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救世主角初长成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1日

《救世主角初长成》免费在线阅读_Squid7156小说

救世主角初长成

作者:Squid7156分类:科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你的剑技,不为夺人性命,而为身后所保护之人而存在。答应我,为了他们而挥剑。”走出西山镇,飒丹将会在比这更大更浩瀚的城市乃至整个世界大放异彩。去告诉全世界,你已经横空出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我第一次写原创小说,灵感源源不断,故事内容新颖无套路

这里保证之后的章节会越来越好看,描述也会更加生动形象。

所以请大家顺手点个推荐收藏打赏月票关注我,谢谢谢谢~

今天开始开坑,一般是中午12点一更 晚上十二点一更 希望大家支持哈

希望大家踊跃留言嗷~』

他在黑夜下的一个破旧的茅草屋中醒来,也许是受不了雨水带来的寒冷空气,他为此大哭了一场。

作为一个年仅3岁半的孩童,在脱离父母的襁褓后,他正如一朵失去土壤的花,渐渐凋零。孩童因为哭了许久,肿着红彤彤的眼睛就睡了过去。但因为身上没有多少可以保暖的物件,不出半小时绝对会被这寒冷的冬夜冻死。

寂静的夜里,本应该如湖面般水波不兴才是。可奈何饥饿了许久的狼群应着本能寻来,打破了这已经不安宁的夜晚。

飒丹所躺在的破旧不堪的茅屋地处环山险地,一面悬崖,三面环山。这样宜人的气候,理所应当的引来了捕猎而归的狼群。三只老狼闻着味儿从群山的树丛中跳出来,它们早在几公里外便听见了自己老窝附近传开的人类孩童的啼哭声。在不清楚究竟是被丢弃的孩子还是带着孩子的人类进森林狩猎,它们只得先赶回去再说。

到达山丘上,它们迈开脚步轻声向着不同的方向挪动,企图包围这个茅屋。绕开散落在地上的树枝和枯叶,三只老狼依照本能避免着所有会暴露自身声音的东西被触发。大约过去了5分钟的样子,两只老狼绕至木门附近,等待第三只狼的命令。第三只狼是它们中间最具资深的存在了,因为它曾是狼群的首领,反应、体能是其余两只狼的好几倍。

但即使走到了门前边,不说那两只老狼,就连堪比顺风耳的狼首也听不见屋内一丝的动静。要知道森狼这一个种族在感知力领域能够排到狼类第二的存在。可明明只有一墙之隔,三只狼却连呼吸声都听不见。难道,里边啼哭的孩子,已经断气了?

作为狼首,在这种情况下就起到了带头作用。它给了一旁的 同伴一个眼神,便用头顶着快要被虫子啃烂掉的木门,向前发力。几个月前它们曾来探查过这个茅屋,里边除了一堆的稻草就没有别的东西了。然后木门是没有带锁,却在打开的时候因为腐烂问题特别响。于是,好比特工一般的狼首,只是稍微顶开了一点缝隙,便缩起骨头钻了进去。

门缝的间隔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大,魁梧如狮子的狼首却能将浑身的肉连同骨架压缩成兔子那么大,也难怪能当上首领的位置。

进入茅屋,它环顾四周,对应着几个月前的风景,唯独稻草堆上多出了一个东西。

是人,是个孩子。

狼首平静地走向前去,俯视着这个一动不动的孩子。他肥嘟嘟的脸颊上,还留着未干的泪痕,相比是刚哭停不久。而见到小腹处不断起伏的肚子,狼首十分不解,明明还在呼吸,它在屋外却完全听不见屋内的呼吸与心跳声。

作为阅历丰富的狼首,它自然察觉出了这个孩子的不简单。这附近树岩居多,方圆千百里几乎没有可以让人类居住的环境,这个人类之子绝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这里,但他出现了,就很有可能人类也出现了。

盯着面前的这个孩子,狼首陷入沉思。不仅仅是人类,先前孩子的哭声一定也将它们引了过来才对。

那些曾密谋陷害狼首一家的,激战派的森狼种。

西山镇地处中原,向西七公里是望不到尽头的大海,向北却是无尽的山峦与森林。起初西山镇只是个非常小的村落,用附近砍下来的木材与树枝嫩叶搭起一个架子就算是能住人了,但直到那件事情开始。

就连村民也忘记了时间,因为魔兽是突入袭来的。

当夜,村民如往常一样熄灯睡去。正当梦了半分意境,屋外便传来村头唯一一头大黄狗的叫声,把村长吓了一跳。平日里这老狗也不会乱叫唤才对,今儿这是怎么了呢?

一股困意袭来,村长再次闭上了眼,想着明早再去收拾收拾它,可没过多久,屋外那头大黄狗的叫声越来越激烈,甚至叫到最后,呜咽了两下,就没声了。

这就让再次醒来的村长越来越在意了,外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睁开眼睛,年过半百的村长因为没有老伴的缘故,屋子里寂静的可怕。而灯火在门口那边,要开灯还是只能下床才行。

村长无奈地摇了摇头,靠着穿过门缝洒进屋内的月光,他穿上脱鞋往门口的方向摸索。无意中村长在进过横在屋子中央的桌子旁时好像碰倒了什么东西,啪嗒一声倒在地上。

就算不借着月光他也清楚,这是他的“老伴”,陪着他大半辈子的,吃饭的家伙。

也许是为了借个胆,村长抄起锄头,一脚踹开了早就令他不顺眼的破门。

破门而出之后,村长四处观望了一阵,感觉周围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他走出门口几米远,瞧见一旁的草堆后好像有一块黑影,而那地方似乎还留有一滩积水,暗黑色的,如果不是因为受月光反射,就凭村长的重度老花眼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他好奇地走上前去,锄头丢到一旁,搓了搓眼睛,定睛一看。居然……居然正是先前叫唤着的大黄狗!

“大黄,大黄!大黄你怎么了,你叫两声啊你,大黄?……”

任凭村长再怎么贴着耳朵喊,大黄始终躺倒在草堆旁,一动不动。就好像一具尸体。

尸体?

想到了什么,村长顿时冷汗直冒。他首先伸出手四处摸了一下大黄的颈部、腹部,随后颤抖地缩了回去。

大黄它,死了。

到底会是谁干的?

好歹陪了村子里的人七八年了,虽然有时候会跑到田里打滚,闹闹脾气,但平时还是挺通人性的。

可现在,怎么就……

愤怒的驱使下,村子不自觉地抓起了地上的锄头,他要为大黄报仇。不管凶手是谁,他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谁!谁在那儿。”

村子好像一瞬间感觉到了什么动静,挥动锄头就往后甩去。奇怪的是,锄头那端好像真的撞见了什么东西,像是一团肉球,又或者说,他打飞了什么生物。

在锄头撞飞那个东西的时候,村长隐约听见似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那个东西乌漆嘛黑的,在黑夜中打了个滚就猛地蹬了起来。瞪着那透白的眼睛,黑夜中如同一盏明灯直射村长的心坎里。

是魔兽!

“救,救命啊!!”

魔兽体型中等,如森林中的黑狼,眼神尖锐,獠牙粗黄,耳朵似精灵,尾巴像蜥蜴。它飞扑向村长,月下魔兽的利爪如一点寒芒,在黑夜中划过一道弧线直逼村长的喉咙。好在村长早就有所反应,双手一放锄头脱离手掌。魔兽再次被锄头呼了一脸,不由得再次被打趴在地上。

村长哪里会等这个畜生有什么反应,一溜烟地就向村子里跑去。

村长这时多希望有村民出来击杀那只魔兽呢。可任凭他再怎么呼救,村子里也没有一盏灯为他而亮。

偌大的村子,再怎么大喊也应该有人反应才对,可是村长也呼救了大半个小时了也没人醒来。

身后的魔兽时刻都能要了村长的命,他不得不在村中东躲西藏,等待援助。

继续跑了一阵,村长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让这酸痛的腿迈出下一步,不顾脚下泥泞的地面,失去双腿的支撑一屁股坐了下去。他咬咬牙,长呼一口气。如果有烟就好了,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他不想再体验了。

村长不敢休息太久,两分钟后他顶着疲惫起身,见着斜前方有一扇木门虚掩着,这让他顿时想起了为什么村子里寂静的可怕。

扶着已满是缺口的红砖墙,村长小心翼翼地摸着墙壁向前走。一步,两步,四周安静得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靠近门口,他先是探头瞧了瞧,里边伸手不见五指。

不应该啊。村长疑惑了一会,怎么会有总被盯着的感觉?

但村长还是没想太多,他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村子里寂静一片?

村长借着门外透进来的月光往前移动,为了不突然碰到什么东西发出声音从而引来危险,他每一步抬脚与落脚都控制得非常缓慢。

被盯着的感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很熟悉,且很令人胆寒。村长总觉着这种被盯上的感觉有点似曾相识,虽然不能突然想到是什么时候,但隐约就快要发觉了。

是……是……

像是突然拨开了云雾,村长想起了这种被当做猎物的感觉。

是那头畜生!

就在前不久,被畜生追逐的时候,就是这种被盯着、濒临死亡的感觉。

在村长瞬间意识到的同时,脑内顿时一阵眩晕,这使得他不得不趴向斜前方的小木桌。

但村长的手并没有碰到木桌,好似海市蜃楼一般,他的手臂穿过了木桌,于是整个人失去重心偏向那个摸不到的桌子,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一身老骨头在此刻散了架一样,他已经没有力气起来了。

他吃力地睁开眼,朦胧的视野逐渐点亮,一点点火星在空中跳跃,如妖精一般调皮地钻进黑暗的地方。于是,黑夜被点亮了。

火焰就在村长不远处烧着,但他已经没有能力逃跑了。他真希望自己在做梦,做一个可怕的噩梦,然后醒来,然后继续睡去。

是的,村长就这样睡去了,与他的村民们一同,永远地睡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