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赛德隆英雄谭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8日

《赛德隆英雄谭》免费在线阅读_张宇鸽小说

赛德隆英雄谭

作者:张宇鸽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等我构思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为何总之就是穿越到异世界的施密特成为「勇者」肩负战胜魔神拯救世界的使命。

沿途如宝O梦训练师·小智样搜集性格、属性迥异的同伴们,统御同伴们一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收复被魔族侵占的领地将战线前推到魔族境内。

本该长驱直入、乘胜追击推翻魔神的统治,然而事情却出乎施密特的预料之外。

趁团员们韬光养晦以迎接最终决战时,辉耀战姬·莉法秘密地跟我到岩壁后面商谈。起初我以为要触发羞涩剧情满怀期待结果却收到始料未及的口谕。

“你说什么?梅纶亚皇帝强制撤退命令?”

“没错“

“旗开得胜的我们很快就能突破魔族防线、瓦解他们的防守取那魔神首级!为何这节骨眼要我们撤退?这次远征队伍虽只有八人。

但单体素质都是我精挑细选出的SSR,这般阵容让战略游戏已经能通关教学的我接手简直所向披靡。

“我都推倒别人高地塔你要我撤退哪有玩家会同意啊,不然让我团员投票少数服从多数、我都能看到赞同「撤退」的人数为零,这提案我驳回!”

这种贴子Po到网络都会被网友喷哦。

忧伤的莉法跟拗气的我解释其中的弊端。

确实,我们队伍锐不可当、一路过关斩将战胜无敌,老实说在这皇国危难的转折点皇国突然要我们强制撤退我也不认同,但那可是皇帝陛下的口谕。”

统治梅纶亚皇国的皇帝恕我直言就是昏庸、羸弱的昏君,抵触忠臣逆耳的他宁愿听那群弄臣的谗言,搞得皇国乌烟瘴气、百姓怨声载道。

——其中忤逆皇帝陛下就是叛国罪。"

“我推断这恐怕是某个贵族为保全利益而向皇帝陛下进谏诬赖你「意图谋反」、「投奔魔族」。”

“我、可我没想谋反呀?”

“所以我就说是污蔑、是他们精心策划的诽谤,给你施加莫须有的罪名以此陷害你啊。”

"……真的吗?"

"听那队伍的智将莉法剖析那阴谋诡计,贯彻莽就完事的我听得是云里雾里,估计跟那群只懂得莽的团员们协商也是纯粹的浪费时间和徒增理解难度。"

“可我们若是拒绝皇帝陛下的口谕反而正中那群宦官的下怀,侧面证明我们做贼心虚,加深皇帝陛下的疑虑,他们也能出师有名的征讨我们。”

——这强制召回只是检验忠诚而已。

听她那番蛮有说服力的说辞我点头。

我很信赖莉法,她的职业是『恢复系』+『骑士』的殿堂裁决官,换做GAL—GAME游戏就是毋庸置疑的女①号,偶尔会跟我亲密接触和为我吃醋。

信赖她的我率领同伴们撤退,虽仍有同伴百思不得其解和抗拒这命令但在那莉法的说辞后皆接受。"

——除了洞察力敏锐的瓦尔伦。"

在欢呼呐喊的浪潮中,我和同伴们顺利回到皇城,还有疯狂的镇民蜂拥上来跟我们要签名和魔法照相机拍照,被维护秩序的宪兵们用警棍镇压。

……之前住在旅馆内衣裤常丢失,就连莉法都抱怨那群崇拜者过于狂热。

来到宫殿缴纳武器后,仪态端庄的女仆示意我们到宴请贵宾的厅堂参加贵族间的犒劳晚宴。"

服饰跟施略特世界的阿拉伯装束如出一辙的瓦尔伦观察着周遭。

恭迎诸位在前线奋勇杀敌的勇者们,想必路途舟车劳顿皇帝陛下也举办晚宴盛情款待凯旋回归的诸位,还请你们入席就座。

“美丽的小姐跟玫瑰花最搭了~”

她那温婉尔雅的神态让花心的团员立刻转换状态搭讪起来,无视困扰的她团员们都因能享受御用厨师精心烹饪的料理兴致勃勃入座。

然而秘密召见我的并非皇帝陛下,而是微笑憨态可掬的皇妃——薇娅多·埃尔森雅尔以及体型臃肿肥胖的贵族。

我记得那面容狡黠的贵族貌似是雅阁朗多派系的领袖——麦基·雅阁朗多。"

薇娅多她是那昏庸皇帝目前宠幸的皇妃,麦基则是他的父亲,因当初被出巡的皇帝陛下物色中,那原本是地痞流氓的麦基也得以攀龙附凤被授予爵位。"

“这到底怎么回事、能请你解释下吗?”

“解释吗?……请问要我从哪里解释起!”

“还在装蒜、当然是你们假借皇帝陛下名号强制我撤退的那件事,明明离攻略这世界只差临门一脚你突然强制我——”

“你貌似搞错了。”

“……我搞错、搞错的是你们才对吧?掌控主导权的麦基跟我耐心地解释强制撤退的命令。"

“强制你们撤退确实是皇帝陛下的圣谕,你怀疑我从中作梗假造皇帝陛下口谕真令我痛心遗憾呐,那可是死罪纵使给我熊心豹子胆我也没胆量触犯。”

在通讯技术落后的赛德隆传递讯息一般都是送信员、飞鸽传书亦或者点燃狼烟。而收到私密飞鸽信笺的莉法向我通报我才日夜兼程赶回来。

“我知道你现在很恼怒勇者大人,但请你谅解我们做此决策是经过慎重深思熟虑的。……在那之前请问你认为梅纶亚皇国的军事力量如何?”

“兵力资源充沛,且大多是精兵良将。”

"正确,那你认为坐拥殿堂骑士团、精锐特种部队、暗杀部等机构的皇国跟你组织的队伍比孰强孰弱?”

……假使我们集结队伍恐怕在那规模庞大的皇国面前也没胜算,况且我们以寡敌众都能将阻截魔族攻势,那他们特意召唤勇者的原因是?

…………难道说?!

“看来你理解能力不差嘛倒令我钦佩,倒不如说事已至此还被蒙在鼓里的话你就只是庸才。”

——他们的目的是为将一触即发的战争养精蓄锐。

与其耗损兵力征讨魔神倒不如将希望寄托在能万夫莫敌的『勇者』身上,这样既能收复领地又能以低微牺牲为皇国的侵略野心铺设条光明璀璨的大道。"

……这场召唤仪式从开始就是骗局。"

……我从一开始就是他们棋局的棋子。

倘若真让你战胜魔神那世界秩序的天秤就会严重倾斜,你们届时你将被判定为比魔神更构成威胁。

你们真是群狗屎混蛋、……”

“我们当然很惋惜本该被赞颂的勇者却被怀疑成意图策反的新魔王,所以我们冥思苦想出两条两全其美的绝佳方案还望你采纳并配合我们。”

"薇娅多代替她那阴险狡诈的老爹道。"

“所谓的①方案就是——”

"——请『勇者』归隐山林。"

绝对禁止跟昔日同伴接触,解散他组成的队伍收编到各个领域,即便勇者销声匿迹继承他意志的同伴也能促进皇国繁荣昌盛,同时提供给他同伴优渥的福利和加官进爵。

……禁止跟他们接触?

……能彻底避免跟他们接触的方法只有让我与他们阴阳两隔吧?即使我归隐山林你们也绝不会允许我活命,你们当我白痴到无可救药吗?……"

“我们的『勇者』不愿接受我处心积虑构想出的A方案吗?那B方案你总该接受吧。”

麦基假惺惺的为我斟酒,没学过『鉴定技能』的我我都能推测这盏酒蕴藏的含义和他们的毒辣。

“我就你跟你拐弯抹角了,请你喝下这杯酒。”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我凝视着眼前这杯赐死酒,同时脑内回顾过去点滴,与他们欢声笑语、克服艰难险阻的时光。

隐藏在帘幕后的强者们已伺机而动,而缴械『魔剑·奥达斯汀』的我没有抗衡手段。顿时间脑筋要被怒火焚烧殆尽的我紧抿住嘴唇嘶吼。

……你们这群混蛋。

……你们这群该死的王八蛋,我为你们做牛做马、你们却从开始就设计要谋害我!!

“…………我选择C方案。”

“C方案?计划里可没C方案。”

"顷刻间恼羞成怒到极点的我攥紧拳头往那张惶恐的廉颊打过去,你那张虚伪到极致的脸总算被——

……什?!

“狗急跳墙可不好啊,勇者殿下。”

抓紧我手腕的俊俏男子笑眯眯地加深力道,骨裂咔嚓的声响和烈火灼烧似的剧痛让我屈膝跪地。像是嘲笑我的无能和窝囊男子讥诮声。

“呀,缴械才能入皇宫这条规矩在这时帮了大忙,倘若让精通剑技的你携带危险的武器那还得了,现在除了『私通魔族预谋叛国』外又增加条『谋杀皇亲国戚未遂』的罪名,以及——”

如鹰爪般锋利的食指戳进我咽喉。血液溅射的我光是发出声音都撕心裂肺、只能沙哑地嘶鸣。

“以及『盗用国家公款』、『勾结匪寇骚扰皇国境地』、『屠杀贵族焚毁宅邸』等罪名,甚至还嫁祸给雅阁朗多派的贵族们害他们饱受牢狱之灾……哦呀、如此看来我们的勇者还真是恶贯满盈到罄竹难书呢,在公开处刑时你能尽情辩解洗刷罪名,前提是。”

他蹲下在痛彻心扉的我耳边低语。

——……现在的你还能说得出话。

……我是被冤枉的、那些混账事我一件没做!

……我没做!

……我没做啊!!!

我拼死揪住他那裤留下血痕,器宇轩昂的勇者沦为背黑锅的政治道具而始作俑者的他却置若罔闻。

"真不愧是我栽培的孩子。我只让你观摩没想到你能举一反三真让父亲的我欣慰万分。”

“哪里,全部都是您教导有方,您时常教诲我:要物极其用,哪怕是废物也要将其价值压榨殆尽。我才能以勇者为教材向你展现我的成长。“

“真是后生可畏啊……”感慨的麦基俯视垂死挣扎的我、践踏住我的手蹂躏:“放心吧废物勇者,你现在对我而言还有利用价值。我怎么舍得你死呢?”

“……咳、……该死、……”

“你刚才说什么?……”

“他说他愿意毛遂自荐为雅阁朗多派系的贵族们包揽罪责?即便身处困境也依然秉持『无私奉献』精神的你是何等的光辉耀眼!!……那我们就如你所愿,证据的话你无须担心我们已经准备妥当,只需你伏法认罪……对吧?父亲。”

“当然,证据确凿呢。”

“……住嘴、……你、……你们、”

“既然勇者已经伏法认罪,那我们尽快把监狱里那群被勇者栽赃陷害的贵族们释放出来吧。”

那些雅阁朗多贵族们丑陋的嘴脸宛如梦魇般萦绕着我,按住脑袋悲鸣的我被关押在地牢。

多项滔天罪名成立,且稽查员在我的包袱内发现跟魔族、强盗们私通的信笺,素未谋面的强盗首领也公然指控我跟他们同流合污有书信往来,后面首领暴毙死无对证,他供述的证词也被法庭采用。

我搜集到的武器、装备全部都被那昏庸皇帝赏赐给贵族们(特别是雅阁朗多派)。绝望的我连憎恨都做不到蜷缩在牢狱角落静待死亡降临。

“里面关押重罪犯,想探监的话请办理手续——”

轰隆、狱警头颅炸裂爆散出的血浆溅射到墙壁。因管理及戒备疏松的缘故劫狱者如入无人之境,转眼间这座牢狱都是狱警的残肢断臂和器官。

营救施密特的团员·莉法。

“果然不出我所料呢,他们果然酝酿着阴谋想让你背黑锅,若我姗姗来迟恐怕你会遭陷害狱中暴毙。”

“啊、……啊啊、!……”

“好过分……现在的你连正常讲话都办不到了么,待我将你救出去就带你找医生医治。”

同情看着遍体鳞伤的我莉法给我套隐藏身份的衣袍帮我换好,携手带我通过密道逃离监狱来到皇都城镇,这漆黑夜幕正是藏匿身形的最佳天然屏障。

遭遇到夜间巡逻队莉法带我躲到墙后示意我噤声,待巡逻队过去我等安然无恙后又继续逃亡。

“这个国家的根基已经腐败、你必须远远逃离这里别再跟皇国有所牵连,离这里越远越好!……”

逃离这座腐烂的皇国偷渡到其他国家,倘若是国家皇国那群家伙也没踏足的权限。

莉法无言地把鼓胀钱袋塞进我衣袍内口袋里。

“前面就是船坞,那里有艘伪装成商船的逃难船,明早那艘船就会驶出皇国到其他地区贸易,届时你再想方设法逾越过国界到其他国家隐姓埋名吧。“

……谢谢你啊,莉法。

……看到她为我这般煞费苦心、我眼泪都快掉出来了,虽没能跟她好感度达到100%触发床戏剧情是我无法弥补的遗憾。

宫殿这边。

“你说狱警全部被屠戮殆尽?!”

接到贵族的消息肥胖皇帝陛下惊恐不已,监狱内惨绝人寰的景观让负责善后的人胆战心惊。

“那勇者他也越狱了吗?!为何?!”

“很简单的道理皇帝陛下,勇者畏罪潜逃了。”笑容和蔼的麦基阐释其中的根源和越狱动机:“勇者被拘捕这件事还未泄露,我想协助其越狱的应该是知情者,例如在场的某位贵族之类的。”

皇帝陛下一想到眼前这批向自己宣誓效忠的贵族中有叛徒就满脸惊恐和悚然,而倡导推翻旧王统治、改朝换代的维多利派系龇牙咧嘴地看着那群维护自己利益的雅阁郎多派敢怒不敢言。

“那勇者会不会司机报复朕!!朕当初资助他海量的资源谁能料到是养虎为患!……给我全城封锁、加强戒备巡逻!绝对不能放跑那背叛我的叛徒!”

“稍安勿躁皇帝陛下。”

“爱卿何出此言?”

“我已我的名誉担保,我已在皇都内布下天罗地网,纵使勇者有通天本领也插翅难逃,当务之急是尽快揪出勇者陛下的卧底根除皇国毒瘤。”

……洞悉全局的贵族们则缄默不言,他们推测这就是出麦基自导自演的戏剧。

为了到时利用皇帝顾忌和揣测铲除掉维多利派,就必须让皇帝陛下对身边有勇者卧底这事深信不疑,时机成熟将矛头诱导向维多利派系的成员。

“此言差矣啊,皇帝陛下。”

“克维拉,你为何偏袒暗藏在朕身边勇者余孽?“

“不、我并非偏袒勇者余孽,而是怀疑我们身边真的有跟勇者私通的奸细么。”

克维拉毫不避讳指明。

“不是某位奸臣在挑拨离间、贼喊抓贼吗?”

“真的吗?”皇帝弱弱地问道。

“本该派遣重军镇守的监狱守备力量薄弱到能让叛徒悄无声息营救出勇者,难道自愿接管勇者监管职务的麦基不该为自己的玩忽职守表态和诚挚道歉么?”

克维拉话语内有指责意味,内容核心无非是勇者顺利脱逃、玩弄政权的麦基难辞其咎。

“……嘛,英明神武的克维拉因政务繁忙总疑神疑鬼的我能谅解,但我能担保勇者的卧底就在我们之中。“

以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眼自称中立派的克维拉·凯蒂文,这皇国高层派系区分森严,在缝隙残喘的中立派就是被率先打压的绝佳对象。

……总有天要让你懊悔跟我作对。麦基暗想。

可无论是雅阁朗多派的尔虞我诈或者维多利派为力挽狂澜的秘密实验,两派都绝非善类

在瞭望塔能俯瞰皇都景观的瞭望塔有位表情忧郁的男子——麦基的亲儿子凝望着手中那张酥饼

阴暗处出来的二皇子跟他推心置腹的聊天。

我很好奇,随时都能品尝到山珍海味的你为何会对张酥饼那么执着,我总能看到你吃酥饼,那庶民食物对你来说真的那么具有吸引力吗

“……老实说酥饼很难吃。”

“难吃还吃?雷吉欧卿还真奇怪呢“

“……很奇怪吗,或许吧。”

“能请你给我吃点吗?”

“请用。”

把酥饼撕成两半的雷吉欧将饼递给二皇子,惊喜的二皇子尝试咀嚼,对美食家的他来说虽谈不上难吃却能稍微满足味蕾的需求。

雷吉欧却津津有味,目光注视那笼罩在夜幕的船坞,就等猎物落入他精心策划的陷阱。

“……我的父亲以前是地痞流氓,因为姐姐被皇帝陛下看中的缘故他才有幸翻身并侍奉皇帝陛下。”

麦基曾是混混这事人尽皆知,也因而遭到嫉妒和招惹其他贵族们的仇恨。

姐姐承蒙皇帝宠溺使麦基的地位水涨船高、蒸蒸日上,同时也带来地利优势,让薇娅多有机会听到皇帝谈话内容搜集情报,用妩媚的枕边话蛊惑皇帝。

“咳啊、……咳咳、……”

勇者和莉法那边仍在逃跑,他们已经逃到商船的甲板。张望四周的我除了船桅和货物啥都没看到。被黑暗笼罩的商船唯有微弱的灯笼。

我轻推莉法的肩膀询问。

“呃、咳……(现在我该怎么办?)”

“……你还记得你以前给我讲过的故事吗?那则《空城计》的故事。“

……空城计。

我确实跟她讲过诸葛亮摆空城计吓退司马懿的故事,还把网传的深层解析转述给她听,她也听得津津有味和钦佩古人智慧。虽是编撰却耐人寻味。

而那版本指出司马懿他根本没被诸葛亮骗到。

……欸?

……莉法?

精神恍惚的我捂住如火焰灼烧的胸膛,已经被莉法精通的光剑·希里斯特贯穿出窟窿。

强忍笑意的莉法捂住嘴巴。

“……噗、扑哧!!”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啊。

“噗嘻哈、嘎哈、嘎哈哈哈哈!!没想到号称能一骑当千的勇者居然会那么容易就中计!枉费我还担忧你会识破我的计策没料到那么轻而易举啊!!”

倏然间发疯似的莉法褪去以往温柔、那张沉鱼落雁的脸蛋抽搐得如同野兽。

顷刻间、警备的灯光都聚集到摇摇欲坠的我身上,埋伏在商船内的强者都咧起嘴角向我走来。

……我已经被提前部署的精锐给包围。

“……咳、咳咳咳!……莉……”

“你是白痴吗?该不会真的以为能搭乘商船顺利脱逃吧?……白痴、白痴啊你!你这猪脑袋活该被剥削和压榨!这就当做你的教训费、不用感谢我哟♡”

……平时拘谨的莉法流利地爆粗口。

胸膛的剧痛摧残着我的精神、我晓得莉法她的光系魔法会那么痛、畜牲、好痛!……

“……你、……背叛、……吗……”

“背叛?……讲话真难听呢勇者,我从一开始就是虚情假意的接近你,从始至终效忠的对象只有皇国谈何背叛呢?要怪就怪你没识人的眼光。“

……“那个,初次见面勇者殿下。”

……“我的名字叫做莉法·杰瑞斯坦……请问我脸上有什么吗?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面庞看呢?”

平时温柔的她与现在的疯子判若两人、「原形毕露」的她释放出凌冽的杀意和暴戮的气息。

我对皇国愤怒、对这险恶世道憎恶的我——

强忍痛楚撕心裂肺的咆哮、凝聚愤怒的我拳头往莉法脸部打去反被她用拳头捶倒在地。

“垂死挣扎的样子真难看,做错事还有脸发火啊你。……杀掉那么多人死到临头连狱警都不放过、你这个废物、杀人犯。但鉴于你的功绩仁慈的我就让你死个痛快。如今证据确凿、我莉法·杰瑞斯坦以『杀害狱警』、『畏罪潜逃』等数不胜数的罪名将你就地正法……干脆就让你去海里喂鱼吧、勇者大人哟。“

……咳、……啊、……

我以口语传递我并没憎恨她。

也始终信赖她,信赖初位同伴的她。

……谢谢你啊。

……莉法。

轰隆!

伤痕累累的我被莉法她释放出的光系魔法轰飞坠落到阴暗的海内。

皇国动员全城搜索那片海域也没搜捕到勇者的踪影、颁布通缉令以高额悬赏金额为诱饵鼓动子民到处缉拿逃犯的勇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