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只恨非你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2日

《只恨非你白月光》精彩章节目录_尔夏夏小说免费阅读

只恨非你白月光

作者:尔夏夏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为了一个萧家总裁的位置而娶一个精神病妻子?我不稀罕。”曾经他说的话,伤她如此之深,如今想来和好,门都没有!“老婆,我们不离婚。”“我是一个精神病,你不稀罕,我们还是离婚吧!”看着向自己求和的男人,叶瞳感慨:只恨非你白月光,你亦非我之良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富丽堂皇的大厅内,柔和的灯光洒在婚礼殿堂的地板上,周围萦绕着嘈杂不断的议论声,入耳像是嘲讽。

“好好举着它!”凌厉的嗓音从头顶传叶瞳入的耳中,吓得她身体一震。

抬眸望向男人让她举的东西,叶瞳眼神露出惊恐,牙齿禁不住的打颤,“我不!”

“这还由不得你选择。”萧瑾铭薄唇轻启,清冷寒峻的声音如同刀刃,“和我结婚,就必须举着阿璃的遗像。”

“凭什么?”睫毛细细密密的颤着,叶瞳从遗照上移开视线,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害怕的声音,“她与我有什么关系吗?”

“这是你们叶家欠她的。”萧瑾铭节骨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巴,逼她看向遗照上的小女孩,“就算你用命抵也还不了。”

指尖微不可觉的颤抖着,叶瞳慌乱中只大概的瞟了一眼,感觉遗照上小女孩开心的笑容变得恐怖,不敢细看。

皱眉疑惑地看向眼前的男人,叶瞳喉咙干涩发紧,“和我结婚不是让你得利吗?”

“为了一个萧家总裁的位置而娶一个精神病妻子?”萧瑾铭满目浓稠讥讽,轻嗤一声,“我不稀罕。”

没有去细想一个萧家的私生子为什么会说出不稀罕的话,叶瞳被萧瑾铭话语中的‘精神病’三字刺激的双眸赤红,手指不自觉死死攥紧,“我没有精神病!”

“呵。”冷笑嘲讽一声,萧瑾铭听到婚礼即将开始,眼里迸发出凶狠,“举好她的遗像!”

突升的情绪被萧瑾铭猛然浇灭,天性软弱的叶瞳缩了一下头,抿唇不敢言语,却也没有任何动作。

“我的耐心有限!”脸色彻底阴鸷下来,萧瑾铭冷冷的睨着眼前的女人,“如果不举就别想婚礼继续进行下去。”

男人的话让叶瞳心脏紧紧的拧着,巍巍颤颤接过遗照举在头顶,终是不再反抗。

“举牢它!”锐利的眸子眯了一个度,萧瑾铭眸中泛寒,“要是它被你拿掉了,我也一定会让你尝尝粉身碎骨的滋味。”

理智险些脱缰,叶瞳捏住遗照的手指泛白,“我一定会拿稳的!”

抬脚走向大堂,叶瞳杏齿死死的咬住下唇,手中举着的遗照像是炽热的山芋。

烫手,直直的印烙在心坎上,却又不敢轻易松开。

随着叶瞳的出现,周围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每个人都不禁止住了呼吸,紧盯着举着遗像的小女孩,脸上都不觉都带上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羞辱感让洛落感觉无地自容,身旁的男人却又推促着她往前走去,接连不断的闪光灯的声音萦绕在耳畔。

婚礼没有司仪主持,萧瑾铭直接粗暴的给她戴上了戒指,叶瞳忍不住闷哼一声,这个戒指直径的太小了,根本不适合她。

“这戒指原本也不是给你准备的。”萧瑾铭薄唇几乎要贴着她的耳骨,气息炙热,“可是阿璃死了,戴不了。”

在外人眼里看起来亲昵的动作,叶瞳却因为萧瑾铭的话瞬间坠入冰窖,脸上的血色止不住的褪净。

心里升起想要逃离的冲动,视线却突然触及到看见正看她的大哥,叶瞳死死掐着指尖,拼命让自己不去多想戒指的事情。

如同木偶一般完成了接下来的婚礼仪式,叶瞳没有任何防抗,顺利的被送入了婚房。

目光空洞的望着白色的墙面,光洁如暇,上面没有所谓的结婚照。

严格上来说,今天是她第一次见到萧瑾铭,完成了一场只与利有关的婚礼,让叶、萧两家人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叶家嫁出了被外人看来有精神病的大女儿,萧家如愿以偿的和叶家联姻了。

“咔嚓——”

门猛然被推开,叶瞳浑身一颤,睁眸看着大步跨进来的男人,后面紧跟着的还有穿着白褂的医生。

微微一怔,叶瞳思维滞了下,随即噩梦般的回忆涌入脑海,惊恐的表情浮现在脸上。

“你们要干什么?”手指忍不住发颤,叶瞳只觉得脑子里紧紧绷住的那根弦彻底断掉。

“给她检查一下。”没有回答叶瞳的问题,萧瑾铭冷漠的视线之中绽放出嫌恶,“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患有精神病,如果是。”

“就让她去睡狗窝吧。”

“我不打针!”叶瞳撇开医生的手,剧烈的反抗着,“我没有精神病!”

皱了皱眉头,医生已经猜到了什么,轻声安慰着,“不打针,只是检查一下。”

知道来人不是为了给自己打针,叶瞳眸中的害怕才渐渐沉落,安静了下来,配合着医生做完各种检查了。

听到自己只是之前打了几针,并不严重,没有精神病后,叶瞳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叶瞳刚准备坐到下,还没来得及接触到柔软的婚床,手腕就猛地被人攥住,力道大的让她忍不住蹙紧眉头,“干、干什么。”

“滚出去。”被压低的声音从喉咙里蹦出,萧瑾铭视线像是淬了冰,“这里不是你能睡的地方。”

叶瞳骤然一愣,不可置信的表情近乎呆滞,“那我该睡哪里?”

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萧瑾铭拽起女人的手臂,没有任何怜惜,直接拖住她往门口走。

叶瞳踉跄了几步努力跟上萧瑾铭的步伐,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笼子前。

仰眸看着眼前这个神似鸟笼却又大了许多倍,甚至可以钻进许多人的笼子,叶瞳感觉身体的血液瞬间停止流动。

“这、这……”心头燃起不好的预感,叶瞳哆嗦着嘴想要询问,萧瑾铭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这里才是你该睡的地方!”阴鸷的气息萦绕在男人周围,不耐烦的声音从喉咙里蹦出来,“进去!”

惊恐的望了一眼男人,叶瞳感觉到了他眼中的决然。

“不!不!”叶瞳仓促的转身想要逃离,却还没来得及抬脚,就被男人毫不留情的猛推进去。

倏地跌落在地上,叶瞳听到背后传来上锁的声音,瞳孔骤然紧缩,转身拼命拍打着铁栏,“你干什么?放我出去!”

“出去?”萧瑾铭漫不经心的轻嗤一声,眸光幽深,“你们叶家还欠我一条人命!”

瞥见叶瞳不放弃的模样,顿了顿,“不想睡在这里?那就滚回叶家去!”

手徒然失去力气,叶瞳身子止不住的发颤,想到了精神病院的母亲,微弱的摇着头,眼里最后一丝希望慢慢消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