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在血腥的末世称王真的没问题吗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2日

《在血腥的末世称王真的没问题吗》免费在线阅读_万里空忧悠小说

在血腥的末世称王真的没问题吗

作者:万里空忧悠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战斗

末世来了,一切秩序,不复存在,在这地狱之中,只有丧尸,野兽,欲望,反抗,血与肉,选择吧,是被丧尸撕裂,还是作为家畜生存,亦或是...成为王。(或许会有一些色色的内容哦?真的不进来看看嘛?)(有些部分被警告了,咳咳,读者群:3701510.....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某个看起来很高档的小区中,一个男人无意义的在走道上瞎晃悠,他穿着一件邋里邋遢的衬衫,下身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破洞牛仔裤,他走走停停四下望望,满脸写着烦躁,时不时挠挠头发,嘴里不耐烦的念叨着:“在哪呢...在哪呢...”

突然,一阵冷风吹来,他立马停下了身体打了个寒颤,他一边抖动着右腿一边用两只手搓着肩膀说道:“冷死了,明明是大夏天为什么这么冷啊,愚者都这么没人权的吗?这么冷的天还得出来工作...”

突然,他四下搜索的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的小区公共厕所内,他眯了眯眼睛然后面露喜色的说道:“找到了!”

男人快步的走去,结果走进了一点后,他突然就听见了男性粗重的呼吸和某种不可描述的嘶吼声,听起来就像是正在干那种事...

男人脸上的表情怪异的变换了几下,先是诧异,然后是疑惑,随即就是愤怒夹杂着叹息,最终回归平静,他面无表情的走到那公厕前,在一扇半敞开的厕所门前停了下来,门内传出男性的嘶吼声和丧尸特有的嘶嚎,只是这嘶嚎听着来有些微弱。

伴随着嘶吼声一起传出的还有肉体碰撞的声音和粘液被挤压发出扑哧扑哧声,慢慢的,这些声音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充满欲望,最终,厕所内的男性高声的嘶吼了一下,里面的声音就渐渐地消失了下去。

似乎是里面的男人完成了最终冲刺,剩下的只有丧尸的低沉的嘶嚎和男人沉重的呼吸。

站在外面的男人此时突然伸出手敲了敲门,发出了响亮的声音,厕所里的男人立马慌乱的喊道:“谁!谁在外面!别进来!”

但是站在外面的男人却仿佛没有听到厕所内那个男人慌乱的声音一样,自顾自的推门走了进去,进门就看见了一个光着屁股的男人慌乱的提着裤子,然后在男人前面的马桶上,有一个幼小的小女孩坐在上面,不过,这个小女孩已经变成了丧尸,她外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呈现出一点死灰色和没有生机的蜡黄色,然后,最让人在意的一点是,这只小小的丧尸下半身的裙子被掀了起来,露出了小女孩那发育未完全的娇嫩的地方,那一片地方本该呈现出丧尸的死灰色,然而现在却呈现出鲜红的色彩,有些红肿。

污浊的液体与鲜血混合在一起滴落到马桶的盖子上...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还有人在这里面呢!”眼前刚刚做出了最低劣之事的男人一脸的气愤,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冲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嚷嚷着。

站在门口的男人此时突然开口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全,本宇宙第四十七代愚者...”

“你赶紧滚出去啊,在哪自说自话些什么...”

“所谓愚者,是「生命」的使者,每当新的宇宙诞生的时候,「生命」就会赐福于这个宇宙中某一颗星球上的某一种生命,让其成长为这颗星球上万物的灵长,然后在这万物的灵长之中挑选出某一个个体,让其成为引导与终结生命的使者,我们的工作的在终结到来之前保证自己所处的星球上的万物之灵长永远与生命保持联系以...”

“你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啊!”

“以保证在终结到来时能证明生命存在的意义从而超脱审判让全宇宙的生命于新世界重新复苏...”

李全挑了挑眉头,看着眼前那个死活提不上裤子一脸焦躁羞耻的男人,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场末日就是由我带来的,目的是遏制住人类文明的进步,不让人类过早的与生命分离。”

提裤子的男人听到李全说的话,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惊愕的抬起头看着李全的,目光中透出不解和疑惑随即他似乎是想通的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了嘲讽与鄙夷的神情,说道:“末日是你带来的?你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李全开着眼前这个男人,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意,他没有回应对方的问题,继续说道:“当然,俗话说乱世出英雄,当星球上大量的生命变质之时,「生命」就会触发一种急救机制,让这颗星球上的生命群里中诞生出“救世主”一样的存在,类似于位面之子的那种。”

“末世需要英雄,但是,这种急救机制完全是随机的,不确定的,而且从全体生命的层面上来讲数目庞大,就人类中大概会诞生几十个到百来个...所谓宁缺毋滥,庞大的数量之中难免会有那么几个好运的老鼠屎白捡到了好处,得到了些不该得到的东西,虽然德不配位者迟早会失去自己得到的一切,只是如果正义来的太晚的话,那么邪恶就可能太过庞大了,到时候或许会危害到整个宇宙未来的延续,为了尽早将风险扼杀在摇篮里面,我们愚者经常就要提前去清扫一些危害比较大的老鼠屎,唉,就因为你们这种家伙,搞得我们天天加班加点还拿不到加班费...”

男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漠然的看着眼前这个终于提上了个裤子的男人,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那个男人咬着牙,被人撞破自己正在行不耻之事,他本就气愤无比,裤子半天拉不上去还得听眼前这个神经病一直在那叨叨唠唠,他的愤怒以及到达了一个极限,此时他根本不想多说什么,骂了一句脏话后就突然伸出自己的右手向眼前这个男人张开手掌,然后恶狠狠地说道:“给我跪下!”

一秒...

两秒...

三秒...

什么都没有发生。

李全一脸讥讽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说道:“继续,继续刷点花样让我看看眼...”

“什么!?”眼看李全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男人一脸的不相信,立刻再次做了一次刚刚的动作,这次他的动作更加的有力,姿势也更加的好笑,他像是用了很大力气似的,爆发出惊人的气势,嘴巴里啊啊的喊着,脸上也肉眼可见的迅速红了起来。

结果,李全依然没有半点反应,甚至还出言嘲讽道:“你便秘么?”

男人那股气势瞬间崩塌,只见他一边后退一边露出了不可置信的慌乱表情,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嘴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不可能,怎么会,我的能力怎么会失效...”

李全笑了笑,开口说道:“邹大雷,三十八岁,普通职员,曾有一位妻子但由于你长期的家暴对方最终于你离婚,之后没有再娶,长期的单身生活让你内心积攒了大量的欲望,你通过浏览特殊网站的方式发泄,久而久之内心极度变态阴暗扭曲,于末日降临之日受到「生命」的眷顾,在今早上班路上被一只丧尸袭击,无意中打破对方脑袋后从中取得了一颗生命晶体,联想到平日看过的末世小说中的内容后将晶体吞下,精神力得到了质的飞跃,获得了名为“催眠操纵”的超能力,获得能力后你成功的催眠了一个无辜的路人杀死了对方并虐杀了对方六岁的女儿,小女孩死后尸变,丧尸的肤色与小女孩幼小的躯体让你燃起了**,利用超能力让其不会攻击你后,你将她带到了这个小区的公厕内进行的丧失人性的歼淫...你有什么要反驳的地方吗?”

邹大雷脸上的表情从慌乱变成了呆滞最终变为了恐惧,他从眼前这个自称愚者的家伙身上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他颤颤巍巍的开口道:“你...你怎么会知道...?你...你想怎么样?”

李全笑了笑,说道:“不是都说了嘛,我们得清除掉潜藏的威胁,大概就类似于杀毒工具吧,也就是说接下来我会杀掉你免得你以后危害全世界,那么既然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东西了的话,我这就动手了哈...”

平淡中带着轻快的语气,却散发出了强烈到极点的杀机,邹大雷面对着眼前这个男人,感到自己的脖子似乎是被死神捏住了一样,无法呼吸...

看着李全这幅笑眯眯的,人畜无害的模样,邹大雷心中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向眼前这个男人求情,让他放过自己...

邹大雷立马跪在了地上,脑袋一下又一下的在地上磕碰,眼泪和鼻涕倒流进嘴巴里他都没有反应,只是一味地说着:“放过我...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李全笑了笑,轻轻的问道:“我为什么要放过一个人渣呢?”

“呃——”邹大雷瞬间惊愕了,然后他疯狂地大喊着:“别杀我!别杀我啊!!我还没有活够啊,好不容易有了这种能力我还要,我还要————!!”

“嘘——”李全伸出一根手指抵在自己的嘴唇上,同时,哭天喊地的邹大雷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他的双唇的紧紧抿住再也不能嚎叫,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他的身体不停的在地上翻动着,似乎这样可以让他逃脱死亡的威胁,他不停的摇动着脑袋,祈求眼前的男人可以放自己一条生路...

李全的表情再度变回默然,他开口,声音显得无比威严,审判着一般降下死亡的裁决:“在此,向失格之天命者降下生命裁决————”

“其一,剥夺其源自生命伟大之赐福。”

“其二,剥夺其延续生命续存之线条。”

“其三,剥夺其受恩生命灵长之灵智。”

随着李全第一声的落下,邹大雷率先感到自己身体里一种特殊的东西被无情的剥离,他感到自己身体里那股充盈的似乎无所不能的力量永远的离开了自己,然后,第二声落下,邹大雷感到身体突然地软弱无力,他看着自己的手掌快速的干瘪了下去,旺盛的生命从他的身体被强制的抽取走回归那「生命」之中,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急速的衰老下去而作不了任何反抗,只能用那越发迟钝的思维倒数着自己死亡的到来...

最终,第三声落下,邹大雷忽然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仿佛升入了天空一般,他低头一看,一个苍老的躯体已经断了一切生机,宛如枯木一般倒在了公厕那粘液与污垢混合在一起的地板上,肮脏无比,他突然明白,那是自己的身体。

自己死了,变成了灵魂漂浮在空中。

明白了这一现实后,他突然有一种疯狂的笑意,他想到一瞬间想到,自己的超能力是精神力的强化,而精神和灵魂是联系在一起的!

自己的精神力够强,就可以保护自己的灵魂离开躯体后依然存在!

邹大雷狂笑了起来,他嘲笑着眼前这个名叫李全的男人的愚蠢,自己根本没有死!他现在只需要像玄幻小说一样去找一个精神力弱的家伙抢走他的身体自己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他的超能力还在!

在这个末世,他可以尽情的利用自己的超能力去宣泄自己的各种欲望!!!他要控制丧尸们为自己而战!他要操纵男人们成为自己的走狗!他要让全天下的女人都为自己奉献出身体的每一处! 他就是这个末世的王!!!

然而,他想多了。

李全笑了笑,轻轻的不是在对谁说:“睁大眼睛看好哦...”

邹大雷突然意识到,李全在对自己说话...

李全伸出了一只手轻轻的点了一下邹大雷的尸体,然后,那具干瘪的尸体就瞬间变得虚无不可捉摸,宛如一团迷幻人视线的雾气一样飘忽不定却又存在于那里。

就像周承潜入信息之海状态一样,但这具尸体并非要进入信息之海,而是被李全强行的与****联系了起来,它正在慢慢的被吞噬,被分解成最原始的状态然后回归那「生命」,成为****最原始的一部分。这具尸体慢慢的虚幻,血与肉变成了无数的图案线条和符号...

邹大雷心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巨大的声音:“不要看!不要看!”

但是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无数的东西瞬间撑爆了他的那不能称作大脑的精神体的头部,然后他身体的每一寸都开始崩溃,这是世界上最为严酷的刑罚,什么凌迟剥皮,人类历史上曾存在过的任意一种惨无人道的杀人方式都比不上现在在邹大雷身上发生的一分一毫,这是从根源上的逆转,从根源上的否定,从根源上的一丝一毫的将一个人彻彻底底的完全抹除,他不会在世界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在承受了任意一种存在都无法承受的痛苦之后「他」被将永远的恒定为「否」。

不是简单的死,也不是半死不活的无尽痛苦,更不是重复死亡的可怕命运。

他只会持续的崩溃直到彻底被****吞噬,他的一切都再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不是杀人,这是惩罚,最为痛苦的,痛苦到极点,任何存在都无法忍受的痛苦降临在了人渣的身上,他只会永远的在痛苦之中翻滚崩溃嘶嚎,他只会永远承受最为残酷的疼痛与疯魔。

刺耳的嘶嚎声传入李全的耳朵里显得无比悦耳...

渐渐地,一切的归于宁静,看着眼前那依然好好盖着的马桶,李全不禁感叹不愧是高级小区,连马桶都这么擦的干净,没有任何污垢,闪亮亮的,地板上也只有自己从外面带进来的污水与脚印,除此之外白瓷的地板干净的像镜子一样...

李全从公厕里走出,走出了这个他住不起的高级小区,在马路上,他远远地看到一只丧尸无意义的在那里瞎晃悠,他小心的绕过丧尸,在不远处,看到一对父女,茫然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突然,那位父亲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突然抱起自己可爱的女儿匆匆的跑走了...

“嗯嗯,这样就好...接下来,该去找下一了个吧...”李全伸了个懒腰,懒散的喊着:“加班不给加班费——累死人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