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双界领域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9日

《双界领域》免费在线阅读_十六点七小说

双界领域

作者:十六点七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脑洞

故事发生在与现实世界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架空世界。除了人们日常生活其中的“本界”,还有一个以人类无法理解的形式存在着的能量世界“系元界”;能连接两界,在本界中释放系元能的人们,被称作“通界者”。少年与少女的冒险,就在这样一块奇幻的(?)大陆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音避开了靠在走廊边上似乎在等人的女孩,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打断了办公室内一阵流利的训斥声:“再怎么说,你这次物化之间反差之大已……唔,进来。”徐音闻声推开门,径直向目前唯一留在办公室里,正向一旁一个男生训话的班级导师方无月走去。这间位于办公楼三楼,直面教学楼的办公室内摆了八张办公桌,单据徐音入校一个月的经验来看,正常使用的只有四个鬼系班导的那四张。方导的办公桌占据了落地窗边的有利地形,只要她有意,只要歪一下眼睛,便可以居高临下地掌控位于教学楼二楼的三个一级鬼系班级。这样的班导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确实挺可怕的,毕竟你永远无法知道她会在何时抓住你上课默写或是模拟测试时的什么把柄。不过徐音绝对对此问心无愧就是了。

方无月见进来的是张老面孔,似乎已经知道了徐音的来意,便用手中的笔指了指一边空着的办公椅,示意她坐着等一会儿。随后,她自己又向后一靠,陷进椅背中,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男生:“……已经让科目老师看不下去了,偏科现象这么严重可不行啊!喂!喂!你有在认真听吗?”

“啊在啊,方姐说得对方姐说得有……唔!”

似乎是站着打起了瞌睡的男生随口应付着,结果被方导狠狠地踹了一脚。徐音因为他对导师的随性称谓反感地皱了皱眉,迅速打量了一眼对方。那家伙在暑期未消的九月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长袖衬衫,领子整齐得不像是一个如此随便的男孩子自己整理的。肩膀并不宽,但在瘦削的体型衬托下显得格外精神,但却被那随性的板寸头和倦怠的死鱼眼所散发出的废柴气场所盖过了。方导若无其事地收脚,重又陷进椅背之中,不离手的笔悠哉悠哉地在指间转动了起来。她将目光移向徐音:“啊徐音,这一轮已经结束了?哎小伙子我还没放你走呢!去,墙角站着去。都说过几次了,在学校里不允许那样叫我。真是没大没小。嗯……行了不管他。徐音你这一轮对上的好像是一神的人吧?”

“是。”徐音说着,递出了学院在一级新生中举办的元苗杯赛程记录。方无月转着笔,用左手接过册子,叹了口气开始翻看:“呐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在这一轮也确实差不多该遇上一两个神系的对手了。徐音你呢,作为一个鬼系生,走到这一轮已经相当不错了,再怎么说也比墙角的那只雄性生物强上不知道多少,无论是文化课还是系元能力都……哈?”她终于翻到了徐音刚刚参加的第六轮晋级赛所在的页面,不禁叫出了声:“什么啊,结果你赢了?”

徐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运气好吧。”

“运气好?”方导别有深意……似的重复了一遍,苦笑着抬头看向徐音:“双界学院算是我们次瓦国近现代的系元教育权威机构了,建校以来的一百多届元苗杯中,只有三次鬼系生反压神系生晋级元苗杯半决赛的纪录。你现在可是已经打进四分之一决赛了哎!”

徐音不好意思地笑着,歪了歪头说:“这次确实是运气好,我的结界拉开之后,对方完全不受影响,只是向我冲过来的时候似乎太紧张了,结果平地摔倒崴伤了脚,就弃权了。”

办公室里一时有些安静。此时,因为元苗杯赛事的关系,一级生全部都在院内自由活动。楼下路过的学生们发出的寒暄声,夹着墙角飘来的一缕弱不可闻的“这是假赛吧”默默点缀着这半刻的空白。方导很快又若无其事地转起了笔:“呐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总之还是恭喜你了。不过今年啊,那个纪录肯定会被刷新就是了。”

“哎?什么?”

“就是那个啊,打进半决赛的鬼系生纪录。”

“哎~?”徐音愣了一下。方无月居然如此信任自己,这让她有些感动,但更多的是诚惶诚恐。到了四分之一决赛,所剩下的其余七名选手基本上都可以确定为神系生。在这所次瓦国政府直接投资经营并管控的双界学院中,在校生按国际标准被分作人系生,鬼系生,神系生三种水准。分在神级的学生能释放的系元能,强度是远远高于鬼系生的。虽说在实际作战中,双方的立场和实际作战能力可能会因种种原因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但在双院举行的元苗杯模拟战中,这类因素被抑制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也就是说,在元苗杯赛事中,神系生本身就对鬼系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至于人系生嘛,在这里就是撑撑场面的。当然,只要肯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训练自己的体术以及军事技巧,大部分人都可以弥补上强度系之间的差距,但这其中的艰辛自然不言而喻。再加上战争时代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世纪,现在的次瓦国正处于相对和平的国际氛围之中,所以只有极少数有着军人家庭背景的人会立志从军,进行身体素质方面的系统专业训练,这种人在只招收通界者的双院之中当然是凤毛麟角,徐音也不在其中。第六轮的比赛她本人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戏剧性收尾,毕竟要与神系生相抗衡,对她而言还是太艰巨了。她不禁有些疑惑,方导凭什么就如此肯定,宣说自己一定能打进半决赛?听她那语气,也不像是单纯的安利洗……不对,是加油打气啊……

方无月并没有察觉到徐音的困惑,只是转过脸,用下巴点了点墙角阴影里的那个男生:“喏,这就是你下轮会遇上的对手,了解一下吧。”

“欸?”徐音讶然回头。那名男生正规规矩矩地站着,眼神却倦怠地盯着窗外,似乎对室内的对话没有丝毫的兴趣。察觉到有目光投向自己,他有些慌乱地将注意力转回屋内,视线在一瞬间与徐音对上,又很快地移开了。徐音这才明白了方导那句话的意思:既然这个男生出现在这个办公室被方导训话,那这家伙也无疑是一级鬼系的学生。无论是徐音自己还是对方在下一轮胜出,都会出现鬼系生打进半决赛的局面。方无月的嘴角勾出一抹不明所以的笑。她以陷在椅背里的嚣张姿势向墙角点了点头说:“夜极,过来吧,认认你下局的对手。这可是一鬼二班的尖子生徐音,你在一鬼三班也应该听说过吧?”

“是啊是啊久仰大名。”名叫夜极的男生走出墙角,向徐音戏谑似地浅鞠了一躬,以敷衍的语气接了下去:“能在元苗杯上打进八强,不愧是方姐的得意门生,看样子让方姐名垂青史的重任就要落在你头上了。”

什么啊,这种含沙射影的语气……徐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点不知所措地抖了抖眉毛,问道:“什么名垂青史?”

“嘛,就是以‘二十三岁的年轻女导师在任教的第一年就率鬼系生打进元苗杯半决赛改写了双院纪录’之名……唔好痛啊!”

不知何时从椅背中默默站起身的方无月带着和善的笑容,一记手刀劈在了夜极脑门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身影。徐音默默地后退半步,心说这家伙还真是可怕,不愧是双院的导师啊。正想着,方无月又懒洋洋地倒回椅背中,看着捂住脑袋跳开的夜极,叹了口气说:“都说了几次了,在学校里要叫我导师!真是……没大没小。”

“哪有二话不说就体罚学生的导师啊!”夜极狠狠地回瞪过来。

“呐,你也知道,俗话说得好,棍棒出高徒嘛。”

“喂喂这我真的没有听说过啊!请不要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地传播莫名其妙反对现代自由教育的俗语啊,你好歹是导师吧?”

徐音有些傻眼地看着这两人之间的互动——不,是应该说是和乐的互喷吧,心里暗自琢磨:这两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的学生与导师的关系,而且夜极对方导的称谓也太亲昵了……这该不会就是小说里那样,年纪相近但明显更加成熟的邻家小姐姐恰好当上了自己的班导两人在日复一日的角色转换及深入接触后逐渐坦诚相待开始接受对方并且一起回家一起去学校一离开众人的视线就……“呜啊啊啊啊啊我是在想什么啊——”

抱着脑袋喊出了声的徐音回过神来才发现,夜极和方导两人一高一低的眼神已经聚向了自己,将自己的血液一口气逼上脸颊。她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不,那个,额……”

“所以说你刚才到底是在想……”

“呐,”方无月轻轻转动手中的笔,悠然打断了夜极的吐槽,“既然你俩在赛前以这种机缘巧合的方式遇上了,那就干脆互相熟悉一下好了。徐音你在一鬼学生之间是风云人物,镯状元装也好‘极寒’结界(Absolute Frost)也好,哪怕是这家伙也都略有耳闻哦。”

“先不论导师称学生为‘那家伙’是否合理,那个‘哪怕’是什么意思啊!”

“有意见吗?”

“怎样啊你这种对待学生的态度……”方导狠狠含笑地盯着夜极,手中的笔忽然以一个奇妙的弧度在空气中留下一道空灵的印记。那支一直在方无月指间转动着的笔,正是作为术师型通界者的她所拥有的,被称作笔杖(Wand Pen)的固有元装。只是一道笔迹,便在周遭的空间中激起了强烈的系元波动。徐音不禁咂舌,被对方身上散发开的强烈气场猛地攥住了。虽然早有耳闻,但亲历之后徐音还是不得不感叹:双院的教师果然都是怪物,也难怪他们能管得住这些通界学生。不过在校舍内一言不发就出招真的好吗?但在如此的威压之下,一旁的夜极似乎却没有丝毫的压迫感,就连眨眼的频率都没有变,反而若无其事似地向方导逼近了一步。方导轻轻咂了一下舌。徐音不禁心中一惊:莫非这个叫夜极的男人有什么超人之处,竟连方导也不得不退避三分?那也难怪他可以打进八强了。但是从方导的态度来看,这家伙是鬼系生无疑啊,如果他真的有那么强的力量,应该不会只有鬼系的评定吧?徐音百思不得其解时,夜极那边已经有了动作。只见他身形忽然一矮,双膝跪地俯头膜拜摆出了一副教科书般的伏地魔姿态:“方姐我错了请务必原谅我的顶撞不要将我逐出家门让我在你们家里再多蹭一些日子拜托了。”

这毁灭性的举止和发言让室内空气再度安静。“啊,方导和他果然是……不,啊,内个,不是,呃……”徐音看了一眼导师抽搐着的面孔,硬生生地吞回了“年轻女教师和小白脸学生的角色”这半句。方导并没有在意徐音的话,一拳砸在了仍然伏地不起的夜极头上,脸上的笑纹以可怕的弧度抽搐着:“呐,不要再说这种似是而非,容易产生误会的话,知道了吗?”

“是。”

“很好。”方导挪开了拳头,颇为满意似地说,“还有呢,在学校里要叫我导师,知道了吗?”

额头依然紧紧地贴在地面上的夜极以敷衍的口吻应道:“嗯方姐说得对方姐说得有喂!等一下啊虽然我看不太懂但这个术式从内而外散发着超可怕的气场连我都看出来了啊!你好歹是导师吧?为了这种小事在学校办公区随便使用系元真的没有问题吗?先把这玩意儿解除掉我们再好好谈谈嘛!”

方无月叹了口气,随手挥散了自己刚才凭空绘制了一半的术式说:“行了别趴着了,演给谁看啊。你这人就是在莫名其妙的小事上很让人火大呢。”

什么嘛……徐音有些安心地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夜极也并非什么神鬼级别的人物……不,大概就是普通的鬼系生吧,和自己一样运气好的出奇也说不定。

“是是,你说的对。” 夜极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膝盖,敷衍道。将懒散的目光转回方导身上时,他面不改色地打了个哈欠,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真是的,那家伙是看上了你哪一点啊……” 夜极似乎并没有听到方导的这句低声自语,但徐音却听得一清二楚。她不禁又被激起了好奇心,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莫非是……两个人曾一度扮演过成熟的邻家小姐姐和纯情小白脸的角色但终于有一天纯情少男移情别恋攻略了小姐姐的闺蜜两人的事情暴露之后小姐姐死缠烂打并追到小白脸的学校千方百计当上了小白脸的导师一离开众人的视线就试图与对方做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大胆举措……“啊我是在想什么啊?”

抱住脑袋喊出了声的徐音回过神来才发现,夜极和方无月二人一高一低的眼神再次转向了自己。“不,那个,呃……”

“你这样的反应只会让存在感变得更低哦。” 夜极淡淡地给出了忠告——不,这是吐槽吧。

“呐,我们接下去好了。” 方无月轻轻转动起手中的笔,看了眼钟,回到了正题上,“不管怎么说,这边这个家伙已经具备了你几乎所有的战力信息,但是……你对他有任何了解吗?”

“唔……好像没有……” 徐音老老实实地交代。

“呐,这也很正常就是了,这家伙本身就并非什么出众的人啊。”

“啰嗦。”

“不用管他。当做没听见就好。说回来,” 方导脚尖点地,将椅子转向徐音,眼神中忽然多了一丝严肃,“夜极的情况比较特殊,输给他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欸……”徐音看了一眼又打了一个哈欠的夜极,有些困惑地点头。既然方导都这么说了……

方导像是看透了徐音的心思,叹了口气说:“不过呢,只要不让他近你的身,将比赛打成持久战,你也是有一定胜算的,到时候就看你的状态吧。”

“喂喂,你把对付我的战略全都教给她了,我这边会很难办哎。”

“少来,你其实根本就无所谓吧。”

“嘛,也是啦。反正模拟战是在系元虚化场中进行的,所有的系元能攻击都只会以意识形态反馈在被攻击方身上,到头来我最差的结果也就是睡上一整天什么的,我是没什么好抱怨的。”

夜极果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将目光转向徐音上下打量了一遍。一头垂至后背中部的直马尾在光影交叠中焕发出与眼眸相近的棕黄色光芒,脸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五官的精致,不高不矮的身形将批量生产的夏季校服穿出了些许随性活泼的味道,一如鬼系同学间所传闻的,是个颇为标致的美少女。发自内心的感慨,让他不禁脱口补了一句:“再说又遇上了这么可爱的女孩,我也应该算是赚回来了吧?”

“啊,这样啊,哈哈……” 徐音一时不知该如何接下这一记直球,有些尴尬地别开了视线,两颊上微微泛起些潮红。这家伙还真是让人琢磨不定啊……她心想着,这莫非就是小说里常出现的……

“喂,没事吧,怎么忽然开始发愣了?”

“嗯,没事啊……在办公室里性格恶劣但受大家追捧的男主角和不普通通豪不出众的女主角相遇并且一见钟情,在眼神交错中擦出命运的火花然后用种种不经意似的赞美和友好举止表达出自己对女主的好感并且逐渐进入女主的生活守护着她直到有一天两人互相坦诚了心意但因男主家族中的种种……”

“嘛,那个……”

“啊不不不是那样的啊啊啊……”

“不管怎么说,人物角色性一开始就反了吧……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毫不出众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夜极一脸嫌弃地吐槽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方导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轻声嘀咕着:“这是装的吧……也亏那家伙能忍你忍到现在啊。”

“……还有哦,这种脱离世界观和价值观已经有很多年了的苍白老套情节是要怎样?不能编出点像样的吗?你好歹是优等生吧?”

虽然不知为何总觉得重点不太对劲,但被呛了两句的徐音忍不住还嘴:“我也没想到到这里会变成尖子生啊全都是你们这些一天到晚不知学了些什么的半吊子的错吧……唔,对不起。”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徐音向方导稍稍弯了弯腰。

“嘛……你说得对,你说得有理。”夜极被对方碾压性地嘲讽了之后,面不改色地移开了视线,“受到了鬼系风云人物的嘲讽,以我的立场是该感到荣幸喽。”

“不,不是那个意思啦……请不要太认真,只是玩笑话啦。”

“不徐音你完全没必要道歉,你觉得那家伙像是会认真起来的类型吗?”

“额……有道理。”

“喂喂!我好歹有在认真吐槽啊!很认真的啊超认真的啊!”

“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女盆友啊。”

“嘛……请不要说出这种诱导学生早恋的话,你好歹是导师吧!”

“什么啊居然还承认了……”

“嘛,方导你有说什么吗唔……痛啊!”

“都说了在学校里不要这样叫我!还有那边的徐音,请停下你那不知所云的遐想,我跟这家伙的关系绝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不我什么遐想也没有什么关于成熟的邻家小姐姐和迟钝型男主角的遐想是完全不存在的呜呜怎么又说漏了……”

“喂喂你是故意的吧?你好歹是优等生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