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荆棘之爱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5日

《荆棘之爱》免费在线阅读_忆惜丶苍白了谁的容颜小说

荆棘之爱

作者:忆惜丶苍白了谁的容颜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荆棘满路的爱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砰”一个篮球精准的砸在了叶凌的头上,投球的一个男生跑过来,疑惑又歉意地说:“兄弟,今天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的。”叶凌漫不经心地回答说:“没事,继续打。”刚刚暂停的球场又焕发了活力,只是叶凌依旧不在状态,在场上乱晃,投篮也一个不中,两节打完,便输给了对手。

比赛结束,球队教练找叶凌谈心,想知道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但叶凌还是那副生人勿扰的样子,什么也不肯说,教练也只好作罢,反正也只是学院之间的友谊赛,没什么大不了的。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叶凌脸上仍满是凝重,嘴里还无意识地说:她回来了,她要回来了。她不是别人,就是叶凌的亲姐姐,叶雯。八年前,叶家父母离婚,两姐弟一个10岁,一个13岁,被分隔两地,无法见面,姐姐叶雯和母亲去了法国,八年以来,一次也没回来过,叶凌则和父亲一直生活在Y市。

谁也没法想到,一方事业有成,成熟稳重,一方花容月貌,温柔娴淑,如此般配的夫妻竟然会闹翻脸,也没有什么无法原谅的错误发生,只是因为两人觉得与对方继续生活下去没有了乐趣,仅仅为了这种理由,就让两个幼年的孩子失去了幸福的家庭,可悲又可恨。

在10岁的叶凌心中,父母也只不过是一直在出差,偶尔才看见的有血缘的陌生人,他们离婚,对叶凌来说也只是生命中的小插叙,不会使他的生命蒙上难以抹去的伤痕。

然而,姐姐叶雯的离去却使他一度沉沦了很久,还未成熟的心智,被那个活泼勇敢的女孩,涂上了爱的色彩。

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爱终将从情爱扭转为亲情,但是,天各一方使这爱在少年的心中冰封为了情爱,那无尽的思念与希冀又一点点地让爱变得深厚,变得牢固,直至一发不可收拾。

八年之中,叶凌也有联系过姐姐,但总是聊不上几句,不知为什么,两人之间好像有一层无法打破的隔阂,无论叶凌如何努力,总是无法摆脱伦理的压抑。

叶雯似乎也在不断疏远他,从前的明信片不在寄的频繁,过去秒回的短信开始从几小时直到几天才回复,文字也只有短短的几行,叶凌也开始记恨姐姐,恨她不守分别时的诺言,不能忘记他,冷落他。

时间流逝,叶凌对叶雯的感情愈发复杂,思慕,爱恋,记恨,种种情感相互交织,构成一个少年的青春物语。

就这样,叶凌度过八个春秋,坎坷地长大成人,虽说性格别扭,口是心非,但真正熟识他的朋友知道,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所以,虽然朋友不多,他也依旧在小圈子过得很自在,父亲的公司也愈发兴盛,他也无需为生活思前想后。

总言之,他的生活已经初成样貌,无人打扰,他的未来已然定型,即使他的心飘落远方,四处流浪。

也许,时间会冲淡一切。再过个十年八年,叶凌对叶雯的执念会不在如此之深,他也会在谈婚论嫁的年纪找到一个适合他的妻子。

但是也许只能是也许,未来的轨迹谁也无从知晓,我们经常做出无端的假设,到头来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叶雯的未来对于叶凌可能根本不存在。

叶雯要回来了,在她21岁时,在他18岁时,莫名其妙地要回来了,昔日冷静沉稳的叶凌开始慌了手脚,时不时发呆,走神。

他不知道他现在该以什么样的情感对待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姐姐,他想要抓住那个游离了他8年的身影,但却变得胆怯。

他想和叶雯在一起生活,不是身为血亲,而是以爱人之名,但是他不知道叶雯的心愿,他一直在害怕,那爱恋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个人也许只将他看做是弟弟,甚至是无足轻重的亲人。

那个看似坚强的人其实比谁都脆弱,叶雯的否定对于他来说,就是灭顶之灾,他可以无视任何对他的拒绝,但是叶雯一旦对他露出反感之情,他也许从此失去了继续生存的动力。

对于他来说,与世界为敌也没有什么好怕,就怕最后的最后,他们站在莫不相关城市,他观望着她,满是柔情,她却依偎在他人怀中,安之若素。

常有人说,爱情是无比自私,谁都不愿意自己满身荆棘之后,只剩下无尽的懊悔与遗憾,叶凌在知道她要回来的那一刻,构想了无数他们可能的未来,他希望幸福美满降临,可是现实使他惶恐不安,内心的欲望和沉重的背德感使这个刚刚步履阑珊迈入成年的孩子几乎崩溃。

他的暗恋是一颗没有解药的毒糖,吃了便会是一生陷入孤独的泥潭,他可以无畏旁人的另眼相看,指手画脚。但是,他唯独不愿让那个人也同他一样,成为无垠荒漠的一株苇花,雅丽素美,却无言一生。

人想的越多,胆子也就越小,最后便是举步维艰,摇摆不定,叶凌也想去放弃心中的执念,依旧沿着他原本的人生轨迹,也许会有波折,但也只是海面上的微澜,翻不了船,淹不死人,老老实实做她的弟弟,就算回不到过去的亲密无间,但也不会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他不甘心啊,不甘心自己的爱只能深埋心底,不甘心姐姐身为他人之妻,不甘心自己只能默默遥望她。

禁忌之恋,就像一株满是刺的玫瑰,艳丽的即使浑身荆棘,却让人忍不住去采撷,世界上再没什么东西比得上这爱了,因为这情爱不抱希望,低声下气,曲意逢迎, 陷入其中的人就像一个孤独的行者,一头扎进命运的沼泽,亦是坠下无底的深渊。

从开始的一瞬间,他往后的一生都被她的身影所束缚,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脱身,他的心中已经无法再住下另一个人,他的因缘注定只有她一人,红绳能系住的也就只有他们两。

烟花之所以绚烂美丽,不是因为其在夜空之中璀璨的光芒,而是观赏的人眼眸之中,只有她一人而已。.

叶凌他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是面对自己的姐姐却是束手无策,恋爱真的可以使一个人变了性子,尤其这爱是不能讲给旁人听得,纵使社会如何发展,人们如何开放,这份感情没有人会承认。

如同一只翱翔天宇的鸥鸟,人们无法认可他爱上了水中游嬉的鱼儿,即使鸥鸟孤注一掷,誓死想和鱼儿一起吐泡泡,现实的阻遏也会令他无法忍受缺氧的痛苦。

叶凌啊叶凌,你上辈子一定惹恼了哪个天神,他才让你此生如此不堪。

你明知道你和她不会有光明的未来,为何还要苦苦挣扎,你明明还不知道那个人的心意,你又是何苦黯然伤神,你明明走在自己的康庄大道上,你又是何苦转走这条崎岖坎坷不知前途的小路,你明明知道,八年过后,她也许早已经不是过去的叶雯,你又是何苦紧紧凭着往昔的记忆去爱一个抛弃了你八年的女人。

在黑夜中前行的人,从不会等待黎明,但是叶凌啊,你为何却在黑暗之下,渴求光明,荆棘之路上,你想要前进,却不想伤害身后的那个人,你太贪婪了,如同死者要求重生,时间要求回流,无人能看见你的未来,也无人能知道你的终点究竟在路的何方,但愿你能在这与全世界为敌的人间,找到一隅无难之地,和你的那个她相守一生。

2

“不要走啊,不要走”……“一定要回来啊!”

叶雯从梦中惊醒,眼角闪烁着点点晶莹的亮光,原有又是梦啊,叶雯嘴角露出了轻讽的浅笑。

从她十三岁来到法国之后,这样的梦不知道做了多少个,与他分别的场景如今依旧历历在目,她恐怕永远也无法忘记。

在机场之上,他撕心裂肺的哭喊,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匕首,在她的心上刻下无数深深浅浅的伤痕,可是她与他都无力改变什么,少年最是无能,即使心有千万不甘,却又无能为力,只能将痛苦深埋心底,暗自伤神。

人在异国他乡,总是孤独寂寞的,陌生的街道,陌生的路人,行走在车水马龙的路上,自己似乎与周围格格不入,异色瞳,异色肤的自己总会遭受旁人的注目,这关注也许的的确确不带恶意,但是,这就如同一层透明的玻璃,阻隔了叶雯同朋友的交往。

学校里,社区里,这个亚洲人分外显眼,而然,却很少有愿意同她交往,法国这个国家,实际上是一个十分排外的国家,外来人在这里很难融入生活,叶雯过得很艰辛,从前不曾经历的寂寞现在却每时每刻伴随着她。

她一直在独行着,步履蹒跚,跌跌撞撞,这个不服输的女孩,一点点地努力着,这个陌生的国度,终于有了自己的几个朋友,于是,她的灰色青春幸运的有了色彩,不在悲伤。

这是世界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他总是伤害你,以一种最轻松最自然的姿态,让你的生活四分五裂,如同一面镜子碎成玻璃渣,这种时候,跌倒了爬不起来的人,只能是loser。

是甘愿让世界欺负你到毫无还手之力,还是咬紧牙关让世界大跌眼镜,一切的结局,所有的未来都掌握在你自己手里,叶雯是坚强的,她在这里骄傲的活了下来,没有一点点的软弱。

因为,她的心中,还住在他,她的未来,一定要光鲜亮丽地回去,穿上嫁衣,做他的新娘。

小时候,父母总是不在家,家里就只有保姆和他们两,没有会和他们玩,保姆只会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从不多言,他们永远生活在钢筋水泥之中,彼此便是唯一,外面的世界坏人太多,那个保姆总是用这借口阻止他们去外面玩,也许是怕叶家姐弟出危险,也许是不想徒增自己的工作负担。

总之,孩提时代的姐弟两,就像是伊甸园中亚当与夏娃,永远生活在无人之境,他们眼中只有对方,生活的全部便是对方,这怪异的童年埋下了一颗注定结下荆棘的果实,这种子很脆弱,但却埋的很深,没有任何人发觉,于是就一点一点的生根发芽,直至破土长叶。

那段时光,也许是叶家姐弟一生之中,最落魄无助的岁月,但是这段寂寞的岁月也并非还无价值,多亏那段紧紧相拥报团取暖的日子,他们才知道,谁的手最暖,谁的抚摸最温柔。爱不是幸福是的山盟海誓,而是无助的点点柔情,那回忆滋养了未来分离岁月之间,叶雯那思念的不断之藤。

人总会长大,叶雯到了上学的年纪,结束了整日同叶凌腻在一起的生活,开始了学习生涯,起初还有点不适应,但是叶雯还是坚毅的习惯了下来,习惯了那叶凌不在身边了日子,习惯了周围满是无关紧要之辈的生活。

叶雯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她对于自己的真正朋友,至亲家人可以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的一切温柔,叶雯也是一个冷漠之极的人,旁人的一切都不会使她伤神。

那是叶凌还小,还未到上学的年纪,没有了叶雯,他就是孤身一人,他哭,他闹,他吵,却无人理睬他,保姆依旧做着家务,他也只好躲在房间里,流着眼泪,回忆有叶雯的幸福。

可是,追忆幸福的时光 实在是最深的痛苦,叶凌回忆的越多,他的泪水越是止不住,最后,泪水淌成了河,眼角全是悲伤。

对于叶凌,叶雯离开了,他的生活什么也不是,那时,那仅仅是依赖,不夹杂情爱,但是,这依赖却远超其他姐弟之情,就是依赖愈演愈烈,最终,便酿成一坛无人敢饮的毒酒。

她放学刚回到家,那个小小的身影便一下子冲到她的怀里,眼眶里满是晶莹,呜咽着呢喃细语,那一刻,她的心简直就要碎了。

她知道,这孩子有多少悲伤与恐惧,她知道,无她的一天,他是如何流着眼泪度过,可是,学校又不能不去。

第一次,她发觉自己是多么无能为力,她只好强忍着无助,讲着梦幻的童话,尽力的消融那开始冻结的冰封的心,明明她也只比他大三岁。

终于,熬到了他上学的日子,叶雯松了口气,他不再哭闹,因为,他可以不用再整日看不见叶雯了。

可是,这却给她带来了烦恼,他总是出现在她的教室,无论上课下课,这个眉宇与她神似的小鬼头,神出鬼没般的离开自己的班级,跑来和她见面,弄得她着实尴尬。

但是,奇怪的是,她却异样的没有生气,反而心中漾了暖意的暖意的波澜。

姐弟之情,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悄然变质,变成了情爱,但是,孩子心智没开,固执的认为,那是亲情,还为其添柴鼓风,火于是越烧越旺,一发不可收拾。

时间依旧消逝,他们依旧长大,那年他10岁,她13。

女孩子也许是天性敏锐,叶雯隐隐约约嗅到了空气之中异样的味道,虽然生活仍平静如水,但是叶雯却总是心神不宁,那样子让叶凌看着也开始慌了起来。

那天,他们的父母反常的同时回到了家中,温馨地做了一桌子菜,姐弟恐惧,疑惑,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仿佛死亡前的返照,他们夫妻和谐融洽的聊着家常,却在儿女眼里看见了悲伤。

吃饭的时候,男人说出了离婚的真相,姐弟两没有过多的惊讶,在他们看来,的的确确,他们的夫妻关系就像只是摆设一般,他们姐弟俩也是摆设,无论离婚后跟谁生活都没有多大区别。

可是,当他们宣布叶凌跟父亲生活,叶雯跟母亲去法国生活时,他们再也无法平静的容忍,叶凌发疯般的怒斥,想要改变什么,无论跟哪一方都没关系,却遭到了那个无情男人的一记耳光。这时的叶雯却软弱起来,只是依偎在墙角,低声的抽泣。

他被父亲带走了,她被母亲带走,干净利落,一刻不脱,机场上,她远远的看见,那个弱小无助的声音,嘶吼着,却悲哀之极,她何尝不想抛弃一切,同他一起生活下去。

但是,她发觉了他们之间关系的异常,女孩成长的早,她此刻已经迷迷糊糊看清了他们之间的未来,一定黑暗无光,与其痛苦一生,不如相忘于江湖,在她才十三岁的年,做出了成人也无法果断的离开。

叶雯本以为,时间会磨平山的棱角,也能吹散人的思念,想以他消逝的一面,足让她享用一生。可是她却未曾料到,追忆幸福的时光,实则是最深的痛苦。

他离开了,她的青春便只剩下黑白两色,她开始慌了,她开始后悔,但是,后悔是无济于事的,但它却是她回忆他的唯一方式。

刚到法国的每个夜晚,她都梦见叶凌,可是,梦见他的夜晚无比短暂,思念他的白天却何等的漫长。

她奋力在这异国他乡努力生活,想要以此减轻自己的思念,可是,那思念却不见少,并且,那思念,在不知不觉,将那株早已生根的荆棘之花又添了肥浇了水,枝丫更粗,根系更长。

她忍耐了八年,到了极限,八年之中,她也曾想过放弃,她也曾冷淡了他的联系,但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想要见他的欲望,那冲动出于人的本性,与生俱来,无法更改,木心说过,爱情如雪,新雪丰美,残雪无奈,她要做新雪,绝不低头做那无奈的残雪。

她已长大成人,他也不在是孩子,此刻的她义无反顾地要冲回去,告诉他,她的心意,不论是未来黑暗崎岖,还是和他老是不想往来,她也不愿再苦苦思念,她无比坚定的认为,那个人的心意同她是一样的,无论他们的前路是沐浴着阳光的木之叶,还是埋在黑暗中的根,她也要走出一条路。

3

岁月依旧不停,他们的未来仍摇摆不定。

喜欢一个人是孤注一掷的决定。她抛开女孩子的矜持与骄傲,努力踮着脚尖,想要站在他身旁。难过,自卑,但心底却无比坚强。

他虽然犹豫难断,心中却真真实实只有她一个人,心中筑室,只住她一人,他也无比努力要抱住她,不让她受一点点伤害,即使自己遍体鳞伤。

虽然他们还是满是烦恼,但是,如果随便说句话就能解决烦恼的话,就没有烦恼这种东西存在了。要是世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多么好,不用在乎任何人,也不用犹豫什么流言蜚语。但是,这也只能是如果。

上天原本的设计世界上没有天生适合的两个人,但是他们就像作弊的契合,所以俩颗心受到了难以逃避的苦难,没有一生不变的誓言,只有一世无悔的陪伴。

无论你觉得黑夜究竟是否黑暗无光,还无希望,天终究会亮。闭着眼睛,幻想着幸福,永远是天黑,不学会面对,不学会去披荆斩浪,永远是天黑。未来的路还长,黑夜一定会过去,天总会亮。要等到你学会自己于苦难之境生一堆篝火,心里的冬天才会走。

姐弟俩的未来,是一片漆黑,还是坎坷之后终见黎明,一切的一切,我们无从而知,但是,请始终坚信,没有伤害他人的爱都是值得尊敬的,我们不该以自己的狭隘,伤害了那些真正深爱的人。

世界匀速转动的齿轮突然卡了带,突然在那一刻停止不前,成为了记忆中永恒鲜明的定格,满是荆棘的故事也到此为止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