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最后一个英雄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3日

《最后一个英雄》免费在线阅读_虻子小说

最后一个英雄

作者:虻子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写给渐渐长大的你...还有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世界需要英雄!”

巨大的标语牌通过飞艇挂在天空中,用巨大的喇叭大声地宣传着。

而在这浩大的声势之下,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厦,以及挤在这大厦前的人群中渺小地像是蚂蚁的我。

“这个世界上最赚钱的职业也就是英雄了吧”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天空中的飞艇拍了张照。

毕竟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

这里是英雄招聘中心,是人们梦想成真的地方,也是人们最向往的地方。

“二十一世纪!英雄才是最宝贵的资源!”

天空中飞艇的喇叭又在宣传了。

“啊,确实是宝贵的资源啊...”

我不否认这个,因为我知道成为一名英雄带来的是什么。

笼统一点说,那代表着特权,资源,能力,通俗一点说,那代表着金钱,权利,他人的尊重。

毕竟英雄是如今社会运作最重要的一环。

我看着前面那个人的脑后勺,默默把手机中的照片发了出去。

随后,随着人流的涌动,我进入了英雄协会考核大楼。

————————————————————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着特殊能力,起因不详,也没有人去追问原因。

我们把这种能力统称为“束”

“束”有强有弱,,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数量最多的“束”是强化系的“束”,第二多的“束”是特异系,数量最少的是元素系,而元素系的这些人堪称天之骄子,出生就是人上之人。

也会有重复的“束”出现,但这种重复的情况十分少见,而且只有可能出现一个。

是的,和你的束一样的束只可能存在一个,而且大部分束相同的两个人会有一些血缘关系。

这也没有人知道原因,也没有人去追究。

你问我的束是什么?

我的束很简单,我是特异系的束。

是锁链。

我父亲的束是钢铁,我母亲的束是绳子,而我的束则是锁链,很奇妙的遗传关系,当然,同样的,根本没人去研究这些,因为这带不来什么实质利益。

今天是我应聘的日子,从英雄大学毕业的我将在今天决定日后将去往何方。

是做一个维稳的警官,还是做富人的保镖,或者是与邪恶势力对抗的真正英雄,都看今天了。

最可悲的情况是作为次品打回,只能默默无为地度过一生,作为平凡人生活。

嗯...那种情况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我必须要成功,最少也要做一个警官。

“11923号!在吗?”

一声清脆的女音把我从思考中拉了回来,是监考官再叫我。

因为想的太多,我一时没有注意自己已经到了最前排。

“哦!哦!在这里!”

我急忙从人堆里跑了出来。

“以后要好好注意,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就没有这次考试机会了”

那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女考官把手中的档案翻了翻,说。

“是!我以后一定注意”

我努力站直,大声回答。

“你叫什么?”

“我叫苏起吾”

“好,你先给我表演一下你的束的用法吧”

考官头都不抬,她继续翻着档案,指了指一边大约有半米厚的钢板。

我仿佛得了指令,释放自己的束,用力地向着钢板打了出去。

锁链呼啸着向着钢板飞了过去,撞击在那上面,发出一声闷重的声响,留下了一个发白的印记。

“好,下一个”

那个考官头也不抬,宣布了结果。

我不敢多说什么,却也不知道什么结果。

“您看我怎么样...”

我只好谄媚地向着考官问。

“半个月之内会有通知的,如果没有也会让你知道自己落选的,你不要着急”

她抬起了头,冷静地说。

“赶紧出去,你妨碍下一个人了”

她挥挥手把我赶了出去。

我挠了挠头,就这么尴尬地走了出去。

————————————————————

我回到家,父母已经准备了一桌饭菜,正在热火朝天地用餐。

“怎么样?”

母亲见我回来,关心地问。

“不怎么样,没出结果”

我挥挥手,走进了洗手间。

如果这次失败了...那么我将面临什么样的人生呢...

不敢去想啊...难道要作为一个次等人度过一生么...

父亲是警官长,母亲则是战地医院里的医生,他们都是英雄中的杰出者,我又会如何呢?

“你不要着急,他的天份还没有完全展现,英雄大学教不了什么,真正的才能要在岗位里展现”

父亲的声音隔着厕所的门传来,他在安慰母亲,也是说给我听。

我是个很普通的能力者,我的能力平淡无奇,锁链的能力说差不差,说强也不强,然而在我们这个人才辈出的家族里,我就显得十分不入流了。

我也有努力过,然而有资质的人一个月能够学会的东西,我就需要花两个月,甚至三个月。

于是我也就不再努力了。

总的来说,我是一个太过于平凡的人。

虽然平凡,但也应该可以作为一个平凡人度过一生吧。

我洗了洗脸,走出厕所。

电视机里正在播报着新任英雄打击邪恶势力的新闻,而父亲正在用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饭,嘴边壮硕的肌肉一动一动地。

“男人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让他放开胆子自己去走吧”

他用浑厚的声音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空碗。

“你就是喜欢护着他”

老妈接过盆大的空碗,往里面加了几勺米饭。

“没有没有,我们老苏家的男人都有自己的命”

老爸接过饭,又继续吃了起来。

唉...我要是也能这么看的开该多好...

我走过去坐下,捧起还算热乎的饭碗。

一言不发。

“没事的,你也会有自己的路走的,不要怕,也别急”

父亲拿着筷子在我头上虎摸了一把。

“啊,说的很好,但能不能别把米粒蹭到我头上”

我抬起手扫开父亲的手,一本正经地吃起了饭。

————————————————————

能力带来的不止是责任,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据说我们的祖先也是没有束的,在三百年前,有一部分人惊奇地获得了束的力量,而后来经过了近百年的扩散,全部人类都得到了这一能力。

只能说幸亏得到这个能力的过程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才不至于给这个世界更多的阵痛。

强大的个人力量创造了大量的暴力团体,秘密结社盛行,新人类主义开始在一些人们的思想中扎根,连带着近乎种族歧视一般的偏见,新人类与旧人类之间的矛盾逐渐激烈,最终爆发了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骚乱。

这是官方的说法,其实严格来说,是战争。

社会被撕裂为两个部分,战争接连不断,普通人和弱小的能力者在束与枪炮的威胁下几乎是待宰羔羊。

好在这种时代持续地并不久,随着人类的能力者逐渐增多,人们的思想也练练稳定了下来。

于是,几个国家与新人类建立的独立国家签订停战协约,标志着长达四十年的大战的结束。

这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国际形式基本都是由那么几个强大的国家在引导。

啊,反正也和我这种平常人没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未来工作的地方在哪里。

我也很希望能去做一个打击邪恶的英雄,然而我也知道自己没有这种能力。

我未来的工作可能就是进入什么能好好运用自己束的地方吧,比如钢铁厂之类的。

父亲是警长,哥哥是英雄,而我却要进钢铁厂做工么...真是让人难以接受的反差...

我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秒针的咔咔声在孤寂的环境里显得尤为刺耳。

我有些烦躁了。

就在我心烦意乱之时,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要不要出来玩?”

信息相当简洁明了。

“好啊”

我回复。

我穿好衣服,打开房门,按上电梯,拍了拍自己的脸。

不一会功夫,我就在楼下找到了那个家伙。

“你终于到了”

她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杯姜汁可乐。

“来晚了”

我咧开嘴笑了笑,坐了下来。

她叫千曲,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是小时候邻居家的孩子。

后来她搬走了,我们的联系也就仅限于手机,直到大学里,我和她共属一个学校。

“你怎么样?”

她好像很关心我日后的就业问题。

“不明朗,估计没什么希望吧,我的情况你也知道的”

和我不同,她的束是元素类的束,在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被英雄组织预定了。

因为元素系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天才,千曲也是。

“要不要去喝一杯?”

她没有说别的什么,而是递过来一张酒吧的分配的入场券。

如今这个世界要想喝点什么酒精饮料是有分配额的,这属于奢侈品,不是产量问题,这是国家政策的限制,一个喝醉了的能力者搞不好会做出什么来,一不小心就可能形成巨大的事故。

“行啊,反正你请客”

我接过票,抓住她的手。

“今天多喝一点吧,我的入场券也可以用上”

我对她说。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千曲在一边出声。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喝点什么东西而已”

至少今天,我不想让自己清醒。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