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今天的小天使也想变得可爱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0日

《今天的小天使也想变得可爱》免费在线阅读_摩多罗隐岐奈小说

今天的小天使也想变得可爱

作者:摩多罗隐岐奈分类:都市小说类型:重生

你相信前世吗?不信,我只信今生。那好,重来一次吧。这辈子种下的因,该到结果的时候了。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年12月31日

夜,11点49分31秒。

现在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所有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迎下一年,在新的一年里除去旧日里的晦气和不幸,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心怀希望。至少在表面上,所有人都是幸福的。

在另外一边,XX医院重症监护室里。一位少女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脸上罩着呼吸机面罩,身上插着数条输液管。

咔哒

轻微的开门声打破了室内的安静。一个穿着简朴面容憔悴的男人进来了。他站在少女床边,望望心电显示仪,还是那样微弱的波动,仿佛下一秒就要彻底归零。

男人凝视着少女,疲倦的脸上带着失望,他深深长叹一口气。伸出自己颤抖的手遮住眼睛,轻声道:“对不起……”

谁能想到,18岁的年龄,正是少女一生最好的年华。只是因为五年前的意外,她就一直躺在这里,与冰凉的仪器作伴。

少女的手指抖了抖,似是感觉到有人来了。她费力的睁开眼睛,虚弱的目光注视着面前愧疚看着自己的男人,弯了弯眼睛,像是在笑。

“今年你有什么心愿吗?我会努力替你完成的。”男人说是这样说,但对于回应其实并没有什么期待。

果然,同往年一样,少女缓缓的摇了摇头,她并没有什么愿望。唯一的执念也就是放心不下奶奶和比自己小三岁的弟弟

“这样啊……我会照顾好老人家和你弟弟的。放心,等你治好病就可以出去和他们一起生活了。”

“……”少女明白这只是安慰她的话语,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清楚,器官多项衰竭。身体已然是风中残烛,只差一阵风来彻底吹灭。

“马上你家人就来了,让她们陪你过年吧。”男人说完推开门,恰好门外有人想要进来。彼此互相笑了笑便擦身而过。

进来的是一名少年,俊逸的脸庞清爽的短发,穿着简单的白衫蓝裤。稚气未脱的外表下眉眼间已然可见一丝稳重成熟,就像个小大人一样。

他望着自己面前这个名义上的姐姐,眼里的担心很快便被不耐烦掩盖。他冷淡的语气就像寒冬里的冰水,刺透人心。

“奶奶因为有事来不了,一定要我来看你。”他顿了顿,继续道:“如果没有你,奶奶也不会为了救你连自己攒的棺材本都投了进去,如果不是你,奶奶也不至于沦落到晚安去捡瓶子乞讨为生。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轻飘飘的话语就像一把重锤,狠狠的捶在少女那颗破碎的心上,将她本就支离破碎的心彻底碾成粉末。身体里流逝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快到了吧。

少女瞳孔猛然一缩,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事情。自己的弟弟,原来希望自己死吗……也对,少了自己这个负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

见状,他哼了一声,抬头看了看时钟。

11点58分25秒

他将目光移回自己姐姐脸上。“快到新一年了,想到你又要撑过一年,还真是让人不爽呢。”

快速走到窗边,他将窗帘全部拉开,沉默的看着外面。“来看看,新的一年吧。”

11点59分45秒

少女费力的半睁着眼睛,双眼失神望着自己的弟弟,难以表达自己复杂的心情。身体里流逝的力量越来越快,试图动动身子也是奢望,已经感受不到了。

11点59分55秒

最后一丝生命力也将散去,她的眼中藏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已经,到极限了么。这样啊,再见了,奶奶。再见了,我任性的弟弟,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照顾奶奶。

11点59分59秒

心电显示仪心跳显示归零,在刺耳的声音中伴随着喜庆的鞭炮烟火声响起,形成了一出微妙的讽刺悲剧。

少年怔怔的站在窗外,握紧着的双手指甲已经陷入肉里,丝丝的血液滴落在洁白的病房里。他仰着头红着眼睛咬着已然发白的下唇,不愿意在此刻哭出声。

“呐,你看。现在是新的一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能站起来……骗人。”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只是想抱怨一下,却脑子发昏的说了那些本不是自己意思的伤人的话语。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少年莫名的自尊心不愿意低头,造成了现在这般局面。

少年楞楞的瘫坐在地上,对外界刺耳的声音恍若未闻,那些冲进病房的医生护士,他也无视了。

其中一个护士走了过来,她望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眼里有着丝丝同情。

“不好意思戕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姐姐渡她……”是之前一直给姐姐治疗的孙医生,他摘下口罩,低着头愧疚的对着戕说道。

“……”戕没有回应,他们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戕的肩膀便转身离开了。他们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包括先安顿好渡的尸体等着他们家人的最后的处理。

戕的内心是混乱的,他后悔自己脑子不经过思考说了那些伤了挚爱亲人的话,又担心年事已高的奶奶知道这件事以后的反应。姐姐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变成现在这样,万一奶奶再出现了什么意外他死多少次都不会再原谅自己。

“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死的人为什么不是我?”戕坐在地上终是忍不住眼泪,蜷缩起身子低声哭泣,哽咽嘶哑的声音是无尽的悔意,然逝者已逝,再怎么样也无法挽回。

‘弟弟,我没有怪你哦,姐姐本来就是快死的人,在我走之前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是姐姐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和小时候比起成熟了一些。不过,是幻觉吗?一定是吧?

‘不,不是幻觉哦,戕。抬起头看看我吧,不要再哭了。’抬头看一看吧,说不定真的是姐姐回来了。

入眼的是自己最爱的姐姐,她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温柔的笑着,就和以前一样。自己的别扭,姐姐的温柔包容。

戕惊喜的想要抱住姐姐却只是扑了个空,这是他才注意到自己之前有意无意忽略的细节。自己的姐姐什么时候能站起来了?为什么看着她是半透明的,像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戕,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呢。那么,照顾好自己,还有一定要陪伴奶奶,别和奶奶说我已经不在的事实,好吗?虽然想法很自私,但哪怕老人家不理解,也比她知道这种事实伤身好。’

他颤抖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想说的话卡在嗓子里却失声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戕,听话哦。时间已经不多了,请带着我那份爱照顾好奶奶。’说罢渡展颜一笑,身形逐渐分解成粉尘随风飘散。

“不!!!姐姐!!!!”凄厉悔恨的嘶哑喊声,换来了所有人的注视,却换不来已逝之人的回应。

--------------

‘就这样,结束了吗?我这一生还真是苍白啊。’在一片黑色的未知领域,少女自嘲一笑,她只觉得遗憾,自己没能继续走下去。

<想体验人生吗?签字就可以实现。>

‘…好,我签。’少女意料之外的爽快让面前这行字都出现了扭曲。

<你不问问有什么好处,要你做什么吗?>

‘不需要,我就只剩灵魂了,还有什么可图的。能体验到其他人的人生,哪怕只有一次也够了。’

<了解,随机选择地方。选择完成,投放开始。>说罢便出现了一道光,把渡笼罩进去,光芒消散人也不见了。

-------------

‘嘶……脑袋好疼,我这是在哪里啊?’渡捂着脑袋一脸迷茫的望着周围,一片漆黑,跟之前自己待的地方没有什么不一样。

正当她摸不清方向时,周围突然飘浮起星星点点的亮芒,一口气朝着她涌了过去。渡的脑子多了不属于自己,或者说属于自己现在所处的记忆。

这个人叫林瑜,是一名青楼女子。开始只是卖艺不卖身,可不知怎么的,她被京城最纨绔的公子哥看上了,强行找人绑她过去。她从最初的抵死不从到后面的麻木,事后给自己的竹马留了封信便投河自尽了。

渡都明白,就是这中间为什么从被绑以后脑海里人物画面便模糊了,像打上了马赛克一样,声音也听不见。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最后的结局,她死以后,书信被交到她心心念念的情哥哥心里。奈何他看完以后只是一笑,过了数日传来他中举的消息,并且娶了大户人家的小姐为妻。

至于她一直恨的那个公子哥,捞了数日未果,无奈便立了个空碑,上面刻着她的名字,还有一束花。

渡沉默了,渡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毕竟自己也只是个躺了很久的病秧子。

没等渡好好想明白,她的身体又飘浮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记忆,这些记忆并不美好,都是那些绝望,自卑,嫉妒的人各种悲惨的死法,绝望的负面情绪充斥着渡的内心。

在渡快要坚持不住被同化之际,一道光轻柔的照耀在渡的身上,松了口气,她终是坚持不住的昏了过去。

<还真是,我的疏忽呢。那种恶意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受得住,作为补偿,送你去一个好地方新生活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