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关于我穿越之后变成灰烬这件事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01日

《关于我穿越之后变成灰烬这件事》免费在线阅读_機械師與太虛鳥小说

关于我穿越之后变成灰烬这件事

作者:機械師與太虛鳥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初火已熄,深海浮现。为了生存而必须去异世界抢夺可以被作为柴鑫点燃新生火焰的灵魂的灰烬与防火女一同踏上的冒险。也许很有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佐坐在初始火炉的悬崖边缘,凝望着远方的天空。

被炽色日冕包裹着的漆黑太阳,一如既往地在向下流淌着同样是炽色的物质。

她叹了口气。

“怎么就把我给逮回来了呢?”

初火已经熄灭。

而且是她亲手选择的终结,如果说这带来了什么后果的话,最直观的就是她被召唤,真正的来到了这个已然黯淡无光的世界。火之时代已经终结,深海时代正在逐渐浮现而出。

原本作为灰烬人的自己,在初火熄灭之后应该是与初火一同归于灰烬,但是正如防火女所说、在无尽的黑暗之中,终究会有火焰重新燃起。这个火种尚未燃起,尚且浸泡在黑暗的深海之中,不过依靠螺旋剑来维持区区几个灰烬的存在,倒还算是是绰绰有余。

甚至连仓库里面的装备和道具都一点没差,虽然在这里已经看不见属性面板之类的东西,但是自己玩了八周目通关,刷的四百将近五百的等级恐怕也是没有什么变化。

是时候回传火祭祀场了……

值得一提的是,游戏里面的超次元背包倒是依旧存在,可能这就是灰烬人自带的能力吧,毕竟纠结这种游戏的基础设定也没有什么意义。从背包里拿出能感受到温热触感的螺旋剑残片,只要握紧,就能够感受到篝火的吸引力正将自己拖拽而去。

再睁开眼时,已然回到了无比熟悉的传火祭祀场之中。但是在初火已经熄灭,新火尚未燃起的现今,也只不过是一个暂时还没有被人心沉淀汇聚的深渊之海淹没的容身之处罢了。

戴着独特头冠,身穿暗色长袍、扎起的淡金长发垂至腰间的防火女安静的坐在边缘的台阶之上,见到从篝火中浮现的夏佐时便轻轻点头致意,和平时一样的安静。

生活在这种地方,真的很容易让人忽略时间的流逝,更何况如今还存活着的人们要么是不死人,要么是灰烬,对于时间的概念更加模糊。也许只有缓慢的日渐上涨的漆黑潮水才能给人时间在流逝的感觉了。

现在聚集在传火祭祀场的人,也就只有防火女、老侍女、铁匠安德烈、小偷葛雷瑞特、帕奇、黑魔女卡露拉、大沼的咒术师柯洱库斯、卡里姆圣女伊莉娜、卡里姆骑士伊果、欧贝克还有夏佐自己,如果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放任不管的话,终有一天这里有会被深渊的黑潮所吞没,当然,这是聚集在祭祀场的人们所不愿意看见的。

必须得想个办法,要么寻找新的庇护所,要么……提前终结深海时代。

现在,关于这些方法也逐渐开始有了头绪。说来也算是幸运,如果不是在最后玩黑魂的时候夏佐没有做完欧贝克的剧情,那么此刻欧贝克自然已经葬身大书库,而现在进行的研究恐怕也没有这么快完成。

火之时代是神明的时代,而深海时代就是对神明时代的一次洗牌、在黑暗之中再次燃起的火焰,就是汇聚了前代一切薪火的汇聚之火,也许……就是属于人的火焰。

那么只要在深海彻底淹没世界之前,去点燃这属于人类的火焰,黑魂灵魂沉淀的深渊之潮就会退去、人性也不会再从人类的体内流出,不死人的诅咒将不复存在,属于人类的时代就会到来。而现在还苟延残喘的不死人、灰烬们……就能够存活下来,甚至、变回真正的人类。

哪怕是获得真正的死亡,恐怕也是让不死人们趋之若鹜的事情了,点燃人之时代的火焰,回归人类的姿态。

但是现在的世界早就没有了所谓柴鑫之类的东西,让现在还活着的人去投身火焰,恐怕提出这个主意的人当场就会被丢进黑潮里去,想要重燃火焰,只有去别的世界寻找柴火。

这个研究的重点,就是游戏里面入侵其他世界的重要道具——血红眼眸宝珠。

但是血红眼眸宝珠入侵的只是这个世界的其他时间线,和其他的世界来说就像是两个相隔甚远的毛线团一般,于是圣女伊莉娜、咒术师柯洱库斯、卡露拉和欧贝克四个法系人员来钻研如何将线牵引至其他世界的方法,帕奇、葛雷瑞特甚至安德烈还得负责支援伊果和夏佐、清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的濡湿人形。

这些濡湿人形,就是黑潮在一步一步吞噬整个世界的证明。

时间还有很多,但压力一直存在。

当然,清理这些濡湿人形倒是并不困难,起码现在还没有被黑暗吞噬的哈兰德战士团从地里爬出来,如果真的到那种程度恐怕只有用石头把祭祀场的门堵住才能勉强苟延残喘了。

走下沉迷打铁无法自拔的安德烈旁边的楼梯,正坐在地上捧着一本书打发时间,听见薄暮骑士套装的腿甲踩踏地面清脆的脚步声抬眸瞥了夏佐一眼,轻叹一声从旁边拿起了一样东西,站了起来,语气一如既往的带着一丝高傲和友善。

“拿去吧,这样你就可以去别的世界寻找、或者说夺取柴鑫了。……虽然说伊莉娜有些难以接受这种仿佛,想必你接下来的旅行也会充满阻碍和鲜血,但是我们不就是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吗?呵……祝你一路顺风。”

夏佐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端详起了手里的东西。这就是加强版的血红眼眸宝珠:血红燃烧宝珠。从外型上来看,就是在血色眼眸的那个地方插入了一块螺旋剑的残片,从而有火焰燃起的宝珠。

“对了,想要使用这个东西,必须要和防火女一起……因为你的防火女接触了初火,从而获得了一部分初火的力量。借助螺旋剑残片和初火的力量来强行增幅这个宝珠的能力,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极限了。

在异世界,防火女就相当于是你唯一的篝火,防火女如果死去,那么你复活和传送的能力也会消失,再次死亡之时,就会被从那个时间驱逐,在这里复活……和防火女一样。……我们是不会真正死去的,但是你大概不是很希望防火女收到伤害吧?所以,达成目的之后,就用诀别黑水晶回来吧。”

沉默片刻,她抬手拍了拍欧贝克的肩膀道:“谢了。过两天给你带点异世界的魔法书回来。”随后在欧贝克那些“奇怪的女人之类”的碎碎念中扭头去找其他人道谢去了。

柯洱库斯的回应是:“为徒弟呕心沥血难道不是师傅应该做的吗?更何况,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啊……虽说如此,我也得告诫你。即使你已经可以成为一名咒术师长,但对于黑暗咒术的研究和学习,也要千万小心……”

卡露拉则是笑了笑,用“我只是在做你想做的事情而已,小心别迷失在了禁忌的黑暗之中啊。我的笨徒弟。”来回答。伊莉娜更是有些受宠若惊一般,反而感激的道起了谢,弄得夏佐有些难以招架,说了两句不用谢之后掉头就跑。

“记住……”

就在夏佐准备去找防火女时,欧贝克突然叫住了她。

“哪怕你的目的是夺取、也不要无意义的杀人……你做的一切,终究会有报应吧……”

她认真的点了点头,便走上了楼梯,来到了防火女的面前。

防火女已然明了夏佐的目的,欣然伸出双手。夏佐拿着燃烧眼眸宝珠,放在防火女的手上,和她的手指相互交叠,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

“和防火女小姐姐一起旅行,怎么想都有些激动呢。”

“请正经一点……灰烬大人。”

看着防火女似乎因为害羞而微微扭头的样子,让她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燃烧之势愈发旺盛的猩红宝珠,有巨大的吸引力从中迸发,几乎是要将她的身体扯碎一样拽入其中,但出乎意料的没有疼痛的感觉。

没有多做抵抗,片刻之后便有天旋地转的眩晕感传来,就像是被重重的甩到了地上一样、感觉和被离群恶魔抓起来扔到地上如出一辙……

“痛痛痛……”

捂着几乎要散架了一样的腰站了起来的夏佐,看见一如既往平静站立在地面上的防火女艰难的笑了笑,虽然有点嫉妒,但也确实难以想象防火女如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只能握住防火女伸出的援手,拍拍屁股上的灰、活动了一下关节。

有明媚的阳光从翠绿树叶的缝隙中投下,落在她们与青葱草地之上。

“……”

一瞬间让防火女看的有些出神了,她微微抬手似乎想要摘下头冠、但停滞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将手抬起。

“差点丢了半条命……走吧,防火女。是时候开始我们两个人的冒险了!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骑士了,我的女士。”

没有注意到防火女的动作,夏佐大大咧咧的戳戳防火女的肩膀,脱离了黑魂世界的那种压抑的环境,她简直就像是一只跳来跳去的幼鹿一样好奇的到处乱跑,甚至还需要防火女来提醒,防止她不跑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直到一声地吼把夏佐从郊游的状态震了出来……这个森林里显然并不像是表现出来的那么宁静。夏佐缓缓从鞘中拔出长剑,拿起了薄暮护符,将防火女护在身后。

“我得先给自己上个buff。”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