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寻找曾经失去的爱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1日

《寻找曾经失去的爱》免费在线阅读_我才是匹诺曹小说

寻找曾经失去的爱

作者:我才是匹诺曹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存在过的过去,抓不住的现在,看不到的未来,迷茫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找曾经失去的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天就这么去听课,考试,做作业,复习,这真的是学生吗?

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去学习?仅仅是为了考好成绩和找到一个轻松点的工作吗?如果是这样,学习有什么意义?我们每天如此辛苦又有何意义?

抬起头,天空一如既往的灰暗。

看来这个镇子的天空是永远不会变色了,灰色的天空,灰暗的心情,连同这灰色的公共汽车,把我送到的西山一中的门口。

我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校园生活,还要持续多久?我所憧憬的校园,应该是充满笑声和回忆的,而不是每天在书山词海中痛苦挣扎的,正如这片天空,我身边的一切,都是灰暗的,我仰望天穹,谁来拯救我啊!

来到了通知书上所写的班级,打开门,空无一人,难道我是最先来到吗?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就坐下了,过了不久,又有一些人来到了教室,不过都是打着群来的,诶,都是曾经认识的吗?看来我是被彻底的落下了啊,正当我准备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我耳边穿来了声音。

“那个,你是企明秋吗?”

没错,就是这句话,我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这是个女孩子,姣好的面容,还有一头黑长直的头发,不难看出,这绝对是日后班上男生所讨论和追求的对象,但是,她怎么会认识我?对此,我很迷惑。

“那个,请问,你是谁?”

她听到这个答复好像有点失落,也没说话,就这样回到她原本的座位上去了,嗯?还真是奇怪啊。然后我又趴回了桌子上,等着每年一度的最盛大的新生欢迎仪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广播上穿来了声音,说是要我们去学校礼堂集合开会。

到了学校礼堂,空气很是沉闷,台上所说的都听不进去,就这么傻站着,这时突然感觉有人在看我?转头望了望,是错觉?

好不容易熬到演讲结束,然后就到了各科老师的自我介绍环节,讲实话,这种事情只要记住哪位老师性什么就好了,关于电话号和老师的兴趣爱好什么的,如果不是那种想要发展师生恋的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时间感觉过得好慢,仿佛又回到了初中上数理化课程的感觉,无聊归无聊,为什么总感到有人在看我?然后我就想到了早上那位女生,她为什么会知道我名字,我明明一点记忆都没有,算了,想着这些太头疼,我还是睡觉好了,随着老师的讲课声,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醒过来时都下课了,伸了个懒腰准备看一看大名鼎鼎的西山一中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想着,我便走出了教学楼。

额,那个是操场,那个是多媒体教学楼。我一个一个辨认着,这时,某人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把我拖入了旁边的生物园,被拖进去的我一脸懵逼,抬起头看见了她,“诶,那不就是那个……”“别1313”她盯着我低吼道,我吓了一跳。

“你是真不记得我了?”她一脸认真地问道。

“不是,你到底是谁啊,真令人火大,这么玩是要干嘛?”我也终于忍不住了,朝她吼道。

“诶。”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真是可惜,某人还指望他想起来呢,真是徒劳。”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诶?”此时的我一脸懵逼,说实话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结果就这么被突兀地问记不记得,这就像是一个新同学向你开的一个拙劣的玩笑。

我站起身来,“要上课了。”便回到教室里。

于是一整个上午都被阴沉的天空和她的眼神所笼罩,原本就灰暗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

放学了,我站起身来,走到了校门口,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我不禁想道,到底有没有一段往事所被我遗忘,到底有没有珍惜的东西被我抛弃,在这遇见你的季节,到底还会发生什么事?未来是未知数,一切我所不知道的都等待着我去寻找。

阴沉的天空像是忍不住了似的,一声惊雷响彻大地,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感觉到了雨点打在指尖的凉意,“啧,下雨了呢。”

时间来到了第二天早晨,由于昨天下了一场雨,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走在街道上也没有了往日的阴沉,看着街道边三个一聚五个一群的小集体我感叹道,真是悠闲啊,难道只有我把这样的生活看做无趣了吗?

七点四十五分,来到了教室,却感受到了一丝的不寻常,刚到门口,看到很多人围在教室门前,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拜托,现在才刚开学,这种轻小说式的展开不要发生在我身上好不好?

挤着走了进去,就看到了杂乱的桌椅和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同样显眼的是墙上一摊鲜红的血迹,说实话我,吓了一跳,再把目光抬高点就看到了一个染红头发的不良坐在桌子上,一边修理指甲一边冷笑着看着地上的人。这可是恶性事件,我可不想跟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瓜葛,我这样想着缓缓地挤出人群就想跑路,这时有人抓住我的领子把我扯了回去,我差点因此摔成狗,站稳身子,便看到了那张可憎的面庞。

“喂!到底要干什么?”我强忍着火气问她。

“那个倒在地上的,是我们班的。”

“那又怎么样,关我何事?”

她看了我一眼:“你这个人真是差劲,就算因此关系到班级评分也没有关系吗?”

所谓的班级评分,就是建立在整个班的成绩、风纪、运动,整体素质之上的一种规矩,评分越高,班级享受的待遇越高。说实话就是因为这样一个人导致我们班级评分低还真的是不划算,所以我决定听她继续说。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我想说的是,调查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这样就算责任在己方分数也不会拉的太低。”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但是,为什么是我?”

“因为除了你,其他人我都没说过话。”

所以说要干嘛?我充满了疑问,结果她用实际行动来回复了我的疑问。

“这个人是你打的?”她看着红毛问道。

我眉毛狂跳,这是要去作死吗?

那个红毛啧了一声,跳下桌子,看着她:“管你什么事?”

“你应该知道吧,在校伤人是会被劝退的,更何况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啧,真是麻烦,我可告诉你,这个倒霉蛋我可没动他,我也没有任何可以伤人的器件。”

否定了?但也不能完全相信他。“你拿什么来证明?”不知不觉话就说出来口。

“哈?你又是谁?”他盯着我。“这是本班的同学,所以抱歉我也要来管。”管不了那么多,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随便你们搜,”他摊了摊手,“有问题算我输。”

看着这个人大大咧咧的样子,要么就是他真的没问题,要么就是有什么后手所以才这样信心满满,不过在我看来第一种可能性较高,一般在校是不可能随意伤人的,有风纪管理员,又有班级管,这样串班伤人的可能性低,他是有可能被陷害的,而陷害他的人,必然是跟他较为熟悉又熟悉本班情况,这样两头通的人在整个年纪都是很好混的,所以把凶手锁定在较为受欢迎的人身上应该无误。我把这些推断告诉了她,她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另外那个红毛收到了冷落似乎很不爽。

“喂,都说了不是我干的,有个混账在邮箱里叫我来这,我一来就这样了。”

“这样吗?拙劣的推锅”她饶有兴致地笑了。

我转过头来问本班学生:“请问咱班较受欢迎的男同学有几个?”得到的答案是有三个,但是全年纪混的开的只有一个,那么他的可能性很大。

“喂,我去找人,你稳住情况啊。”说完我便走出教室,此时因为时间关系,原先围在教室门口的人大多都散了。

那位同学我倒是有印象,昨天他找我搭过话,还告诉了我他家的地址,一般按照学生的正常出行时间,那么他现在大概就在美术馆走廊和西栋教学楼的转角,大概是这样,我一路疾跑,结果在转角往前大概40米处找到了他,他很诧异,问我要干什么。我叫他跟我来,他也没有太大的提防就跟着我走回来教室。

“关于这件事,我觉得你可以解释一下。”我看着他道。“什么事?我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此时他显的很无辜,“再怎么狡辩也没有用了,关于那封邮件,我进行了发送定位,好像就在这个教室哦,同时也是你的一个不记名小号发送过去的,时间就在今天七点十五分,那么就说明了你在七点十五分之前又发了一封邮件约曾经躺在这地上的同学来这里吧?”她盯着他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这里还倒下过一个同学?”他“诧异”地问道。

“诶,你这再怎么装下去也没用了,六点三十分,你用大号发了一封邮箱约这个倒霉蛋出来,然后用棒类打晕,之后用与其他班联系的小号发送邮件给红毛,想要借此嫁祸于他,是这样吧,关于我为什么知道是棒类,你手掌的擦伤说明了一切,同时棒类也是属于打击人而又不会杀人的器械,这样,大概就真相大白了吧。”望着他我缓缓地说道。

他沉默了,许久便点了点头,就跑出去了,不过这些情况已经向风纪汇报了,他也逃不到哪里去了。

真相大白了,至于动机就不用想那么多了,麻烦的事终于结束了我也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不错。”耳边传出这样一句话,抬起脑袋就看见了她,“哦,谢谢了。”“另外,我不想被你这个家伙那个家伙的叫来叫去,我的名字叫苏晴,希望你可以记好。”

大概就是这样吧,我的高中伴随着奇怪的女同学和校园伤人事件就这样开始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