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肥女重生:将军请休妻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肥女重生:将军请休妻》精彩章节目录免费阅读_鸥鹭忘机小说

肥女重生:将军请休妻

作者:鸥鹭忘机分类:穿越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将军请你休了我!”“哼!休想!”“那就把我收了?”“也不行……”我掐了腰勃然大怒:“说,你到底想要闹哪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天之前……

我死了……

被一块茯苓糕噎死了……

这样的死法委实算不得光彩,我岂可甘心,于是魂魄迟迟不肯入那轮回之境。

每日飘坐在自己的棺木之上,托腮细想那日情景,悔不当初。

其实平素里我是不甚喜那口的,只不过机缘巧合,当日将糕点亲自举在手中喂我的,是那容貌清绝的南上国定远将军……我的夫君,慕容尚。

故才不忍拒绝。

细细想来,这结局倒是印证了那个千年颠扑不破的道理,色-是一把杀人刀啊。

如若我当时不犯花痴,没有张口……

罢了,我想破了脑袋也觉得不会有这种可能性,谁不知道我是这南上国里,最以吃为乐的女子。

岂有到嘴的美食,不去享用的道理。

更何况当时对面的人,着实秀色可餐……我怎的拒绝?

论起贪吃,早时还不曾扬名,阿上也还活着,我也待字闺中。

那时节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带着阿上,吃遍南上国最繁华的帝都—临城。

结果,那天临城里最是热闹的酒楼天上仙,新来个纯洁的小伙计,不曾识的我是哪位,更不肯让阿上好好坐在桌上同我一起用饭。

说什么这里只招待贵人,不接待野猫。

他竟然说阿上是只野猫?明明是家猫!!

阿上不高兴了,我也怒了。

一气之下,大闹酒楼,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到了后来自是那酒楼老板,闻的此事,当即吓得魂飞魄散,匍匐在我面前百般赔礼。

把那不长眼的小伙计当即赶出了天上仙,并立时命大厨做了这里最拿手的菜品作为补偿。

毕恭毕敬的把阿上抱上了桌……

美食在前,我原先的不快自是抛掷脑后,和我的阿上美美吃了一顿。

自那时,相府之女北汐颜贪吃,霸道的风声在临城骤起。

爱吃怎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又没有吃你们家的米!

在初听得有人在街边望着我窃笑议论,我愤愤不平。

曾对着我的随身小丫鬟翠儿,一通念叨。

翠儿听了竟然嬉笑不止,看的我火大。

“我在外面有了这等不好的名声,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取笑,想着我不会尴尬是不是?”

翠儿闻言,一张俏脸儿更加扭曲的不成样子。

“小姐,其实就算没有酒楼那件事,你也早就在这临城里声名远播了。”

我当即愣住,上下看了一眼自身,怎的,我生就与众不同,自带光环,竟让人过目不忘。

翠儿捂嘴:“自是因为小姐您身份尊贵,又经常出入酒楼,饭馆,还有一件最是让人不解的,那就是你每次出去都是带着阿上,一人一猫,一桌一饭自是显眼!”

原来如此,我无语,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在乎,因为阿上是我的命,本小姐就是要和它同吃同住,形影不分。

至于那名声,爱咋地咋地!

……

三更已过,灵堂里烛火通明,悄无声息,留守的小厮也早已倚在门边睡过去许久。

我百无聊赖的飘荡了多时,渐渐也有些倦意。

正想躺在棺木之上,好好的休息。

不成想一个人影从外边轻手轻脚的走进来……

我立时飘然坐起,翘起腿来,得意不凡。

“看看,我北汐颜还是有人缘的嘛……”

这人应是除了慕容尚之外,第二个来拜祭我的人,而且我清楚的看到她的手里竟然提着一个深红色雕花食盒。

顿时我魂魄为之又是一荡。

这人一定很懂我……

我猜的没错,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自我出生起,就一直待在身边照拂我的赵氏奶娘。

只是她在几个月前,被慕容尚送去百里外的乡下养老,

不成想竟然也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的事。

食盒里的供品被一样一样的摆在了灵前的案几上,全是我平日里最喜好的吃食。

我兴奋极了,用鼻子使劲的嗅了又嗅,很快就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

原来鬼是闻不到任何味道的,更是别说吃了……

怎的就一直没有人告诉我这些?

我一下颓然躺到在棺木上,顿觉鬼生无趣。

合着我是白白激动了这会子。

“颜丫头啊……”奶娘扶着我的棺木轻叫出声,声音里带有几分哽咽。

“你才刚刚年方十九,花一样的年纪啊,竟然就这样去了,真是让我伤心哪,如果让夫人知道你活着的时候,我没有照应好你,她在地下一定会怪罪我的!”

听了这话,我一阵默然,重新从棺木上坐起,呆呆看着面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

几时不见,奶娘竟然老了这许多……

抹了把脸上的泪,奶娘叹口气又道:“颜丫头,虽然世人都说你有些痴傻,又贪吃,身材又胖,是个无能的,可是我却不觉得,老爷夫人是何等聪明绝伦的人,怎么可能有个半傻女儿,你一定是还没有开窍,等你开窍了,一定是比常人聪明机灵些!”

这,这话说的让我就有点不悦了……

说我聪明机灵我认,可是那半傻,是怎么回事?谁傻了,我才不傻呢!

等等,还有那胖是什么鬼?

情急之中,上下打量自己,别说胖瘦,还,还什么都没有……

对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孤魂,没什么形体的。

我鬼火顿起,立时转向棺木中查看……

黑色檀香制成的棺木中,现在与其说躺了一个人,不如说铺陈着一堆穿了五颜六色上好衣裙的肥肉。

看那轮廓,那份量,好像是有点……不瘦。

可这又什么关系呢?我暗自腹诽,就算如世人说的那样,但我脸蛋还是很好看的。

说来这话自是不假,我自问虽然没有长成阿娘那般身如抚柳,百媚千娇,但是眉眼却极是相似,仿若一个模子雕刻成一般。

我的阿娘可是这南上国中出了名的美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加上她平素里喜好穿一身烈焰赤红,人送绰号赤狐仙。

据阿爹说,阿娘未出嫁前,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最热闹时整整堵了有两条街。

当时的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上都曾经放出话来,要选阿娘进宫做他的妃子。

只是后来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机缘巧合,竟然没有成,倒是让我心计颇深的阿爹,捡了个大便宜。

想到此处,我自戚戚,阿爹阿娘若是还在就好了。

奶娘在我的棺木前,啜泣哭诉好一阵子,又提起我阿娘来,弄得我也很是伤神。

正凄风苦雨的时候,又有人进来。

我这就很是不懂了,这一个两个放着好好的青天白日不来祭拜。

专等这夜深无人的时候,难道是顾虑白天这里吊唁的人太多,不得空?

我还真想活回来大声告诉他们:你们想多了……

“娘!”一个男人压低了声音喊道。

咦?原来是奶娘的儿子,慕容尚身边的侍卫赵阿莫。

他,我自然是熟识的,我们俩自小一块儿在相府长大,虽然说是主仆,但情分毕竟不同,平日里我都喊他阿莫。

我死的那天,据说他是被派出城去执行公务去了,不过现在看他的情景好似对我的事,并不吃惊,想必是早已知道。

在灵前祭拜了三拜之后,这身材魁梧的汉子竟然也流下泪来……

“小姐,我无能,没保护好你!”他声泪俱下。

我黯然神伤……

奶娘的哭声此时更大了些,阿莫听了居然着急的伸手去捂她的嘴。

“娘,小声些,那些值夜的人虽说是被我下了药,可很快就会醒过来,我们还是早些离开,慕容将军说过不许外传小姐亡故的消息,如果看到我们在这儿,一定会生是非!”

我听的糊里糊涂,半天转不过弯。

就听奶娘这时哭诉道:“我自然知道,你是偷偷接我来看颜丫头最后一眼的,不能让府里人知道,可是我就是觉得这丫头委实可怜了些,爹娘被人害死,唯一的一个兄弟也失踪不见了,世人都在骗她,她竟然茫然不知,还整天活的没心没肺的,哎!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我的傻颜丫头啊……”

噗!灵堂前的烛火忽的灭了一只,那是我从棺木上扑过来的缘故。

我本想捉住奶娘,让她把话再说一遍,说清楚。

什么叫我阿爹阿娘是被人害死,什么叫我同胞弟弟也失踪了。

可是我却什么也抓不到,也没有人听到我的哭喊。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莫母子二人,从灵堂里相扶着走了出去……

三天期过,死去的人就要入土为安,我终是被葬在了郊外的密林中。

彻底的沦为了一个孤魂野鬼。

……

心有不甘,我整日怨念横生,却无可奈何,也只能围着自己的坟头转圈圈。

忽的一晚,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鬼影。

在这郊外坟茔之中自是常有鬼出没,我也就见怪不怪,只是不理即可。

反正都不是人,谁还怕谁!

我依旧还是长吁短叹着,围着自己的墓碑转着圈。

哪成想,那白色的鬼影竟然飘到我跟前来……

“哎,错了错了!”白色鬼影对着我不住的絮叨着这两个字。

错了?谁错了,我好好的在这里思考鬼生,是你故意来找事。

说破天也是你的错!

就在我愤愤然的时候,那鬼影又道:“南上国临城北氏之女汐颜!”

吆,敢情这个老鬼知道我是谁……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本官是阴间当值判官,我在查看账簿时发现你阳寿未尽,却误入阴间,故特意来告诉你,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