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幻想与修罗场的协奏曲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2日

《幻想与修罗场的协奏曲》免费在线阅读_宇宙大佬胖次君小说

幻想与修罗场的协奏曲

作者:宇宙大佬胖次君分类:都市小说类型:后宫

在不久的未来,世界发生巨变,国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人类聚居超级都市,都市内充满了来自各个地方,不同种类且无比绚丽的文化区域——。掌控政治的是资本家,军队与之分庭抗拒,充满了明争暗斗,由此催发了一种叫做杀手的职业,行走于黑暗之中,潜伏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谓的命运就是以个欠揍的东西,很多时候,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忍不住想狠狠地揍命运一顿。如果能让某个妹控和某个兄控有机会揍这曲折的命运一顿的话,估计等命运回家,祂妈妈都会认不出来祂的。

这件事是发生在有羽还是个初中生的时候。

「呐呐,哥哥,我们今天晚上去赏樱花的时候,我们再买点去年买过的那种超细的pocky怎么样?这种零食超——级——超——级——好吃。」还是初中生的林中美雪拉着她哥哥林中有羽的手,超级兴奋地说道。

有羽一直都很喜欢他妹妹美雪这副天真可爱的样子,美雪对有羽就像是完全不设防一样,敢问有几个男生能不喜欢一个对自己毫无防备的可爱女孩呢?

虽然有羽也是初中生,只比美雪大了一岁,但是有羽很喜欢学着父亲的样子,一边宠爱地抚摸着美雪的秀发,一边回应道:「嗯嗯,我们今天晚上就和父亲母亲一起吃吧。」

夕阳的光芒照射~到学校前面坡道上,这个不是很宽的坡道被染成了金黄色,就像是镀上了一层黄金一样。就连坡道两边经过不断的发展形成的高大和式房屋,都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黄金一样。

有羽看着这满目的金黄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说道:「说起来今天也是我们父母的生日对吧?」

美雪有些奇怪地看着有羽,说道:「对呀,这你都记不住了吗?」

「不不不,我的记忆力可是超级好的,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有羽有些骄傲地说道。

「哼,明明就是你忘了嘛。」美雪嘟着嘴,有些不满地说道。

有羽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好呐好呐,我们赶快回家吧,要不然吃饭就来不及了哟。」

……

「有羽!美雪!你们回来啦。欢迎回家,今天晚上一起去赏樱花哟。」

父亲林中润一直都很爽朗,而且还特别开明,有羽对于拥有这样的父亲还是特别自豪的,每次跟其他的同学提起都是一副欠揍的神气样子。

「快来吃饭吧。」母亲林中笈冴一直都很温柔,总有一种大和抚子的感觉。

有羽一家人总体上来说还算是很幸福。

有羽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在餐桌面前坐下来,莫名其妙就开始回忆起以往的点点滴滴。

记得之前有一次公开课,有羽的父亲林中润曾经在全班面前演讲,林中润不管是沉稳的气质还是爽朗的话语都深深地折服了全班的人,试问对于一个小孩子还有什么是比有一个出众的父亲更值得炫耀的吗?

有羽的母亲林中笈冴的温柔也让有羽非常的喜欢,笈冴手制的便当不管在什么时候一定是全班最精致最好吃的,运动会上,有羽受伤了,笈冴一脸心疼给有羽吹着气的样子也让有羽在无奈中有着一种名为幸福的温暖。

有羽的妹妹更是可爱,经常收到学校其他男生的表白,但是美雪都拒绝了,照着她的话来说,就是连我哥哥的一般都比不上,你好意思给我表白吗?

有羽听到都挺开心的,虽然有羽经常为妹妹是不是兄控而担心就是了。

不过有的时候也有一点小不愉快,比如小时候有羽特别淘气,去翻父亲和母亲的房间的时候,被林中润发现了,当时林中润第一次真正地发火,那种强大的气势有羽至今记忆犹新,在有羽的印象中父亲和母亲的房间总有一点神神秘秘的感觉。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幸福的一家。非常幸福的一家。——有羽这样想。

「今天晚上大家一定要玩得开开心心!大家一起幸福地吃pocky!」美雪坐在餐桌面前兴高采烈地说道。

「好好好,我们一家子不仅今天晚上要开开心心的,今后也要一直开开心心的!」

林中润哈哈大笑着说道,不过在林中润刚刚说完的时候,林中润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他刚刚看到电话号码的时候,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住了,像是有什么顾虑一样,迟疑了一下之后,缓缓地按下了接听。

在世界联合首都内,视频通话已经是非常普遍的情况了,但是这个电话却只有语音,没有任何的画面。

「喂?我是夜……」林中润小心翼翼地说道。

电话中没有出现任何回复,回应他的只是一声闷沉地痛苦呻~吟。

「血樱,你怎么了?」父亲的声音一下子就尖锐了起来,听到父亲的话语,母亲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这个被称为血樱的人没有立刻回答他,只传出了兵刃碰撞的断断续续声音,过了半响,才有一个嘶哑的男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夜……快逃……他们已经疯了……啊——!」

哐啷——!

电话中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尖叫,传来了一声手机掉到地上的声音,然后电话就自动挂断了。

林中润和林中笈冴对视了一眼,像是要寻找什么依靠一样。

林中润对着笈冴点了点头,然后用有羽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表情说道:「有羽,美雪,快跟我来!一会儿我们玩一个躲猫猫的游戏,藏住了可不许出声哦。」

有羽可不是电视剧中傻傻的男主,会被这种老套的话骗住,信以为真是真的要躲猫猫。

「父亲,出什么事了?不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听话的。」有羽一脸倔强地说道。

旁边的美雪也像是感受到了气氛的不正常,畏畏缩缩地紧紧握住有羽的手。

林中润的脸色突然就从严肃变成了极为愤怒的样子:「这可由不得你。」

说完林中润就二话不说一手夹住有羽,一手提起美雪走进了卧室,直接把二人丢到了床上,一只手按住有羽,另一只手在有羽倔强的目光下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床头一个地方直接掏出了一个很小的耳机戴在了耳朵上。

这是什么东西?

有羽看到父亲像是变戏法一样从明显空无一物的床头掏出一个耳机,都惊讶到忘记挣扎了。

接下来让有羽更震惊的来了。

林中润放开已经没有挣扎的有羽,右手摸着地板,几乎是瞬间,右手附近的地面就被点亮了,无数像是电路一样的发光蓝色光条,布满了右手周围的地板。

这是幻想装备?

有羽几乎是瞬间认出了这种被教科书反复强调的东西,随后震惊地问父亲道:「父亲,你是恐怖分子?」

教科书上说了,这种东西是被严格管制的,只有军队有权利使用,但是这种神奇的装备经常被恐怖分子利用来破坏首都的稳定。有羽知道自己的父母从来没有当过兵,所以有羽下意识认为他父亲是恐怖分子了。

「我不是恐怖分子,这的确是幻想装备,你们快点躲进来,一会儿不许说话!」

林中润用不容置疑的话语命令道。林中润没想过要有羽同意,也不需要知道有羽的态度,说完就像是之前一样几乎是用丢地把有羽和美雪放进了一个非常科幻的长方盒子中。

这个盒子内部非常平整,整体是白色的,上面布满了散发着淡淡蓝色光芒的条形光路,大小正好躺下有羽和美雪。

林中润一改之前霸道的态度,温柔地抚摸着有羽和美雪的头,对着有羽说道:「记住,你们有一个你们能够自豪的父母。」

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下来,林中润也沉默了,但是没过一会儿,母亲林中笈冴也进到了卧室,满眼泪水地望着有羽和美雪。

林中润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然后换回了严肃的表情,对着有羽说道:「一会儿不管怎么样,不许动也不许发出声音,你也要管住美雪,如果你不想你和美雪的生命在这里丢掉,不想我和你母亲的努力白费的话,千万不要说话和发出声音!也别想着为我们报仇,这是不可能的!」

有羽感受到了父亲给予他沉重的责任,有羽不再倔强,只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关上了这个充满科技感的盒子,盖子合上的瞬间,地板便恢复了原样,就算是怎么样的探测,想探测到有羽和美雪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盖子刚刚合上没多久,有羽在盒子中就听到了破门而入的声音。

在盒子中能很清晰地听到外面的声音,但是看不见外面,刚开始父亲便怒喝着质问一些什么有羽听不懂的话,随后闯进门的人也没说什么话,很快便响起了兵刃交接的乒乒声,然后就是不断的肉体倒地的声音。

刚开始父亲和母亲还有力气喝骂,到了最后,父亲和母亲的声音都变得虚弱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也许是几分钟,兵刃交接的声音终于停住了。

一个有羽陌生的声音嚣张地响了起来:「怎么了?夜不是很能打的吗?杀掉了我那么多手下。」

「你们……敢对引退的人出手,你们就不怕……夜樱组织……报复你们吗?」父亲像是在压抑着痛苦一样,声音断断续续的。

「怕?我们当然怕,但是那位不怕啊。」嚣张的声音继续说道,「对了,夜啊,之前你们的业界不是一直有夜的老婆是全业界最漂亮的吗?啧啧啧,百闻不如一见啊?既然你都要死了不如让你老婆给兄弟们爽爽?」

「可恶啊,你们没有一点杀手的道德吗?」父亲带着破音,尖锐地嘶喊着。

「杀手?NO,NO,NO。怎么可能会有杀手愿意破坏规矩呢?我们怎么可能是杀手啊。」嚣张的声音这样说道。

说完,还有的就是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与母亲愤怒的尖叫声。

有羽被吓得快要哭出来了,但是还是忍住了,用手捂住自己和美雪的嘴,美雪抓着有羽的手臂,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有羽的手臂,鲜血的殷红染上了美雪的指甲。

有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明白了母亲即将遭遇的是什么惨状。

几声猥琐的大笑响起了。

「不要啊!不要啊!」母亲尖叫着,声音尖锐到都快听不清楚在叫什么了,很难想象一向从来没有大声说过话的母亲,是怎么发出如此痛苦的尖锐叫声的。

挣扎的声音响起,但是这种挣扎注定是无力的,挣扎的动静越来越小,明显是力气渐渐被耗尽了。

萎靡的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回响在盒子狭小的空间中,母亲的尖叫随着碰撞声的节奏,越来越绝望,断断续续地跟着碰撞的节奏,声音越来越沙哑。

「啊——!好疼!畜生!给我……住手啊!」母亲沙哑而痛苦的声音不难想象她到底遭遇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像是母亲越挣扎,越痛苦,这群强~奸她的人就越兴奋一样,调笑声不断变大。

「这妞身材真好啊,脸蛋也那么漂亮,跟着本大爷混吧,以后每天让你享受本大爷的大雕。」

「谁叫你惹到我们了啊,别挣扎了,反正都无法反抗的,配合点说不定老子还能让你最后爽一下呢!哈哈哈」

父亲极度愤怒的喝骂不断传来,同样是嘶哑而无力的,这样让这群暴徒更加兴奋了,对着有羽的父亲挑衅道:「当年风云一时的夜,只能看着我们强~奸他老婆,是不是很爽啊?哈哈哈」

「混蛋,我要让你们不得好死!」父亲的声音已经嘶哑得不成样子了。

躲在盒子中的有羽,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遭遇到这些?我的母亲就在我的正上方被强~奸了,为什么我什么也不能做?

有羽心中充满了愤怒与痛苦,他无数次想过要离开这个该死的盒子,去和这群强~奸他母亲的暴徒拼了,但是他明白他不能这样做,他有属于他的责任,就是保护好美雪。所有他不能选择和暴徒拼命,这样只会搭上他自己的性命和美雪被奸杀的命运。

我要杀了他们,我今后一定要杀光他们!

有羽双眼通红,眼珠都快要瞪出眼眶了一样,充满了杀气。

这群混蛋根本就不配活在世界上!我要让他们为今天的行动付出代价!

有羽的泪水顺着脸庞流下,温热的感觉让有羽有种他哭出来的都是血的感觉。

美雪也狠狠地咬住了有羽的手,咬破皮的手流下了道道鲜血,染红了美雪的脸颊,像是恶鬼一样,杀气腾腾,没有半分平时的可爱。

母亲的挣扎,恶心的肉体碰撞声与调笑声,还有父亲像是火山爆发一样的愤怒嘶喊,折磨着有羽的鼓膜,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随着两声刀割破喉咙的声音结束。

那个嚣张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记得还有两个小崽子对吧?人呢?这里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他们还能跑到哪里去?」

「我们实在没搜到。」一个明显有些畏缩的声音说道。

砰——

响亮的一声脚踹飞人的声音响起。

那个嚣张的声音大叫道:「爽也爽过了,还不快给我搜!没搜到的话我们都要倒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翻箱倒柜的声音传来,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声音才逐渐消失,在很远的地方,那个熟悉的嚣张声音说道:「呸,废物,两个小崽子都找不到?不是说确定回家了吗?怎么还是没找到!这件事不许传出去,就说被我们杀了,听到没?走人!」

然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周围恢复了寂静。

有羽还不敢出来,无数次忍住了想出去的冲动,直到非常非常久之后,有羽才小心翼翼地开始探索盒子内的结构。

有羽很快就摸到一个小小的按钮和一张纸条,然后按动按钮打开了盖子一点点缝隙,确定了周围安全之后,才拉出美雪。

有羽看到原本装修地非常温馨的卧室,充满了像是被利器砍到的痕迹,母亲赤~裸裸地倒在地上,身上充满了乌青的抓痕和深深浅浅的伤口,下~体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全部的是散发着腥臭的白~浊液体。

父亲更是惨,几乎是被乱刀剁死一样,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那么久都没死的。

有羽心中的愤怒几乎要燃烧掉自己一样,有羽颤颤巍巍地打开了纸条,上面写得很简单:

『樱花区三町目夜樱网咖,会有人保护你的。』

于是有羽和美雪就趁着夜色,有惊无险地逃到了夜樱网咖,开始了复仇的一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