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逆I概率操纵者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9日

《天逆I概率操纵者》免费在线阅读_szswindy小说

天逆I概率操纵者

作者:szswindy分类:魔幻小说类型:西幻

重启的人类文明...信息爆炸的魔法时代这是一个背负着使命与宿命的英雄。人类仍在依靠魔法崛起,旧时代即将陨落,而背负着一切的我,将会见证新时代的诞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疼!

这是一种发自体内的痛觉,血液本不该有知觉,博笙却能感觉到血管中有不知名的物质在剧烈的涌动,如同龙卷一样从心脏肆意席卷着四肢与大脑。

痛!

呼吸变得急促,汗水也是满头淋漓,博笙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就像是被人强行撕开再拼合,周遭的一切也变得支离破碎。

“唔。”

博笙试图挣扎,但手与脚似乎被什么牢牢的固定住无法移动。

我这是睡到头昏脑胀加落枕了又遭遇了鬼压床吗?

明明觉得早该痛晕过去的博笙却能感到感官无比的清晰,神经没有因为痛觉而麻痹,他恍然意识到,自己并不在梦中。

幸运的是,这股痛觉正在慢慢消退,已经开始习惯的博笙终于有余力去思考其他事情。

好亮啊。

明明是关灯睡觉的,到底是谁把灯打开了?

抱着一股怨念的博笙心里默数着数字,猛然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是自己的手臂,又似乎不是自己的手臂,手臂因为疼痛青筋暴起,但是凸起的血管却向外照射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哈?”

博笙有些心不在焉的念头瞬间惊醒过来。

耳边逐渐变得嘈杂,似乎有一群人争论着什么,奇怪的发音让他完全分辨不出这是哪国的小语种。

我这是…

博笙很快便注意到,自己身穿的不再是记忆中的便服,而是亚麻布制成的灰色长袖长裤,自己正坐在一张金属制成的椅子上,椅子和地面连结,自己的四肢被牢靠的锁在把手上,动弹不得。

得益于灯光的照射,博笙看到了一个人影正在像自己缓缓靠近。

猛然抬起头,瞳孔不可避免的因为强光开始收缩,眼角的余光莫名出现了一些奇怪的阿拉伯数字,但当博笙把注意力集中在数字的时候,它们又突然消失不见。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身穿着深灰色长袍,既陌生又熟悉的老人,银白色的头发整齐的梳理着,但是脸上却因为大半部分的烧伤显得格外狰狞,他站在原地,深蓝色的双眼之中,用着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自己。

是什么呢?

博笙思考着。

就好像那些第一次做化学实验一样,期待,兴奋,还有一点点害怕。

我又不是小白鼠。

就在博笙这么想着试图反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嘴巴也被塞上了布料。

身体的金光渐渐消散,随之而来是一个个残破的记忆碎片,没有时序,亦没有逻辑,但头脑却没有因为过度思考而感到头痛,得益于此,他能够一边整理古怪的记忆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房间内没有窗户,只有正中间的木制大门,房间的四角挂着透明的灯罩,灯罩里头发着光的不是印象中的蜡烛或者灯泡,而是一个奇形怪状的发光物体。

放眼望去是尽是灰白色的墙面与地板,亦不是印象中的石膏,而是一种不知名材质制成的光滑表面。

房间的一侧正站着几位穿着同样款式蓝色长袍的人,他们手里拿着满是文字的羊皮纸正在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

帕索斯,人族黄白裔混血,曾经的所属籍是

康德大陆特莱西帝国萨克罗曼城,

父亲是倚铁骑士团骑士侍从,在与兽人血狼氏族一场城市保卫战争中壮烈牺牲,并且在随后的战役中,血狼军队一路从东北方向一路南下,途径路线萨克罗曼城,母亲与兄弟姐妹三人在逃避战乱的迁徙中因瘟疫与疟疾死亡。

这场与血狼氏族的战役,最后是以特莱西帝国割让六座城邦以及其附属九座村庄领土求和结束,而帕索斯也成为了单独一人。

在一次血狼氏族中的重要人物与帝国的科莫商会交流时,因试图下毒刺杀。

被判…

死刑。

但是,在执行死刑的前一天,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性在牢中找到帕索斯,并达成了一项诡异的交易,帕索斯记录在德塔石板上的户籍将被记录死亡,但不会执行死刑,与之相对的,他将会被转移并接受一场实验。

实验!?

博笙看向房间的另一侧,放置着一张木制抛光的长桌,上面放满着写满特莱西语的羊皮纸,还有一个空荡的透明水晶锥形瓶,碎片中最后的记忆便是喝下里头的金色的液体。

但是…

我是谁?

博笙有些茫然。

记忆碎片的涌入并没有让他的思维混乱,但他却感到一种强烈的违和感,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

毫无疑问,他穿越了,穿越在了一个接受人体实验的死刑犯上。

但是…我自己是谁?

博笙,这就是我的名字,是一位来自21世纪地球的人类

但是为什么…

我的父母叫什么,我是学生吗?还是职员?我又经历过什么?我为什么会穿越了?

明明思维全所未有的理智,明明脑子里拥有正常人该有的知识与概念,博笙搜刮着自己遗忘在一切的角落的记忆,这份关于自己的经历却像被抹除了一般,无影无踪。博笙拿着帕索斯的记忆与自己相比较,发现自己更像是被穿越的那个。

嘣!

就在博笙还在思考的时候,房间的木门**脆利落的轰开,然而透露的不是曙光,而是四处飘散的浓白烟雾。

烟雾中能够模糊看到三名人影的轮廓,只见一道醒目的赤红色光团围绕在左边的一道人影上,光芒一闪而逝,紧接着光团便分裂成数道纯粹的能量体,拖拽着绚丽的红光如箭一般精准命中那几位身穿蓝袍的人类。

似乎这些蓝袍人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入侵,没有任何防抗便纷纷倒地,不过仍有起伏的胸膛证明他们还活着。

“咳咳,我说你啊,下次能不能把烟雾调的温和些,我差点就要得哮喘了。”

烟雾里传来略微抱怨的男声。

“抱歉,药材实在太贵了,就请你下次不要用我的解药了?”

反馈的是冷淡的回复。

“啊啊,对不起,奥莉娅大人,请原谅我的无礼。”

男性也是敷衍的道歉。

博笙紧紧的盯着烟雾,不知何时,他已经能够听懂了本地的语言,这是特莱西帝国的通用语,烟雾缓缓散尽,站在房间内的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两男一女,他们身穿着同样制式的深棕色长靴与披风,纯白色长裤。

“穆亚,放弃抵抗,我相信你很清楚我们为什么能站在这里,基克萨尔大公下令亲自逮捕你并且调查塞因斯学派。”发言的是站在中间的中年男子,褐色短发,留着些许络腮胡,不起波澜的深绿色双眸彷佛能够看穿心灵。

“怎么,可能!”被称为穆亚的老人震惊的转过头,不知是对他们突如其来的入侵感到惊讶,还是对基克萨尔公爵的命令感到惊讶。

穆亚似乎对这群人不抱有谈判的念想,但也没有轻松的束手就擒,他嘴里念动着繁杂的音节,一道天蓝色的轨迹在他身边一闪而过,聚集在他带着浅蓝色丝质手套的右手手心当中。

“嘘。”

站在左侧的是一位金色头发的男子,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微笑,像是一名不知道哪里出来的浪子,他吹了一声口哨,一团似曾相识的红光以更加迅猛的速度成形弹射而出,击中了穆亚,穆亚还未成型的蓝色光芒连带着身体一瞬间便被打散在地

魔法!博笙眯了眯眼。

“看起来应该是完了。”在穆亚干脆利落的倒下后,他补充道。

“与其说我调的药温和些,不如说请你的手段温和些吧?”这次讲话的是站在右边的年轻女性,应该就是刚才释放烟雾的奥莉娅,一头亚麻色的长发整齐的盘在脑后,腰旁斜挎着一个灰色胯袋。

“唉,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他们全都好好活着好吗?”金发男性有些不满的抱怨着。

“恩,如果他们要是有一个现在还能正常交流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奥莉娅一边戴上从胯袋里拿出的灰白色手套,一边随意的说道。

“反正又不论生死。”金发男性小声嘀咕着。

博笙有些茫然的看着这大局已定的变化,他还没思考好如何逃离困局的时候,局势突然逆转,刚才还在那里争论的蓝袍人已经纷纷倒下,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过道,没有任何动静。

他不觉得这些人会对自己抱有什么好感或者说特地来救援自己。

他们不是帕索斯记忆中那些身穿治安官制服的人员,普通的治安官也没有谁能够施放魔法,还是如此充满着压倒性气势的魔法。

更何况,帕索斯生前是个死刑犯,如果他们是充满正义感的人,那么自己也逃不开法律的制裁,如果不是,那自己的命仍然拿捏在别人手中。

这群身穿长袍的神秘人员能够让帕索斯免除死刑并从牢中带出来绝对是有手段的,但是听起来这三人似乎有更大的背景。

“队长,这里还有个人怎么处理?”金发男子很快注意到了被绑在椅子上的博笙。

正在调查现场,被称为队长的中年男子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他是这群邪教徒的研究对象之一,这群人很狡猾,为了不吸引督法官的注意,他们之中有大部分人都是已经在石板上被记录死亡但却被他们偷偷转移出来的死刑犯,你看着办吧。”

“他们已经实验完了,这是他们研究出来的药剂,我试试看能不能采集一点回去分析它的成分,顺带一提,服用这些药剂的人全部都有着各种不良的副作用,你刚才经过他们的关押室的时候应该就看到了。”奥莉娅在旁边补充道,她举起放在桌上空荡的锥形瓶摇了摇,观察着里头的液体。

金发男子看起来像是回想到了什么不堪的记忆,似懂非懂的抬了抬眉,看起来已经做好了判决。

“我的名字叫…”他轻轻的抬起了右手,食指指向博笙,炙热的能量在他的指尖缓缓凝聚,形成一团赤红色的火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