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朽女从良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2日

《朽女从良》精彩章节目录_芳华似水小说

朽女从良

作者:芳华似水分类:总裁小说类型:高干军婚

当刁蛮任性,嚣张跋扈,被乱七八糟的流言缠身的女总裁萧致冉遇上了正义凛然,冷酷帅气的兵哥哥牟良。于是爱情的火花就在俩人一次次的误会,纠缠中被点燃了。然而俩人之间存在的悬殊,名誉,家庭等一系列的困难却阻止着爱情的开花结果。当萧致冉那烂到无法再烂的名声被曝光,当她因自己的私生子的原因被牟家否认。她与牟良的爱情还能不能再继续,牟良还愿不愿意接受一个名声如此不堪的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城,一个商业与军事都在高速发展中的城市,一个被无数栋参天大楼驻扎着的城市,一个被络绎不绝心存百态的人类侵占着的城市。它就像是一头既勤恳又骄傲的老牛,始终以富饶肥沃的身躯和坚定不变的冷漠态度养活着这里形形色色的人们。

生存在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稍微有点梦想的人,每天都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的在为自己的明天与目标而奋斗着。当然这其中也包括着萧致冉。不过她可看不到自己有什么伟大的梦想,她眼里心里每时每刻想的只有钱,很多很多的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虽然以钱来定义梦想二字有点俗气,但她依旧为之倾倒。

如果说钱是衡量一个人身份,地位,权利,名誉,以及存在价值的意义的话。那么,她萧致冉曾经不费吹灰之力,什么都没有付出过就实实在在的拥有这一切。一切钱所能给予的物质,精神。

可是有一天,她失去了这一切:身份,地位,权利,名誉,也包括存活于世的价值。

因此痛失一切的她不得不重新来过,不得不为她曾经最不以为然的物质而去奋斗。不过,她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好运的人了吧!自家的一切都没了,却还有一位伯乐赏识到了她那另类的才华。因此,她的创业史还不算太惨。

早上8点钟萧致冉坐在餐桌上,正用一口流利的英文滔滔不绝的对她对面坐着的一对外国男女讲述着这家拉面的发展与工艺:“一碗正宗的牛肉拉面,都必须具备着色,香,味,形四个特点。这四样缺少一样都会少了点味道。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家拉面馆是兰城最正宗的拉面馆,他家做出来的拉面汤清,肉香,面劲道。在这里能你喝到气香味浓的肉汤,吃到黄亮筋道的面条。你们瞧,那边的那位拉面师傅,看见他手里的面团了吗?...”

别误会,萧致冉不是导游,也不是来推崇这家餐厅的美食记者。她的职业是一家时尚品牌的创始人。虽然公司还在创业期,但涉及领域还算广泛:杂志,造型,美妆等。近期她还有进军时装界的打算。这样看来她还算得上是一个老板。

她梳着一头乌黑漂亮的长发,脸颊上抹着淡淡的粉底,被刷的翘而浓黑的睫毛好似一排整齐的柳梢儿在大眼睛前荡来荡去,精巧而高挺的鼻梁下那张性感的唇正一张一合的讲着话。她身着一袭今夏最流行的单肩高腰长裙,裙子的颜色与她所涂的口红一样,火红而性感。今天,她全身上下除了黑发和左腕上戴着的那块银色手表,其余都是红色的。这一身装扮让她显得既漂亮大方,又热情洋溢。

可是,一家时尚品牌的老板为什么会在一家面馆里给人家介绍牛肉拉面呢?她打扮的这么漂亮应该是要去一个正式场合的吧!是的,她九点半要去参加一个发布会。至于她为什么会在这里陪着一对外国男女吃牛肉拉面,这就得说明一下了。

首先,这位眼眸深邃,头发褐色有型,穿着西服的高大帅气的男士是一位国际名模,他的名字叫阿德莱德,他凭借着那天生忧郁的气质与完美的身材混迹在时尚圈,可算是顺风顺水。虽然他已经三十八岁了,可在他脸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至于他身边这位扎着金色马尾,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士,就是他的经纪人琳达,当然也兼任他的女友。

此刻这二人正顺着萧致冉的指引,将目光投向了隔着玻璃窗的后厨的拉面师傅,他们用近乎惊奇到飞翔的神情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位师傅,看着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将一块面团拉成无数根细长的面条下锅,然后长大嘴巴不约而同的吐出一句:“哦,天哪!”

萧致冉作为一位刚刚起步的商人,自然时刻关注的便是自己的生意,每天最关心的当然是公司的业绩与口袋里进了多少钱。

自从一个月前在米兰时装周上无意中看到阿德莱德,她一瞬间就被他身上那种忧郁的气质吸引了。她觉得阿德的气质很符合她公司杂志的下一个主题——孤寂。虽然此前她也与许多名模有过愉快的合作,但对于阿德只是从官方了解过,却从未有过过深的接触。一直没有合适的作品是一方面,他性格孤僻难以搞定也是另一方面的原因。

但这次既然找到了合适的主题,她也只好迎难而上,碰一碰这位时尚圈中特立独行的主儿了。于是时装周一结束,她便展开了对阿德莱德的进攻,真诚的想要邀请他拍她的杂志“潇.视”女性版的封面。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群追不舍,死缠烂打她终于算是搞定了这位性格孤僻到有些奇葩的腕儿。

今天是她要与阿德莱德正式签合同的日子。萧致冉早上七点半就出了门,到酒店接上阿德与她的经纪人,准备着先去事先预定好的餐厅吃早餐,然后正式签约。她将一切都安排的很好,几点几分到餐厅,几点几分吃完饭,几点几分到会场签约,甚至她将几点几分让服务生端上香槟都想好了。她以为一切都会按照她的计划进行,都会顺利圆满。

不过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阿德的好奇心。当她接上他们往餐厅走时,头一次来到兰城的阿德忽然从车窗里看到了路边热热闹闹的马家牛肉面馆,当时他就不让车子往前开了,非要去吃拉面不可。

即使萧致冉再不情愿,也只好迁就着他的任性与他们一起在此解决早餐了。当然,并不是萧致冉不爱吃拉面,她平时也是常吃的,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出于常理她自然要安排一个正式一点的场合。在这儿,人来人往喧闹嘈杂的,谈正事不太合适。

但她的这俩位客人却丝毫不再意这一点。他们只顾着自己的说笑与心情。萧致冉只好笑脸相陪。不过别看她正热情的对这俩人说着话,其实心里早就不耐烦了。这些天来她无时无刻不在迁就顺从着这两位过分无理的要求。她心想:“要不是为了钱,本小姐才懒得伺候呢!在我跟前耍大牌,我大牌的时候你们还没见过呢!”当然这些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说说,至于表面上她所展现的自始至终都是热情好客的态度。

既然已经来到这儿了。作为东道主,她当然得礼貌大气的向客人们介绍中国的传统美食了。三人随意交流了几句话的功夫,萧致冉的助理艾米已经端了四碗牛肉面走了过来。

萧致冉看着阿德与琳达在品尝到面条后的那副赞许的神情,心中当然乐开了花儿。毕竟凭借一碗牛肉面就能搞定这两位难伺候的主儿,那她自然是喜不胜收的。不过,也许是她嘚瑟得太早了,一件倒霉离奇的事情不偏不倚的就砸到了她的头上。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她,萧致冉,居然被人劫持了!!!此刻她正被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用一把匕首架着脖子!她怎么也想不到如今这太平盛世自己居然会被人用刀架着脖子。可是偏偏就是这么巧,事情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发生了。她正埋头吃着饭,忽然间一只手勒住她的脖子,将她从凳子上拔了起来。

紧接着她感觉到一个冰凉冰凉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脖颈处。都来不及呼救呐喊就听见周围一片混乱。有女人孩子的尖叫声,桌子凳子跌倒或被猛地挪开的“哐嘡”声,还有碗筷摔到地上的碎裂声。也许,她在被人勒住脖子的那一刻是呼喊过的,但随即就被这些慌乱的声音淹没了。

遭遇这种情况是谁都会害怕。此刻的她可是被人拿刀架着脖子啊!自然害怕得要死,恐惧得不知所措。甚至都要忘记该如何呼吸了。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能听见周围的声音,只不过这些声音飘飘渺渺,离她很近却又似乎很远。

除了刚才人们慌乱的逃离声和物件的破碎声,她还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一个正义十足的声音,给予了身处绝境的她一丝希望。甚至对她来说,那是一个天使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她顿时感觉瘫软的身躯有了些许力量。颤抖的心燃起了希望之火。

“不许动,放开她,警察。”

多么悦耳的声音啊!萧致冉听到这话,顺着话语传来的方向在歹徒的手臂里挣扎着将恐惧的眼神投向了一位穿着白色T恤的男子。只见那男子双手握着枪,枪口的方向直指向她,准确的说应该是指向隐藏在她身后的歹徒。她努力的从被歹徒勒的很紧的喉咙里吐出两个字:“救我。”

“去你的,闭嘴!”就在她呼出求救的下一秒,她猛地感觉到自己又被人往紧里勒了一下,明显的呼吸更加困难了。这个时候什么都来不及想了。她的事业,她的财产,还有她的债务以及她漂亮的衣服,昂贵的饰品和甜美的香水。这一刻这些东西她通通都想不起来了,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小熙的那张可爱的面孔。她清楚的意识到也许下一秒,她就要失去他了。她的小熙,她可爱的孩子。

她无力的闭上眼,回想着自己活过经历过的这二十几年的时光,等待着命运的裁决。曾经她裁决过自己的生命。那一次,她赢了,或者说她不想赢。但,小熙的出现使她征服了自己。可现在,她只能等待,等待着挟持她的歹徒决定她是生是死。这一切,全凭着人家喜怒哀乐。

“你别害怕,我一定会救你的。”那个持枪的便衣警察尽量以温柔稳定的话语安慰她。然后又对那歹徒喊道:“刘淮,快放开她,你是跑不掉的,你之前所犯的只是偷窃罪,但你持刀劫人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周六,兰城公安局城东支队的警察汪威公休。他打算约一位因当兵而许久未见的发小一起喝茶。喝茶的地方他与朋友们以前常去,离他家有两站路的距离。如果平时,两站路而已他也就走着过去了。但今天耽搁了一会儿出门有些迟。而且发小也已经在茶馆等候了。于是,他就坐了公交车。

虽然周六早上的公交不似工作日内那样异常拥挤,但人还是比较多。生活就是这样,无论哪座城市,人们都会是这个城市的主芯轴。汪威上了公交,抓着扶手站住。然后漫不经心的朝着车厢内看了看。本是无意一瞥眼,他却远远从靠后车厢的那一块儿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作为警察,职业习惯本能的使他将所看见的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是他。”汪威将脑海里的人物捋了一遍后想到。那个三年前因偷窃被逮捕的盗窃犯。记得当时这案子是他调来东城区办的第一个案子。那么现在他是刑满释放了?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汪威一时间没想起来。但就在此时,这个曾经的盗窃犯的一个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人人应该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长时间被人盯着时,在一定距离内潜意识里总会有些察觉。更何况这人曾经以偷盗为生。他这样的意识比常人更加敏感。汪威注意到这人小心翼翼的朝着车厢里四处看了看,好似在观察着什么。

就在他看向四周的同时,手里还在做着另一件事情。这是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他将手缓缓地,轻轻地伸向了站在他身边的一位中年妇女的背包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皮夹子,不动声色的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汪威看在了眼里的,当他第一眼注意到这个盗窃犯时,就明显的感觉到这人是有些异常的。

这种感觉并不是他对于曾经的罪犯的偏见,而是来自于一个警察的本能,嗅觉。就像是猎犬一样,总是能准确无误的嗅出猎物的气味。他盯着那人看时,那人也好似有所察觉了,四下张望了一下,但是没有发现他。因为出于职业本能他也感觉到盗窃犯有所察觉,为了不使自己被发现,他往后靠了靠,将自己挡在前人的身后,低头隐蔽了过去。

然而就是这一低头,他总算是看清了这盗窃犯为什么看着那样异常。他低头的瞬间,立刻就从人与人拥挤的,窄小的缝隙中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那是一只手,粗糙而宽大的手,但却非常灵活的伸进了一个黑色的背包,紧接着一个咖啡色的皮夹子被掏了出来,瞬间就钻进了那盗窃犯的裤兜。

这时的汪威来不及多想,为了不使场面太过混乱,他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穿过这拥挤的人群靠近这盗贼将他逮捕,尽量不引起人民群众的恐慌。可就在他努力的在拥挤的人群中向盗贼靠近时,车子却停了,公交车站到了。他眼睁睁的看着盗贼明目张胆的往车门跟前走去。他什么也顾不上想,立刻向车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喊道:“快拦住他,他是小偷。”

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站在门口的那两个乘客还没反应过来,那盗贼就横冲直撞的冲下了公交车,汪威也赶忙冲了下去,一路追着这盗贼往前跑。边跑边给警局打电话求支援,顺便也给自己当兵的那个发小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帮忙。

他追着刘淮跑过了两个十字,三条街道。眼看着就要抓住了。却怎料刘淮见自己跑不了了,一绕弯直接冲进了一家面馆,顺手就挟持了一个人。此人便是萧致冉。

“你别逼我,别逼我!我不想杀人的。”刘淮用匕首抵着萧致冉的脖子。他呼吸急促语调颤抖的对汪威喊道。此刻他的害怕恐惧程度应该不亚于萧致冉。

“我也想好好做人的,我有改过自新。可是,没人原谅我,没人敢用我,我去饭店洗盘子人家都不要我,你说我还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刘淮哭喊着。他的腔调几乎沙哑,却又很刺耳。也许是自己心中无处诉说的凄苦吐出来了,心情有点激动。勒着萧致冉的手臂也没有那么使劲了。萧致冉在这短暂的缝隙里得到了片刻的安宁。但如此顺利的呼吸只仅存了几秒钟而已,接着她就又被歹徒用力一勒几乎都要窒息了。

“你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她!”前一秒还在倾诉苦楚的刘淮一下子又变得凶残无比。就在他刚才说话时,汪威见他不是那么戒备了,便小心翼翼的向前挪了一步。刘淮虽然在说自己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机警。对于警察的举动他在片刻之间就发现了。

“好,好,我不过去。”面对狡猾的刘淮,汪威只好假意妥协另寻他法。他一手拿着枪,一手示意着刘淮说道:“不过,刘淮,你要想清楚了。你已经是进去过一回的人了,应该知道劫持罪和盗窃罪的区别。我劝你考虑清楚,现在自首的话还来得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