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拐个妖孽当老公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6日

《拐个妖孽当老公》精彩章节目录免费阅读_若爱隔山海小说

拐个妖孽当老公

作者:若爱隔山海分类:穿越小说类型:大幽默小伤感

一见沈墨失三魂,从此节操是路人。苏芷溪:喂,你叫什么?小爷我约莫看上你了。沈墨:姑娘,请自重。ps:本文讲的是一个臭不要脸的人勾搭上了另一臭不要脸的人,然后两个臭不要脸的人纠缠一生的故事…话不多说,请君一阅。文案1: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苏芷溪蹑手蹑脚地跑到沈墨的房间里去,“吧唧”,啃了一口他的脸。沈墨一脸犹疑地看着她,表情似乎有些凝固:“你确定你今天早上有漱口?”苏芷溪:“……”。说好的再也不嫌弃呢?沈墨你个骗纸!!!文案2:沧州城上,沈墨一袭玄铠似火;沧州城下,苏芷溪一袭红衣似火。他们摇摇相望,隔着十里风雪,千里冰封。苏芷溪:为你红装,做你风尘仆仆的新娘。沈墨:为你戎马,做你此生此世的盖世英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先皇后以自身性命逼先传位于北黎公主,皇上不愿传位于公主,皇后娘娘就将先帝…”

说话之人一只手作掌状横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一抹,眼睛斜睨着他对面坐着的人,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然后先皇后也紧跟着去了,帝后双双驾崩了。”

“瞎说什么,帝后恩爱家喻户晓,帝后双双驾崩不过是病危仙逝。何况皇家秘辛岂是你我可以议论的!”

对面的男子眼里有好奇一闪而过,但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而后又转换成了一脸严肃的表情。

“唉,我还真是没瞎说,此事千真万确。我姑姑就是先皇后身边伺候的人,只是帝后突然驾崩,她本来是要去陪葬的人,但新帝慈悲,不仅没让她去陪葬,还给银两让她还乡。但我姑姑就一长嘴婆子,一回乡就把那紫禁城里的机密传得满天飞。”

这茶馆此刻正唱着当今流行的戏折子,大概讲述的一穷酸书生和一富家女相恋的故事,也有谣传这穷酸书生就是驸马爷,如今的右丞相,富家女就是当今陛下,曾经的北黎公主。咿咿呀呀的戏腔刚好盖过了他们说话的声音,角落里的他们倒是没多少人注意到。

他一脸不屑,似是对他姑姑,有似是对新帝。

“咱们这小茶楼不敢唱,可这京城茶楼到处都是这样版本的戏折子,这么说来,这些故事早就不是什么秘辛了!”

他露出光洁的牙齿笑了笑,为自己知道这些所谓的秘辛感到十分得意。

他对面的男子也十分配合的笑笑,仅有的拘谨彻底消失了,颇有兴致的问道:

“从前北原国到处都是帝后伉俪情深的佳话,到头来都是在人前装台面的鬼把戏。现在北黎公主登基,区区女流怎能治国理政!”

对面那人言语大胆起来,言辞愈发激烈,对新帝也是颇为不屑。

“还有啊,听说那新帝现在还广招男妃,夜夜笙歌不缀,好不快活,后来所幸连早朝都不去上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代帝王不风流,那先帝在封后之前不也是后宫佳丽三千,个个雨露均沾吗?帝王不风流那才奇了怪咯!”

那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起身离开了那间茶馆,一唱一和的对话也渐行渐远…

紫荆城,帝寝殿中…

鹅黄色官服的女子端坐在新帝的软榻的对面,面容凝重。她有一双有闪有大的眼睛,似满天星斗璀璨,樱桃小嘴轻抿,有种说不上来的俏皮。她便是当朝唯一的女丞相,和沈墨齐名的左相。

“公主,你不能再这样胡来了,虽说你同驸马爷尚未完婚,但婚约还在,你这样夜夜笙歌,怕是不合礼数。”

那软榻上的新帝黑发自然垂落在腰间,一身雪白宫装松散,玉脸不着粉墨,却依然美的似未经雕琢的璞玉。

她正倚靠在软榻上,一只纤手把玩着几缕发丝,双眸低垂,睫毛浓密纤长,在她的眼前落下了淡淡的青影。她的姿态肆意慵懒,既圣洁地像仙子又张扬地像魔君。

“阿琦,定是朝堂上的那些老狐狸又对你说了些什么,这事儿你就当作没听到,不用理他们的。”声音慵懒,恰到好出的掩饰住了原本清丽的声线。

阿琦摇头无奈道:

“公主,臣并非轻信他人之人。公主可知一日为帝,就要对天下黎明负责,为天下苍生担责。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夫子有言:为帝者,谨言慎行,不能有失偏颇,则方寸大乱。今民间流言四起,陛下在子民眼中又是如此昏庸无道,可谓江山危矣!阿琦言尽于此,望陛下斟酌损益,进尽忠言。”

阿琦明亮的大眼有悲伤闪过,她恭敬地蹲跪行礼,正要离开时,被一句轻得像羽毛般的声音牵扯了脚步,在她的心上泛起了无数的涟漪。

“你可知我又有多么不愿呢?”

不愿什么?是不愿同沈墨成婚,相夫教子,还是不愿成为一代明帝,流芳千古?

阿琦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黑白分明的大眼很好的掩饰了情绪,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她的一只脚跨出了金丝楠木质地的门槛,一只脚留在门内,这时阳光打在她漂亮的脸上,一半白皙,一半黑暗。

阿琦走后,苏芷溪让宫女们都退了下去,门扉合上。室内依旧一片通亮,她打开黑白分明的大眼,眼型俏似桃花花瓣,分外勾人。此刻,她的眼里却是一潭死水,悲伤难言。

那场宫变啊,她同时失去了父皇母后,是她的母后亲手将她推入了这场她毕生策划的死局。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她的母后恨她,恨不得立马让她去死…

“原来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解恨的,你是想我用自己的一生去还父皇欠下的债,父债子偿呵!”

“母后,为什么你的心能这么狠?”

指甲死死嵌入掌心,掌心的那枚刻着古老符纹的圆月玉石被鲜血染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