刀的前部又小心的避开了少女的手指,“嘭”地一声,木刀被挑开,夏天趁势而上将少女逼到墙上,用水壶轻指着少女的喉咙,问“喂喂,你到底搞哪样啊。”

少女不语,低下头,过了一会,右手伸到了裙摆里面,“嗳,看这里—”。

夏天不由自主地斜眼看向她手所在的地方,又一边注意着她的是否要有所动静,只见少女一点点向上缓慢贴着大腿掀着裙角,夏天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去看,但还是忍不住地往那里瞟着。

【插入语:袜子到大腿中部,裙子到膝盖上部,自行脑补】

(该死,快停下啊。)夏天内心这么想着。

裙子已经掀到大腿中部的位置,已经可以看到袜子的顶部,露出了一丝雪白的肌肤,夏天的目光被完全地吸引住了,(再往下就会出现安全裤了吧,还是说……),夏天拼命地想保持着清醒,却怎么也办不到。

因为少女低着头,夏天没有看到她表情的变化,少女此时露出一丝邪魅的微笑,夏天看到她的手更伸进了裙底,然后,拔了出来,手里分明多了一只苦无【苦无藏在安全裤的一侧,就是。。安全裤一侧设计了一个可以插苦无的扣。自行脑补】,夏天看到苦无向自己的面部刺来,本能地用水壶去挡,但这也使他失去了视野,他向后跳,而少女借助蹬腿获得了更大的加速度,苦无击飞了夏天的水壶,夏天感觉腹部一阵剧痛,是少女给了夏天一记膝击,“啊”夏天叫出声,然后一记直拳打在了夏天胸口,夏天被打到了墙上,少女将苦无斜插在了夏天脖子旁边,然后用脚将木刀勾起握在手里斜插在夏天脖子另一边,配合墙形成了一个困住夏天的三角。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少女顿了顿,“女孩子的裙下,藏着的有可能不是美丽的花园,而是致命的苦无。”

少女说着挪开了刀,插回了衣服里,拔下了苦无,又藏回裙底,伸出手,摆出握手的姿势,“你好,我叫船泣”,脸上依旧是大大的笑容。

夏天惊魂甫定得伸出手,握了握,由于还没有平复心情,他一点也不记得船泣的手的感觉,“夏天,我是……”

“我知道,”少女说“我只是来告诉你这个道理,避免以后产生不必要的麻烦而已,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所以,记住就好。”

夏天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少女感到好奇,觉得她会在今后的生活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好啦,我先走了,你也快走吧,还有你要做的事,对吧”

“唔,嗯。”夏天捡起书包,水壶已经不能用了,正要走,夏天突然想起了周围围观的人群,(该死,我该怎么过啊以后),抬头又看见班主任在盯着他,望望已经走出了些许距离的船泣的背影,心里在不住的默骂着她,船泣突然回过头来,说:“放心吧,你走就好了,他们什么都不会记得。”

少女消失在夏天的视野中,“诶?”夏天脑子里充满了疑问,不过,还是不要想了吧,夏天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向目的地跑去。

夏天回到了家,手里拿着刚刚到的快递袋子,看着又凌乱的不成样子的家,(哎,这个大休让家政公司的人再来收拾一下吧),这么想着,夏天脱鞋进了家,回到卧室,把手机插上充电,坐到床上撕开了快递袋子,是一个大号的枕头,湛蓝色的天空作为底衬,缀着星星,和城市的夜景,今天他放学着急走,就是为了早点检查礼物是否有毛病,立刻去换的话,来回还来得及,毕竟下个周末就是景烟的生日了,下个周期末考试,考完了放假正赶上景烟的生日,景烟要在家里和同学们聚会,夏天当然在列。

景烟是班里,或者说学校里众多男生心中的女神,外表看起来有些冷淡高傲的样子,到其实十分好相处,夏天跟她是初中同学,因为初二下册重新分班,碰巧和景烟分到一班,按照身高排座位夏天刚好排到景烟,这让夏天高兴得不得了,本来夏天也以为她很难相处,但是认识之后就觉得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邻家女孩,阳光开朗得很,与她陈家大小姐的地位完全不符,夏天当时觉得自己和她能门当户对,因为自己的父亲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兴许能发生些什么故事,但也就在那过后没多久,夏天的父母离婚了,他的父亲找了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母亲带着父亲给的一大笔钱去了别的城市,夏天不想对着一个可以叫做姐姐的人叫妈妈,也不愿意离开这座城市,或者说离开景烟,就选择了自己生活,父亲每个月会给他打钱,他自己租了一套公寓住,有时候缺钱了直接跟父亲说父亲又会多给,但是夏天一般没有什么额外的开支,生活一点不奢侈,父亲给他打的钱从第一个月就有很多盈余,他也没和父亲说,他觉得麻烦,也懒得和他说话,母亲更是不知道消息,夏天一开始觉得自己挺可怜,后来又觉得,这样子生活很自由,他很喜欢,毕竟他从一开始就讨厌大人这种东西。

因为夏天和景烟的成绩都很好,所以在初四下学年班主任为了让同学们安心中考把所有男女都调同性一位之前夏天一直和景烟一位,这让很多男生羡慕不已,考上高中后,夏天又和景烟分到了一班,在40个班里又能分到一起还真是缘分,只是班主任从一开始就禁止异性一位,所以夏天也没有机会和她一位了。班里的同学一开始听夏天直接叫她“景烟”,而不是全名“陈景烟”,就有些误会他们,夏天解释说只是因为初中做了两年半同位关系比较好而已,当得知夏天和景烟做过两年半同位,班里的男生更眼红了。其实在初中因为景烟容易相处,所以班里大部分男生都直接叫她景烟,只是因为级部按照家庭住址分,原来初中的同学都分到了别的级部,夏天因为父母离异换了地方租的公寓,景烟则因为搬家,所以分到了另外的级部,所以剩下来叫她“景烟”的就只剩了夏天一人,夏天也和她商量过以后改叫她“陈景烟”,但是叫过一次后两人都觉得别扭,就作罢了,景烟也对夏天说:“嘛,没事啦,有误会反正是可以解释的啦。”

夏天这时又想到了船泣,那个突然冲进了他的生活的女孩,和景烟恰恰相反,外表看起来软萌可爱,没想到这么霸道,还这么能打,他一开始没觉得什么,现在却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她是谁?她的身份是什么?她怎么认识我的?她想要干什么?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心想干脆算了,照着她说的样子以后肯定还会见面,那就等下次见面时候再问她吧。

夏天又开始想自己未来的事,下星期就期末考试了,不知道这次能考的什么样,他本来是想当一名作家,本来觉得自己家庭条件很好,就算写不出什么东西还有老爸,但是现在父母离异,就算跟老爸要钱他也不会不给,但是他就是讨厌和大人有过多的交往,所以就想考军校,出来之后能分配工作,生活至少有了保障,国家不会饿死军官,他也可以在业余时间码码字,没准还能写出点什么东西。上次他现在高中的同位刘稼鑫问他将来想做什么,他就是这么和他说的,刘稼鑫跟他说,她的母亲想让他考个好点的大学,学个电子环境啥的,将来不管是从政还是从商,就算失败了也有门技术可以吃饭,因为他的一个叔叔在上海有公司,他的父亲想让他学编程,将来去他叔叔那里上一辈子班就行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以后就要搬到上海生活,虽然这样的人生会很轻松,但是他却不愿意,他喜欢画画和手工,他希望将来有一天他的作品能被公众看到,得到大家的认可,他经常会把自己画的一些东西给夏天看,虽然跟夏天混漫圈认识的画触们比起来完全是三脚猫的东西,但是也蛮有意思,看得出他有点天分,没准他将来能画出像《父与子》那样的作品呢。

想了这么多,夏天的肚子开始叫了,(唔,已经中午了呢,今天中午吃点啥呢。),夏天走到厨房,打开热水机,开始热水,他并不是要做饭,家里甚至连锅都没有,他拿出了一桶方便面,因为没人做饭,平时在学校吃,回家有时候叫外卖,懒得叫了就自己煮泡面,今天属于他太饿了叫外卖等不及那种,水开了,他泡上面的吃了起来,又从桌子上几个瓶子里倒出几个药片,不是他病了,这些都是维生素片和钙片啥的,营养不能落下,毕竟要考军校是要军检的,身体不行是过不了关的,他初中时候找过一个师傅学了几套拳法和剑术,身体还说得过去,这也是他能和船泣过上几招的原因。

夏天吃完了面,洗刷了一下,就回到床上开始了他的午睡。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