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幽幽兰香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0日

《幽幽兰香》全文免费阅读_墨殇夜魂小说

幽幽兰香

作者:墨殇夜魂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兰草

红尘俗世,若像兰草那般不染尘埃,便为清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位男子垂着头,跟着一位拿伞的老者向门外走去。

雨,洋洋洒洒地落下,在地上积起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的水洼。

男子呆呆地望着地上的水洼。

耳边的雨声淅淅沥沥,如泣如诉,就像一首悲伤的歌。

男子望着那些雨丝落入水洼,激起一朵朵晶莹的水花,只觉得心如刀绞。

伤感,如一块石头,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

男子目光呆滞,如同失去了意识般,一时间只知道跟着老者走路。

走了一会儿,老者蓦然停下,男子也随之停了下来。

老者慈祥地望向男子:“云泠啊,为师就姑且送你到这儿了。”

宋云泠这才反应过来,微微一笑,向老者作揖:“谢师父。”

老者望着眼前的徒弟,眼里满是欣慰。

宋云泠垂了垂眸,想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嘴里,如同塞满了苦艾,从口,苦到了心里。

老者拍拍宋云泠的肩膀,“云泠啊,话说你此番下山游历,以后永不归山。为师,还真是舍不得。”

宋云泠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者叹了口气,低下头,接着又望向远方,继续说:“看到你现在这种高傲又锋芒毕露的样子,我呀,就想到我的一位朋友。”

“他曾经也跟你一样,修炼刻苦,心怀天下。而且,他还别有一番自己独有的作风。”

“后来,他与我修炼圆满,告别师父之后,我俩下山闯荡。”

“他向来比较急性子,见到什么不义之事总会当众拆穿。每当见到有人假扮贫穷人家当街乞讨,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痛惩那人。”

“有时候,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就会暴露自己的法术。在别人看来,他用法术伤害弱小者,就是邪魔外道。”

“我那朋友也时常懒得解释,于是,人们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久而久之,他就成了人们口中的恶霸。”

“再后来,他揭穿了皇室的种种不堪,被皇室追杀,从此便隐居到了山上。并且,他还带了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当徒弟。”

“皇室便声称他是妖魔,并给他添上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不明是非的人们就更加厌恶他。皇室多次下令捕捉他,被派过去的人都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只是一无所获。”

“皇室恼羞成怒,后来就说,谁要抓到了他,就悬赏十万两黄金。”

“自然有许多人前去抓捕,但那些人都有去无回了。”

“从此以后,在没有人敢去找他了。不过皇室至今还不罢休。”

宋云泠微微一怔。

老者突然笑了,摇摇头,望着宋云泠:“哎呀,你看我,一提起他就话多。为师只是想告诉你,下山之后,要注意隐藏好自己的能力。同时呢,不要太过张扬和锋芒,不然,就会招惹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宋云泠原本正在低头沉思,闻言,蓦然抬头:“师父是想告诉我,看到不义之事,只能旁观,只能任凭那些不义之人胡作非为吗?”

“不。为师是想告诉你,见到不义之事时,不要一时冲动,否则,你出手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治标不治本,还会给自己招惹出许多事端。”

“那,那我应该怎么办?”

“为正义之人,行正义之事。学会静待时机,处理人间世事,也是需要修炼的。”

“只不过,这修炼,只能靠自己,为师不能帮你什么。这也不是什么闭关修炼,恰恰相反,这需要在人世间多次磨砺。”

“徒弟明白了,谢师父教诲。”

“嗯,明白就好。时候也不早了,你下山吧。”

宋云泠垂垂眸,紧接着,又抬头望向远处的一座青山。

“玉枫昨天给我传信了,说是你妹妹宋思她也学得差不多了,可以出山了。”

“嗯。”

“对了,这把伞给你。”老者说着,将手中的油纸伞递给了宋云泠。

宋云泠撑开那把伞,沉默地望着伞面。

伞面上画着一幅水墨画:远处,或卷或疏的浮云,连绵起伏的山峦,碧波荡漾的湖水;近处,是清雅脱俗兰草,草叶间,隐藏着玲珑的小花。

老者淡淡一笑:“这伞,以后就给你和你妹妹用来遮风挡雨吧。”

宋云泠呆呆地拿着伞看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收起伞,向老者作揖:“谢师父!”

“你沿着这条石阶走下去,到山脚时,会看见灵峰湖。灵峰湖上漂着一个木筏,你只管上去。上去之后,船会自动带你去药钟山,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你妹妹了。”

“谢师父!”

“切记,不可随意用法术,也不可随意御刀。”

“徒儿记住了!”

“你这刀也是把不错的灵刀啊!跟了你这么好的主人,也算它幸运。”

“谢师父夸奖!”

“……”

“唉,云泠啊,你这几年来,对为师最常说的话就是‘谢师父’了……”

“……”

宋云泠笑了,心里,却一片苦涩。

“快下山吧云泠。记住师父对你说的话。”

“徒儿记住了!”

“师父,宋云泠……告辞!”

说着,宋云泠“扑通”一声跪下,向老者磕了三个头。

老者微微点头。

宋云泠站起来,可眼中早已含了泪。

老者笑了,拍拍他的肩:“怎么?哭了?”

宋云泠摇摇头,眼泪却夺眶而出。

老者笑着擦干宋云泠眼角的泪水:“以前修炼时受了那么多苦,都没见你哭。现在修炼得不错了,要下山了,怎么就哭了呢?”

宋云泠不语,只是向老者作揖。

老者放下手:“云泠,下山吧。”

宋云泠抬起头:“师父,那徒儿......下山了。”

说罢,宋云泠撑起伞,转过身,走下了石阶。

老者背着手,目送着他,直到他从视线里慢慢消失……

……

宋云泠撑着伞,踏着石阶下山。

雨打在油纸伞上,溅开,再落到石阶上。

身旁,青翠欲滴的树,生机盎然的草,形成了一道流动的风景。有些雨滴打到树叶上,滑落到叶尖,再从叶尖上滴下来,落到草丛里。还有些雨滴,直接落到了石阶上,如同宋云泠心中的泪,撒了一地。

雨丝缠绵,从空中洋洋洒洒地落下,如丝,似线,像情,赛泪,让人不禁为之动容。

远处,青山连绵着,如同一卷优美的水墨画。

一人撑着伞,走在石阶上。虽已入夏,但此情此景,显得有些清寒。

脚步声混杂着雨声,风吹来,更加孤冷。

就这样,宋云泠走到了山脚下,来到了灵峰湖畔。

梅雨淅淅沥沥地落进湖中,激起一朵朵小小的浪花,荡开一圈圈淡淡的涟漪。

宋云泠一看,湖上果然漂着一只木筏。

宋云泠撑着伞,踏上了那只木筏。

果真像他师父所说的那样,木筏就像是专门等宋云泠来的,等宋云泠一站稳,就向药钟山缓缓漂去。

……

三天后……

宋云泠到达了药钟山。

药钟山,顾名思义,这座山外形如同钟那般,下宽上窄,山顶圆润,并且种满了草药。

一上岸,满目青翠,微风拂过,草叶微微摇摆着,如同在向宋云泠缓缓招手。

一时间,清香四溢,甚至连空中飘落下来的雨丝都被这种幽芳所浸泡,满含这股淡淡的香味。

宋云泠定睛一看,鲜绿的草叶姿态端秀,别具神韵。草叶之间,还隐藏着淡黄色的小花苞。

这,不是兰草吗?

宋云泠抬头望去,药钟山脚下,这熟悉的翠绿一直蔓延到山坡那边。

这兰草成千上万,可每一株都生机勃勃,没有任何一株发蔫生病,可见栽培之人花了多少心血。

宋云泠眼前的景象不禁模糊了,泪水,顺着脸庞,一滴滴滑落下来,连同雨丝,一起落到兰叶上。

宋云泠赶紧擦擦眼角的泪水。

这两天……眼泪……怎么这么多?

宋云泠撑着伞,小心翼翼地绕开身旁的兰草,向山上走去。

走到兰草丛的深处,宋云泠听到了一阵笑声。

宋云泠顺着笑声望去,看到兰草丛中晃着两道白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