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与永别之人的握手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5日

《与永别之人的握手》免费在线阅读_霹雳啪了个啦小说

与永别之人的握手

作者:霹雳啪了个啦分类:都市小说类型:现实

掠夺他人生命的人,在自己即将离去的时候,双手也是如此冰凉一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学校毕业之后,我一直是游荡而闲散的过着日子。这也是好听的说辞: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混吃等死。

毕竟无所事事的生活真的像是毒品一样令人上瘾,不仰何人的鼻息,也不去思索如何讨好谁。唯一的缺点,或许也就是钱财的来源。这也是非常好理解的相互依存的关系,除非你是富家子弟,想要无所事事那必然就要忍受没钱的日子。

好在我不是一个特别追求生活质量的人,这还是好听的说辞:其实我就是一个非常凑合自己的人。衣服只要蔽体便好,我不会苛求色彩或者花纹。

饭食可以吃得下山珍海味,大鱼大肉,也可以只用酱油拌米饭吃的不皱一下眉头,又或是从柜子的深处翻出一包不知几番之前遗忘在里面的方便面调料包冲泡喝下。在带着咸味和明显过期的腥味的热汤灌进肚子的时候,也可以自嘲一般的获得一点满足的快乐。

有时候叼着劣质的香烟可以换得一点快乐的心情。

当然,别人并不这么看。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站在这个令人有点望而生畏的地方。

“心令报社?”看门老头抬起眼睛看看我,又低下头打量了一下我刚递上去的名片:“印错字儿了吧?”

“没错,我也想说。”在心里认可了一下老头的话。毕竟去这个报社应聘的第一天看到那个不起眼的小拐角,堆满了各种破箱子烂自行车的楼道口露出来的招牌的时候,我已经吐槽过这个问题了。心灵俩字都能写错,还做什么报社?但是这种嘲笑的心情却让我当时莫名的觉得这个地方可以混日子,于是就落到了现在要被一个看门大爷嘲笑是不是印错名片的地步。

“没有没有,没错的。就是这个字。我就是今天下午约好要来采访的。”努力的回忆之后,我挂上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最谄媚又虚伪的假笑。这样仿佛让我显得很是专业,像是身经百战的社会人士一样。老头似乎也失去了再盘问什么的兴趣,递回名片之后取下墙上挂着的电话机,对照着玻璃桌板下压着的纸条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这个来采访的人来了,你们谁出来领一下。”

丢下电话之后,老头拾起桌上的报纸自顾自的翻看起来,用大张的纸片遮住了自己的脸,把报纸烦的哗啦啦响。仿佛在表示对我已经不再产生兴趣。这样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毕竟被人上下打量的感觉并不好受。也就到这个时候,我才安下心来打量起这个地方。

看守所的大门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大而森严,门口也没有什么带枪的警卫来回巡逻。就是和一般的公司大门似的,那种电动的推拉门。只是建在一个公墓的附近,让我很是不自在。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这条修好之后就没什么车走过的路显得崭新的让人奇怪。正午的阳光就这么直射在我,一个孤零零的站在看守所门口的人身上,气温并不太高,却让我有点运晕眩。左手又习惯性的捏了捏衣角才恍然想起自己穿着西装,于是顺势就拽了一下衣服下摆,让自己看着稍微笔挺起来,增加些许气势。就像是乍起毛来吓唬对方的猫一样。

就在我思考着要不要点上一根烟的时候,大门那一头终于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细瘦,穿着打扮很是精神的警察穿过门卫室旁边的小门走了出来,向我伸出了手。我楞了一下,毕竟很久没有对别人做过这种礼节性行为。那个警察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于是做出很是亲热的动作拍了拍我的肩膀,顺势捞起了我的手握在一起。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也攥住他的手晃动了几下。

“你好你好,我是心令报社的陈凡。”右手握在一起,我只好笨拙的用左手从右边胸口口袋掏出名片递了过去。“一周前报社向咱们这边提出了想要采访一下周海的请求收到了答复,所以今天...”

“陈记者啊,好好好。所长交代过了今天有人来采访,我是专门等着你的。”警察有些激动,“我叫刘胜利,咱们先去前面会客室坐一会?”

我有点不愿意,毕竟这个地方实在是偏僻,我并不是很愿意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如果耽搁到叫不到车的地步,我可能就要沿着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走大概五公里才能走到城市边缘了。于是我提出想要尽快去采访周海的想法,刘胜利却笑了一下。

“小陈啊,哦我这么称呼你可以吗?”得到了我模棱两可的点头之后,他继续说,“你看起来像是第一次来采访这种人吧?”

“何止是第一次,我连做记者也不过是第一次。”我心里默念道,“还是个兼职。”又补上一句。

他看我没有说话,也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别看咱们前院儿显得很松散,你看那边。”我顺着他手指看过去,那个仿佛是电影里面的高耸铁门却就这么藏在了办公楼的后面。

“那都是武警当值的,一般民警没事也是不能靠太近。所以要走手续,你也不要心急嘛。”

“那,武警的枪里都是实弹吗?”话刚出嘴我就想抽自己一巴掌,到这种地方显示自己的好奇心问东问西显得自己太不专业,跟个白痴一样。虽然我的确不专业。

刘胜利却并没有因为我笨拙的问题露出任何嘲笑的意思,一边把我引进会客室,递过来一杯茶水,一边晃了晃手里的香烟。我也掏出自己兜里的烟示意自己并不介意,他就点上了一根。

“实弹不实弹的,我不好说啊。”他看了我一眼,补充道,“不是我不给记者同志面子。是因为我们和那边不是一个体系,他们出操吃饭都和我们不在一起,我也不清楚。不过在制止罪犯和防止的基础上来说,应该全部是实弹的。所以你可别走错了太过靠近啊?”

防止什么东西,他并没有明说。不过那意思已经是相当清楚了。

“对了,你来采访周海,你对他了解多少?毕竟他是一个相当难以管控的犯人,根据报告有多次殴打同监犯人和自杀的行为。”刘胜利喷出一口烟,稀薄的烟雾略微的遮挡了我们两人之间的视线。

“周海,明德市人。初中文化,汉族。身高一米七一,龙山市四二七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的凶手,伙同他的兄弟周山和同村的刘瑞杀人作案六起,致死七人,受伤两人,并杀害了四名警员。在落网前被公安部对其发出过A级通缉令。”我想了想,把来之前做的功课像是背课文一样复述了出来,然后突然想起了看到的一点八卦新闻,也顺口说了出来。“据说在他被抓捕的时候,在出租房里还有一个小姐?他似乎劫持小姐想要逃走却失手把人质给掐死了。”

刘胜利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仿佛想从我身上看出点什么,而我却并不知道他到底想看到些什么。仔细的回忆着自己说的话,应该和网上能搜到的消息一致无二。却听刘胜利开口道:“如果你就只知道这些,那倒也无所谓。只是不要和他谈论小姐的事情,毕竟你对他真的不太了解,随意的采访。有的话可能会刺激到他,一旦他出现威胁反应。我们就不得不终止采访了。”

龙山市看守所,在福寿园往西六百米的地方。专门用于临时羁押,转送各种重刑犯与即将被处决的死囚。这里和一般的看守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其他看守所更多的都是一些短刑期的犯人,或者剩余刑期不足三个月的待释放者。而龙山市看守所只用于收监和管束重刑与死刑犯,在这里,轻刑犯才是稀有物。

而那些现在蹲在班房里垂头丧气的人犯,手里沾过的血也好,还是他们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也好。从这些角度来看,刘胜利这句似是玩笑似的警告到底有几分是玩笑却有待商榷。

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冷淡了,而局促的时候,人总是习惯为自己找点事情做,于是我也从盒子里弹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手里捏着打火机却没有点燃,只是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它塑料的机身,来回来回的在手上把玩。想着刘胜利似有所指的话,又想要去问个明白,却一时又不知道从何问起。尴尬的沉默里,让呼吸都快要停止住了。

“刘队。”会客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门的一瞬间,这一屋子几乎都快要凝结成固体的空气终于再次流动起来,而我几乎憋得要炸裂的肺部一瞬间获得了氧气。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手有些颤抖的点起烟吸了一口。唾沫已经将烟屁股濡湿的不成样子,深吸一口,顺着肺部再吐出来的时候。那一时间的怯懦与战战兢兢突然都消弭于无形。情绪变化的如此之快,让我自己都有些难以理解。

从门口走进来了一位女警察,个子小小的。黑色长发在脑后挽起来一个发髻,显出一名女性的干练。整个人飒爽的气势吸引着我的眼睛,就这么放肆的上下打量着。她侧过头看向我,冲我微微点了下头。我才发现自己有些唐突了,连忙收回目光专注在自己的烟头上,火星儿随着我的呼吸忽明忽暗。

“刘队,看守所里面正在午饭。武警把会面时间安排在下午一点。”

“小陈啊,你吃了吗?”刘胜利没有对女警察回应什么,倒是突然问向了我。而我却仔细的盯着烟头,被这个问题问了个措手不及。而他却并没有打算听我的回答,双手拍了一下沙发的扶手站起身。“走吧,请你尝尝我们看守所的食堂?”

我并没来得及提出什么意见,就被他拽着胳膊站起身来。只好倾过身子将筹了不到一半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跟他走出会客室。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