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与她的非日常物语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31日

《我与她的非日常物语》免费在线阅读_吃辣条的羔羊小说

我与她的非日常物语

作者:吃辣条的羔羊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脑洞

“来!”陌生的声音。我睁开眼睛,握紧了面前人的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这是我与她的初遇(丢人黑历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终将成为你》×《青春野郎》

人物:灯子王子,小侑燕子

序:我又做了相同的梦

眼前的是看不到边界的水平面,我躺在上面,头发和衣服被水浸湿,湿透的衣服黏在皮肤上,用手指轻轻一压,渗出的水便在衣服的褶皱中形成一片比拇指盖还小的水洼。

水洼的颜色是红色的,让人联想到新鲜血液。

一朵花从水洼中浮出来。

脱离常识的事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出现的。

所以....

这是梦境啊。

花还是彼岸花,水平面还是水平面。

用手指在衣服上挤出的红色水洼,浮出的彼岸花落在水平面上,于是整个水面都被染成红色。

整个流程我都可以倒背如流。

因为.....

“这梦我做了5遍了....”

蹲下,双手捧着彼岸花,抚摸着,拨弄着,淡淡的血腥味被我吸入鼻腔,卷曲的细叶,枯燥的花茎.....枯萎的彼岸花没有盛开的美艳,却有种别样的魔力。

它让人感到安心。

每个步入生命终点的人们,在死亡来临之前都会感到安心。

——这是恶魔的温柔。

“你的愿望是什么?”

彼岸花中出现一张婴儿的脸,他笑盈盈地问我。

“呃.....”

“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快点醒来。”我说。

于是红色的水平面便如潮水般褪去。

咔嚓。

听到了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

我从床上醒来。

满头大汗。

天微明,按理说还可以睡半个小时,但是我却怎样也睡不下去了。

......

(一)兔女郎学姐

“小侑,快点下来吃早饭!”

“知道了!”

小糸侑穿好校服,对着镜子扎起了两个小辫子,按理说高中生扎这种小辫子会显得很幼稚,但在小侑身上,反而增添了份少女该有的青涩与活泼。

下楼吃完早餐,出门。

清晨的雾气让人感觉眼睛蒙蒙的,每一天都几乎差不多。

但对小糸侑来说,每一个日夜循环都是崭新的开始。

一直都是如此....

绕过校门口的人潮,小糸侑来到了自己的教室。

开学已有一个月了,班上的人自己基本上熟悉了,小糸侑对高中生活并没有那么憧憬。“反正也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学习嘛....”她是这么想的。

处于无聊,小糸侑玩起了手机,每次打开LINE,总会不自觉点到那个有些久远的聊天记录....

在初中的毕业典礼上,有个男生跟自己表白,不知该如何回应这份感情的侑,对男生说了对不起,但男生说并没有关系,开学给自己个答复就满足了。但是侑并不知道什么叫特别的感情,要说的话,她是喜欢这个男生的,只不过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朋友之间的喜欢不能称之为“特别”。

自己心目中的“特别”是怎么样子的呢?

从懂事起到现在,侑并没有对任何人感到“特别”。对侑来说,少女漫画和情歌中的话语,虽然不用查字典都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那些东西便如夜空中的星星,如此的璀璨夺目,却又虚幻地如海市蜃楼一般,虽然很向往,但无论如何也不属于自己。

男生向自己表白的那一刻,也曾期待过自己能够向他人一样长出翅膀,悬浮在空中,可是.....

“我依然还牢牢地站在地面上。”

侑终究还是拒绝了那个男生,就在一个月前。

——名为小糸侑的少女,并不理解什么是特别的感情。

“没问题的....我的翅膀,肯定比其他人晚长些吧......肯定马上.........很快就能......”

“侑!”站在自己面前是两位好友,朱里日向和叶历,她们从中学起便是侑的友人。

“在和谁聊天呢?”

“嗯,没什么啦,朱里现在要去社团吗?”

“是啊,侑真的什么社团都不加入吗?”

“嗯.....”

“明明之前老师推荐侑去学生会,却被侑拒绝掉了。”

“我也不知道...”

“侑真是优柔寡断呢。”

“......”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是错觉吗?

放学后。

“呐,我想做一下考前复习再回去,要不要一起去图书室?”

“还有一周才考试呢,现在就复习到时候全忘了。”朱里笑着说道。完了,忘记朱里是这样的人了。

“今天我就先回去补觉了.....”叶历迷迷糊糊地说道。

“说、说的也是呢....”

历上课也是一直昏昏沉沉地,真少见,从去理科教师的时候才知道,历是因为熬夜写小说才这么困的......小说吗,真是了不起啊,已经决定好自己想做什么了.....嘛,现在还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总之要先搞定眼前的期中考试!

“没办法....”侑背起单肩包,“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吗....”

图书室。

侑找了个人比较少的桌子,坐下,放下背包拿出要用的书本以及文具。

“.......”

果然,一个人的话很难集中精神呢。

在抬起头的瞬间,迷之物体进入侑的视线。

在对面的书桌,站着一只兔女郎。

“......”

并不是幻觉,轮廓和存在都很清晰。泛着光的高跟鞋,包裹着黑色禁欲系黑丝,脖子上当然也戴着黑色蝴蝶结。这是在拍什么戏吗,还是什么诡异的社团活动?

除去高跟鞋,身高应该有163吧,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端正的脸庞上浮现出让人感到成熟的倦怠气息.....啊咧?

这个人小糸侑是认得的。

学生会长,高二的七海灯子,每次考试成绩几乎都名列前茅,这令侑的印象非常深刻。成绩好,长的漂亮,待人和善,理所当然地很受欢迎,学校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七海灯子的大名。

“学生会长为什么会在图书室里穿兔女郎服啊.......”本以为是社团活动和拍戏,环顾四周也没有看到工作人员和大人在,她完全是一个人,真让人吃惊,这是一只野生兔女郎。

小糸侑能够想到的兔女郎出没的地方也就只有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或者是风俗店,这么惹眼的存在竟然出现在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里,总之就是走错了片场。

最令侑吃惊的是,明明学生会长打扮得这么花哨惹眼,却没有人看着她。

难道学生会长在平时是个很恐怖的人们?应该不会吧?

“干嘛啊这是....”侑小声的嘀咕着。

总之....先试试搭话吧。

“七海会长...”为了让七海灯子听到,侑把音量提高。但.....七海会长?说出来好像有些别扭,呃.....但似乎也没有改口的机会了....

在小糸侑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感受到了许许多多的视线。

围在书桌旁学习的学生们,抬起头,疑惑地看着自己。

图书管理员咳了咳,示意请不要发出声音。

这也太奇怪了!

.....但因如此,侑心中出现了一种奇妙的确信,谁都没去在意兔女郎,恐怕这并非是故意不去在意,而是根本没有注意到。

怪了....

这完全是幽灵啊....想到这里侑的背后渗出冷汗。

兔女郎七海灯子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她走到一个学生面前,鼓足勇气凑过去做鬼脸。

“.....”

没反应。

兔女郎反复着这个行为,但每个学生也跟第一个一样,简直是把她当做空气一般。

“前辈....”小声地开口。

“.......”

“......”

四目相对。

“你....能看到我吗?”

兔女郎眼睛闪烁着惊喜的光芒,别扭地踩着高跟鞋走到侑的身前。

“你好....我是高一*班的小糸侑。”不知道说什么的侑,决定还是先自我介绍一番。

“我是高二*班的七海灯子,你好,小糸学妹....”

“我知道,学生会长七海灯子,毕竟是名人嘛。”侑饶了饶鼻子,“请问,学姐为什么要在图书室穿兔女郎服....”

“啊,学妹你不要知道为好。”学生会长正色道,“我希望你能把今天的事忘掉。我不想把一个无关的学妹卷入到这种事当中。”

“因为会被认为脑子有问题嘛.....”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忠告。

“可是学姐....”

“嗯?”

见周围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满脸黑线的小糸侑把七海灯子拉到了公共厕所。

“嘛.....小糸学妹,我还是希望你把这件事忘掉.....”学生会长撩了撩因汗水黏在脸颊旁边的发丝。

“学姐.....”

“还有什么要说的?”

“需不需要我的帮忙?”

“啊,呃.....就算告诉了你,学妹也帮不到我什么吧?还是不要再多管闲事了.....再见”

学生会长挥了挥手,打开厕所门,正要离去....

“七海前辈,明明刚刚知道有人能看见你还这么高兴.....我想要帮你....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刚才,能看见你的也就只有我一个对吧?所以....我觉得肯定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对不起,我可能有些太不自量力了.....”

学生会长叹了口气。

“.....好吧”

学生会长重新拉上门,微笑地望着自己。

“对一个不认识的人也能这么好,小糸学妹真是温柔呢。”

温柔?

不,不是这样的。

我只是............................................感到寂寞而已。

一个月前的事,前辈你不可能不记得,但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哦。

我看到了前辈你被一个男生表白,而前辈你却拒绝了他。

“对不起,我不会和你交往的..........”

“...............我只是,无论被谁告白都不会和他交往。”

无论和谁告白都不会和他交往...

这不就跟我一样吗。

学姐和我,是同一种类型的人啊。

......

在学姐的建议之下,我们来到学生会室。

出人意料的,学生会室竟然是栋古朴的小木屋,树木的年轮凸显出来,显得别有韵味。周围杂草丛生,但错落有致。

看起来离建成已经过了不少时间。

七海学姐拉着小糸学妹走到了木门前。

并没有进去,而是蹲在那。

“?”

(为什么不进去?)

嘘。

七海学姐吧食指放在嘴唇前。

(不要说话.....吗)

——————

“会长已经三天没来学生会了!副会长,你有头绪吗?”

“会长?”

“你不记得了吗?七海学姐,七海灯子,你们两个关系不是很好吗?”

“槙君,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堂岛君?你知道槙在说什么吗?”

“完全听不懂。槙你说的人不会是另一个高中的吧?我们高中没这个人啊。我们学校的会长不叫真木夏绪吗?”

“夏绪才是学生会会长啊,槙君。”

“呃,是嘛,大概是我记错了吧......”

————

“真木夏绪......那是谁?”

七海灯子低着头,脸上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霾。

“我才是学生会会长,为什么.......”

“为什么.....”七海灯子站起来,漆黑眸子映出侑乖巧的脸颊。

“学姐?”

七海灯子她,无法被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观测到。

而且。

就连存在也会慢慢消失。

想到这里小糸侑的胸口一紧,

(太....残忍了。)

“.....不对!”

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刚才参与对话的那个男生似乎还记得七海前辈!

“那个学弟的名字叫槙圣司,没想到他也能观测到我,我也是才知道....小糸同学,你站在这里别走,我马上就回。”

七海灯子推开门,进入室内。

“唉唉,门自己动了?”

“风吹的吧....对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佐伯沙耶香提起单肩包。

“怎么感觉痒痒的?是虫子吗?”

不对,手背上什么都没有。

(果然是错觉,最近还是太累了...)

“槙,我们也走吧?”

“不了,我想多待会儿。”

“是吗?真稀奇。”

仍然没有人注意到七海灯子,就连灯子的挚友沙弥香也不例外。七海灯子怀恋地在学生会室转了一圈,然后叹了口气。

“会长,在学校穿着兔女郎服真的好吗?”槙对着空气抬起头。

“欸欸欸?”

五分钟后。

“槙,你真是什么都知道啊...”七海灯子已经把兔女郎服在仓库里给换掉,换成了平常普通的校服。

毕竟在学弟面前穿这么羞耻的服装是件很令人难堪的事情...

“槙君,你是说,思春期侯群症?”小糸侑坐在七海灯子旁边问道。

顺带一提,刚才侑为了不被出去的那两人发现躲在了木屋后面的死角。

“对,最近网上流传着这个神秘事件,我一直以为是什么都市传说,没想到竟然真发生到了七海学姐身上...有一本书,就是今年‘这本轻小说真厉害’的第20名,跟会长身上发生的奇怪现象有点关系...”

“是《青春猪头少女不做野生兔女郎学姐的梦吗》,这名字真是有够长的...”

“啊,小糸同学原来也看过吗?”

“嗯。”

“这就好办了,这本书女主和七海会长的症状一模一样,除此之外还有‘听见某人的心声’‘遇见某人的未来’‘谁和谁人格交换’,这简直是思春侯群症的百科全书啊!肯定能帮助到你们!”

“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被当做空气了...”

“说什么呢,”小糸侑托着腮帮子,“前辈可不是空气。”

“嘛....小糸同学,你会帮助我吗?”

“会的,前辈你就不用担心啦!”

“真温柔...”

“很普通啦。”

“——噗嗤~”

“槙,突然笑什么?”

“槙君,你为啥笑得那么开心?”

“没什么....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走了。”

“.....”

“......姆”

“小糸同学,我们也回家吧。”

“嗯。对了前辈,被别人观测不到.....是第几天了?”

“三天。我今天才知道,没想到有两个人竟然能看见我,我真的很开心!”

“前辈的父母呢?”

“爸妈也只有第一天能看见我.....第二天早上他们就把我给忘了。”

“连自己亲身女儿也能忘掉?”

“.....”

“.....”

夕阳把两人的脸照地发烫。

“侑.....我能叫小糸同学侑吗?”

“可是可以,我倒是无所谓啦。”

“侑.....”

“嗯?”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人叫自己名字....

心脏跳地比平时要快....

不,不是我的。

七海握住小糸侑的手。

——是前辈的。

“前辈?”

七海如触电般松开手。

“没、没什么.....”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