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冷傲师祖兄控师妹与被附身的我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7日

《冷傲师祖兄控师妹与被附身的我》免费在线阅读_橘子大鸽鸽小说

冷傲师祖兄控师妹与被附身的我

作者:橘子大鸽鸽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师傅赌球欠了全江湖的钱,我被迫和小师妹一起逃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唔——」

清晨的钟声把我从睡梦中敲醒,睁眼望向窗外,天还没亮,焚武山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

天地苍茫,森罗万象。除了感叹天地之浩瀚,我还思考着另一个哲学问题。

人生在世,最能让人产生幸福感的是什么?金钱?权利?美女?非也非也。

在我眼里,这个冷漠孤独的时代最能让我产生幸福感的事,莫过于奉先楼的钟声响了之后看看天色还能再睡一炷香的时间。

毕竟平静的过一生是我的毕生追求,所以我才舍弃了万贯家财,投入武辰门下。

山里修行的清闲日子最棒了!

不是今天不修行,而是我清楚待会师妹一定会过来叫我起床的。

为什么我笃定师妹一定会来叫我呢?因为她就是个无可救药的兄控。

从小她就粘着我,不管是修行还是洗澡,她都跟在我身侧,只有晚上睡觉时我才能以修习师父传授的秘术为由清净一晚。

哎,这也不怪她。

我武辰派的师祖生前蝉联武林霸主十载有余,江湖上听到我武辰派的名号都要礼让三分。不过师祖练功走火入魔暴毙之后我派便没落下来。

时至今日,人丁稀少,全派上下仅有四人:我师父燕鬼九、师姐翟苗、我莫道、我师妹师涵。

而我师姐翟苗五年前失足落入魔渊,准确来说如今武辰派只有三人了,也难怪师妹她爱粘着我。

不提了,钟声三响,本该是做早课的时间,不过按照惯例我那粘人的师妹马上就会破门而入。

「师兄~!」一声糯糯的娇唤让我骨子酥麻使不上劲。

接着是房门,尽管有衣柜和书架抵着,可它仍然受不住师妹融合期的一记飞踢,“惨叫着”爆体而亡,木屑满天飞。

我惊得从床上跳起,只见一名少女……也正是我的师妹师涵落落大方地站在已经没有门的门口。

她一袭碧衫,永远是用那种时而沉溺,时而使坏的眼神望着我,配合那张笑起来就露出一排贝齿的嘴,让我感觉自己仿佛就是她的宠物,或者,用玩具二字来形容更加准确。

“师妹……”我扶额无耐道,“最近门派里资金短缺,你还这样把我的门踢爆,这样叫我怎么和师傅说啊!”

师妹嘴角上翘,一步一步靠近我,神秘地眨着杏眼:“告诉师兄一个好消息!”

我抱着被子紧紧贴着墙,我知道,身处武辰派,只要师傅还是掌门就根本不可能有好消息。

但我还是顺着师妹问道:“什么好消息?”

“嘿嘿~”师妹贴近我的身体,手指挑逗地戳着我的脸颊,轻道:“师父一大早下山了,也就是说……现在门派里终于只有我们俩个了~”

说着师妹又慢慢凑近我的耳朵,灼热的呼吸击打在我的耳畔,我连忙往旁边躲开,问道:“啊?师傅去哪儿了?他有说什么吗?”

师妹从她胸口取出一张信纸,道:“我在大厅发现了这个。”

我接过信纸,打开一看,上面洒脱的字迹应该是师父写的……

“这是在干什么!”信中的内容让我措不及防,“师父他居然要我当临时掌门,全门派事务交由我全权负责,他到底去哪儿了?不准备回来了么?”

“不是挺好的嘛!正好可以挪用门派资金修一个铁门,关上门,我们在里面做些什么就没人打扰啦!”师妹显得很兴奋,留着口水一边傻笑一边道,“再买个大床好了,现在的床太小了,根本睡不下两个人,还是说……师兄你想睡我身上呢?”

师妹一个人说着奇怪的话,而从小就一直跟着师父修行的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小时候,师父教我轻功,就因为他想让我每天去桃林给他摘桃子吃;师父教我铁头功,就因为他想让我用头砸核桃给他吃;师父教我吹火掌,就因为他想让我给他做烧鸡吃!这次他让我当代理掌门,铁定没什么好事!

当我正回忆着小时候与师父的点点滴滴时,窗外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仿佛整个焚武山的空气都在震颤。

我和师妹互相对望一眼,神色凝重。

这一声闷响,应该是护山大阵被攻击的警告,而且声音如此巨大,看来,来者实力不菲。师父前脚刚走,武辰派就有麻烦了……

“鬼九!出来!”

“出来还债!鬼九!”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山门外,一群气韵浩瀚的强者叫嚣着,我和师妹暗中观察,发现他们至少都是金丹期以上的强者,而且他们穿的衣服各式各样,看起来不少门派均有代表在此啊!

“师父到底干了什么,怎么这么多门派都来要债了?”我不解道,虽然我知道会被师父坑,但没想到他居然招惹了这么多武林豪门。

师妹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嗯……前些天我发现师父在看天下蹴鞠大赛的简报,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反向买彩,别墅靠海’。”

“靠!”我忍不住骂出声来,“这家伙借钱赌球??”

“再不出来,吾等便要攻进去了!”一位声音最洪亮的白发老头喊道。

师妹慌了,抱着我的手臂急道:“师兄怎么办?他们要打进来了!”

我安抚地拍了拍师妹的肩,道:“放心,我们的护宗大阵是师祖布下的,仅凭他们根本不可能攻破。”

“可是……”

师妹还没说完,一声轰响,肉眼可见的能量波纹向四面散开,大地随之一颤。

我惊了,这不正是护宗大阵被攻破的预兆吗?

“可是师父把护宗大阵的能量晶石拿走了一大半,好像也是拿去赌球了……”师妹声音幽幽道。

“这个挨千刀的!到底运气得有多背才会输了这么多?!”

“别想那么多了。”师妹拉起我的手,急道,“师兄我们赶紧收拾收拾找个没人的地方躲债吧!”

“不!”我甩开师妹的手,哼了一声道,“他鬼九欠下的债,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走!”

师妹愣了一下,指着山门口道:“师兄你忘了师父让你做代理掌门了吗?门口还拉着横幅恭喜你成为代理掌门呢。”

“什、什么?!”

“师父都是用武辰派的名义借钱,那些要债的看到横幅肯定会找你要债。”

“皇天在上,我莫道今生不砍鬼九几刀,来世便堕入畜牲道!”

“快走吧师兄!他们攻进来了!”

这些武林讨债联盟速度非常快,刚刚击破大阵便已经冲到大厅中来。

“找人!找不到人就把值钱的东西全都搬走!”

“武辰派曾经也是大门派,底蕴应该不浅,各位能找道宝贝就是与它有缘!”

“依我看,右院那块大石碑有些玄机!来人,搬走!”

“带不走的都烧了!”

讨债大军瞬间变为绿林强盗,四散开来在武辰派里展开了一场寻宝探险。

看着平静的生活犹如名画和花瓶被他们抢走打碎,我恨啊!

怀着悲愤的心情,我和师妹准备即刻出走宗门躲债。

“你们俩个谁也走不了!”

“糟糕!”

师妹和我抬头一看,只见一苍髯老者负手立于半空之中。

他散发而出的灵气灼灼逼人,起码是个元婴期的大能。

被老者凌厉的目光扫视,我和师妹低着头背心冒汗,杵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

也许老者知道我和师妹,一个开悟期一个融合期,放松了戒惕,最终将视线放到我身上。

“你就是莫道?”老者那与形象不符的铿锵有力的声音入耳,我和师妹都听出了他对我的不屑,“遥想当年武辰祖师断清清在世,弟子若千,傲视江湖,武辰派天下第一派的称号无人能够撼动,可如今已经沦落到让一个开悟期的小毛孩做掌门的地步了么?”

老者后半句已经从看不起我到看不起整个武辰派了。

“呵呵,前辈。”我抬头望向老者,抱拳行了一个礼,款款道,“我们武辰派修的是一个道字,掌门也应当由对道的理解最深的弟子当任,我做掌门,完全没有问题!”

老者轻哼道:“哼,年纪轻轻,口气不小,既然你是掌门就赶紧归还欠我的三万灵石!”

“三万?!”我倒吸一口凉气,一个月我也才能从师父那拿到一两块灵石,这师父一下就欠人家三万,而且这里还有那么多债主,鬼知道他总共借了多少灵石!

我要是不借助家族的财力绝对不可能还得上的,不过我也不准备帮师父还债。

眼睛一转,微笑对老者道:“老前辈,其实你也知道我师父他让我做掌门就是为了让我背锅,这三万灵石我一个小毛孩怎么还得起,不过我们门派有一处禁地,平时师父不让我们弟子进去,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宝贝呢?我悄悄带你进去,你先挑选一些称心如意的宝贝,再让其他人来捡剩下的,三万灵石的债就一笔勾销如何?”

老者眼睛半眯,一边捋着胡须一边道:“你先带我去,我再做决定。”

呵,果然是个老狐狸,不过我也只能先顺着他的意思,要是激怒了他,这里这么多实力强劲的债主,我和师妹两个人是没有办法安全脱身的。

我和师妹带着老者通过密径来到禁地“奉先楼”前,一团肉眼可见的紫气环绕着楼身,正常手段是无法进入楼内的。

老狐狸望着奉先楼眼睛冒出精光,这奉先楼紫气缭绕,必藏有绝世宝物,他伸手急唤我道:“快快快!打开禁制!”

师妹拉住我的手臂,在我身边低声道:“师兄,你真的要让他进去吗?师父可是严厉叮嘱过不能让任何人靠近奉先楼的。”

“嘁!别提那个家伙,他自己都跑路了,不管我们死活,我们为什么还要听他的话?”

我松开师妹的手,按照以前师父喝醉后暴露的开启奉先楼的方法,准备打开禁制。

“逆徒!”

突然一声厉斥在我脑海中炸裂开来,将我的意识都震得模糊,隐约间,一道红色光芒冲出奉先楼向钻入我的身体。

我身体四周产生了一股强大的上升气流,呼啸着将我的发带吹飞,头发在空中如火焰般飞舞,并且随着眼睛一起慢慢变红!

我嘴里吞吐着一股灼热的紫红色的浓烟,声音尖锐,宛若一个小女孩:

“谁让你们,扰我修行!”

咦?奇怪,明明那就是我,为什么我能看见自己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