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遗失的黄金萤火虫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31日

《遗失的黄金萤火虫》免费在线阅读_礼堂愚山石小说

遗失的黄金萤火虫

作者:礼堂愚山石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短篇向 专门把自己的短篇写在这的地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

我……

‘’ 对,你是最厉害的人,一切都没问题的。‘’一个女孩说道,她躺在我的怀里,颤抖的手摸在我脸庞。

回忆之前,我是一个风使者,我会完成它的。

我持着散发金黄光芒的刀走向前面这巨大的机器。

(另一个人)

阻挡在我前面的男人,他知道一些什么,我的痛苦,不,我们的痛苦,他知道多少。

哪怕成为恶人,我也要带着姐姐的信念活下去,父亲母亲,他们还需要我。

我一定要拿走这个灵魂……

(二)

我牵着某个女孩的手,在充满油画的世界奔跑着,我害怕着身后的东西,他们是什么,我不知道,黑色的团块仅让我害怕。

我牵着女孩的手,来到了一个悬崖边,我转身看向那个模糊不清女孩的脸,哭着脸笑着说了些什么……

然而,我知道些什么……

不要……不要……不要跳下去。

我和那个女孩一同跳了下去……

闹钟响了起来,我睁开眼睛,喘着粗气,枕头已经;湿了一片。

我为什么会哭呢,为什么呢……刚才我做了什么梦……

然而我没有多去想了,我还要去工作,时间至上,效率至上,一直以来是我工作的地方的真理。

我从床上下来,立刻穿着棉鞋去刷牙洗脸。

黑色的眼睛,毫无生气的眼睛,我紧紧地盯着镜子,标准的工作发型,以及蜡黄的皮肤。

是你吗?当然是我。

整理完之后,我立刻从卫生间出来,去房间的柜子里拿出西装,立刻穿了上去。

之后,我拿着公文包,穿好黑色的皮鞋出去了。

我住在一个低价便宜的公寓里,在远方是一座座高楼,我从由生锈的铁组成的楼梯下来,来到了垃圾占领的小街上。

穿过像这样的小街,空气中弥漫着早晨街边小摊的味道以及被人翻到垃圾箱的味道。

终于来到了大街,街上到处是像我这样匆忙上班的上班族,以及大量的车不停地来回行驶,空气的味道已经被汽车的尾气占领。

我和一行人穿过一条十字路口,来到了一个昏暗的地下铁路口,路口的冷气不仅让人颤抖。

站在月台上,大家都在聊各自的话题,除了我一个人静静地等着,列车发出响声冲了进来,带着寒冷的风。

我和所有人拥挤地上了地铁,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恶心的味道,然而我和其他人一样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谁会去在意这个味道是怎么来的呢。

过了一段时间,地铁停到了我需要来的地方,我和一群人挤出了地铁,走出了昏暗的地下铁。

我来到了如同钢铁森林一般的地方,立刻,我去了一家快餐店点了一份汉堡包和咖啡,没有丝毫的品尝就把他们吃完了,接着,我马上前往了自己所在的公司。

我走进了一个大理石地板的高楼,里面随时都能听到皮鞋和高跟鞋敲击地方的声音。

我和一些人走进了电梯,各自点了自己必须要去的楼层,随着电梯的一上一下,终于停在了59号楼,我立刻从里面出来。

三面挡住前方和左右两边的工作桌一个一个组成如同蜂巢的地方,我立刻来到自己的蜂房,打开电脑开始了自己的一天的工作。

楼层里面阵阵的敲击键盘的声音逐渐弱了下来,午饭时间到了,人们开始自个的午餐,很多人都是自己带了份午饭过来的,也有些人自个不嫌麻烦到外面吃的。我属于前者,当然还有旁边站着的两位。

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吃完饭,把饭盒放在我的桌上,说到:"我们来说说各自来公司工作的理由吧。‘’

这时,旁边也吃完饭的肥胖的人,把饭盒压倒了那个女人盖好的饭盒上,说:"这么无聊的话题,不是很明摆么,当然是钱了,这个公司的月工资可高了。‘’

那个女人嘟着嘴巴,说:"我可不像你这头贪财猪一样,我来这家公司赚够钱然后自己开个咖啡店,里面摆上一个钢琴,弹自己喜欢的曲子,哇,多好啊。‘’

肥胖的人说:"别,还不如开个夜店,当个妈妈桑多好啊,以你的身材,嗯~‘’

女人握紧拳头立刻往他肚子上打,说道:"对不起,应该叫贪财贪色肥胖猪。‘’

肥胖的人嗷嗷叫地往后退,女人看向我,问道:‘’小毅,你是什么想法。‘’

我冷淡地回答:‘’钱。‘’

女人平静带点伤感地回答:‘’是……是吗……"

这时,管理人员来了,打破我和这个人之间的沉默。

她以及旁边的胖子把各自的饭盒拿走便离开了,我也把吃好的饭盒收拾好便开始接下来的工作。

中午强烈的阳光变得昏暗,告示着人类夜晚马上降临

,同样键盘敲击的声音也变为电脑关闭的声音。

我独自……然而他们也一起和我下班回家。

胖子和女人有说有笑也有打,而我一个人沉默地走着。

我不喜欢过多地交流,我只希望明天的工作能立刻开始。

我和他们来到了一个转角,胖子立刻和我和她挥手告别,便往右走了。

而我和她等绿灯亮了,继续前行。

沉默了一段路,我和她来到了地下铁,当列车开进的时候,我和她依然沉默着。

我和她便上了列车,我隔着座位和她一起坐着。

这时活泼的她有点伤感地说:"小毅,你真的没什么想法?‘’

我回答道:"没有,只要有钱就行了。‘’我不希望有人过多的了解我,我只需要钱就行了。

她低下头,有点伤感地说:"不要总是逼着自己……‘’

然而她的声音太小了,我似乎没听到,立刻问:"什*么?‘’

这时,列车到了她要离开的地方,她匆忙地说:"没什么‘’便匆忙离开了。

她离开之后,我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舅舅,说到:"舅,我的母亲病情怎么样了?‘’

(三)

我像往常一样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然而一个接线员打破了这种往常。

"请问,毅乘风先生在吗?‘’一个接线员站在门口喊着,听到了我的名字,立刻站了起来,走向了他,问道:"怎么了?‘’

接线员说道:"有个顾客不停地打电话,非要找你。"

我不知道是谁,但我也不想碍别人的工作,立刻去了。

我和接线员来到了另一个楼层,我带起了耳机,对准话筒,问道:"喂,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耳机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苍老的声音叫道"是小毅吗?我是你舅舅,你的母亲突然加重了……快点来医院吧,医生说最多只能活过两个星期!"

我突然大声叫道:"不是昨天说还好吗?‘’

舅舅带着哭腔地说:"可她今天在床上吐出大量的血,我立马就去叫医生,同时,照顾她,医生来了之后,检查了一番,然后拿来一台机器,检查她身体内部的情况,检查到她的内部正在腐烂,所有器官都发生了变异……‘’

我顿时感到全世界正不停地,不停地往下掉,空气如同铅块一样重,压的我胃里似乎要出来一般。

我吃力地扯下耳机,旁边的接线员看我脸色不太好,问道:"没事吧?"

我立马推开了他,跑向电梯,回到自己工作的地方,跟管理员说明了情况,他强烈地要求我两个小时之后,也就是11点,必须回来。

然而我只希望立刻去市中心的医院。

我立马跑出了公司,在街边慌张地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终于,车子停到了医院门口,我立马把钱给了司机,没有顾后面司机的呐喊,就已经进了医院。

在这白色的医院里,我奔跑着明明自己是个社会人士,却如同胆小的小孩一样哭着奔向母亲的8病房。

在不远处,我看到与这白色医院格格不入的舅舅,他灰沉的脸看着我看 ,我走向他。

他站了起来,苍老的手放在我肩上,灰色的颜料染在我身上。

他拖着身子离开了。

我走到门口,消瘦的母亲躺在病床上,地上还残留着她吐过血的血渍。

我咬着牙齿,缓慢地走向前,眼睛似乎被什么溢满,我坐到床旁放过的凳子,便趴到她的身旁,双臂不停地颤抖,眼泪立刻从眼睛掉落,我不想大声哭,怕吵醒母亲。

然而,喉咙还是发出细微的声音。

此时,我看到身上的领带,用手紧紧握住那个领带。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倘若你相信的话,你的母亲的生命还有办法挽回"

我不敢相信却非常希望他说的是真地抬头看向他

一个老医生微笑地站在门口。

(另一个人)

我像往常一样穿好校服,整理好床铺,刷完牙,便准备起身去一所著名的大学。

我经过一个装满各种奖杯的柜子,以及一张报纸,上面写着"14岁天才少年考进著名XX理工学院"

这时候,我停了下来,在一张全家照停了下来,欣慰地抚摸了照片上的人,尤其是一个站在我身边的女孩,她是我姐姐。

然而她……没问题的,姐姐,我会带着你的信念活下去的。

我立刻出了房间,走下了楼梯,大厅里一篇狼藉,到处是酒瓶,补克牌和麻将。

看来过的挺开心的,那就是最好的了,姐姐看到了吗?

我悄悄地穿好鞋子,走出了房间。走向了一辆已经准备好的黑色轿车,我坐了上去,车子便开向了我要上学的地方。

除了学术上的交流,我基本很少交流其他的话题,因为我想更专注于科学,创造出更棒的科技,有了更多的钱,父母就会更开心,我和姐姐也更会开心。

我紧紧地盯着教授在黑板上写的公式,以及聚精会神地听他说的话,从里面获取我需要的东西,便记录下来。

上午就这样过了,中午和下午,便是大量的自由时间,许多准备去放松吃点东西,也有的吃完午饭就去做实验了。

而我属于后者,我立刻回到家中,大厅里非常的热闹,父母和几个人正在快乐地打着麻将。

一个人叫道:"糊啦!"

母亲从旁边拿出大量的钞票扔给他,这时,他发现了我,大声叫道:"什么时候回来了?还不快去做课,没看到我正在为你的学业努力赚钱嘛?快去!"

我点了点头立刻匆忙地去冰箱里拿了些食物,便从大厅里离开了 ,看到母亲生气感觉是我做了非常不好的事情。

我走出别墅,来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有草原的郊区,这个地方有一大部分是属于我们的。我走向一个不远处的仓库,铁门旁的机器输入了自己的密码。

铁门发出声音缓缓的升了上去,一个被蓝色巨大的布覆盖着的东西出现在眼前,我用力地把它扯下来,被布覆盖的机器出现在眼前,大概10米左右的小型机器人,里面有一个驾驶舱,由于是按我身体来制作的所以只能容下我一个人,经过我长时间地改造,通过用特殊手段买来的军火,让这辆机器人成为了能够上战场的勇者。

"让我看看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我自言自语地开始对机器做检查和一些不足的地方修改……

只要获得了专利,家里就有更多的钱,父母就了会更开心,我和姐姐就会更开心,我们就不会经历那样的痛苦。

"不是吗?姐姐……"我又自言自语地说着。

这时,眼前感觉变得模糊,是我在哭吗?不,不是,头有点痛,是最近没睡好吗?先 ……先休息……

我就这样从梯子上掉了下来。之后,被四处巡逻的保安发现了,带我立刻去了医院……

肺癌……当我又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是多么绝望,不是已经治疗好了吗?不是,通过那种方法获得了生命吗?

一个老人站在我的病床旁说:"不用担心,我找到了一个来自于那个故乡的人,他的亲人也在住院治疗,

你是相当重要的人,我们医院会竭尽全力帮助你……"

我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姐姐,给你吃糖……"一个年纪才6岁的小孩把糖提给一个年纪比他大的女孩……

我点了点头,紧握双拳。

(四)

我沙哑地问:"有办法吗?"

老人走到我旁边是哟:"有,在你的家乡有一种黄金萤火虫,它能治疗任何一种疾病。"

我立刻说道:"那只是我家乡的传说,散发着金黄光芒的萤火虫,那种虫子是根本不存在的,只不过是教导小孩子不要伤害萤火虫而已。"

原来只是糊弄人的老头而已……

老头这时候拿出一张纸递给了我,说道:"一开始我也不相信这件事的,然而这个男孩却告诉我是真的。"

我看到纸上写的是刘宇晨,患有肺癌晚期……

老头说:"他本来是将死的人,然而他不想放弃,于是从某个人那打听到能救他的方法,虽然他认为更本不科学,然而这是唯一的办法,于是去了你家乡寻找,最后奇迹般得病好了。"

说完,他又递给我一张工作证,这个老人是市中心医院的院长。

他说:"做为院长,我没有必要骗你。"

是真的,此时我内心感到些许的安慰。我说道:"那我明天出发,回到家乡。"

老人说道:"只要把虫子带回来,我就帮你治疗你母亲的病。"

我站了起来,擦去自己的眼泪,禁闭嘴巴看着自己的母亲……

当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院长已经不见了,也许去照看其他病人了。

(另一个人)

老人把事情告诉了我,此时,我把手中的一个机器递给了旁边已经到来的保镖,并给了徐多钱……

姐姐……

(五)

我从医院回来了公司,然而已经超过了预计的时间,并且今天公司打算把项目完成,然而少了一个人,于是预计推迟了一天,推迟了一天等于失去了好十几万。

我面对上司地不断斥责和抨击,当他说道,我知道你母亲的病已经很严重,死人应该为活人着想的时候,我忍住眼泪冲向前跟他打了起来。

我已经忍了很久,公司各种的争端,为了获得职位想尽一切办法,为了获得业绩,拼命给人施压,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而且在公司我只不过是想治疗好母亲的病,然而什么都没得到回报……这个人懂得些什么。

"这种工作,我懒得当,我……"我对上司哄叫,突然间,感觉似乎要想起了什么,可它又一次跑了。

"那你被炒鱿鱼了!"上司乘我松懈的时候推开了我。

我直接转身开门出去了,终于……终于离开了这里,母亲,我明天就出发,找到那个虫子……

出了公司之后,我回到家中开始整理必要东西,然后发现手机忘带了,手机的屏幕上有数个未接电话。

我紧握着手机,这时,有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可以的话,公司下班之后可以一起吃晚餐吗?"这个号码,是她的电话号码,什么时候我有她的电话号码的……啊,好像被强制性的……

我立刻发短信回给她"嗯。"

之后,我便出门去买一些要去森林的必须品,来到超市才发现快过圣诞节了……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怀念感,似乎和某个人一起……然而就是记不起来了。

这时候,我看了一眼手机,公司马上下班了,便立刻离开了……

"终于释放出来呢。"可爱的女人说道,不,应该叫琼莉莉。

"是啊,从他进入公司起,整天不怎么说话,天天独自一人回家,公司都叫他自闭的独行着,然而今天当了一次勇者,真是帅气啊,我也不怎么喜欢那个上司。"肥胖的人说道,不,金石说道。

我进入公司之后,他们是第一个过来和我结识的人,虽然过去总是对他们冷淡,其实没有他们的存在,感觉会更压抑……

"谢谢。"我微笑地对他们说。

"什么,有什么好谢的,我们还要感谢你呢,我们一直还记得那场球赛……"琼莉莉露出牙齿微笑地看着我。

"哇!竟然会有人向我说谢谢!"金石有点吃惊地说。

"啊~胖子还会害羞啊。"琼莉莉做出非常狡猾的笑容,用手肘戳他肚子……

我笑了起来,也许没他们在的话,还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

琼莉莉好奇地看着我,问:"怎么了?"

我回答:"没什么。"

琼莉莉看着我一旁的东西,问道:"你是去旅行吗?"

我回答:"嗯,回自己家乡旅行。"

琼莉莉甜甜地笑了,说道:"是嘛。"这时,服务员端菜过来,金石立刻叫道:"开始最后的晚餐!"

琼莉莉有点生气地看着他,说:"别说得好像别人去送死似的。"

金石不满地说:"我有没说错,好多关闲事。"

于是两个开始拌起了嘴,最后的晚餐吗?耶稣那时候是有伤害他的朋友陪着,然而我是有刚刚认识其实从一开始把我当朋友存在的人陪着。

这次的晚餐非常美味。

第二天,他们特意请假和我道别,我与他们相继拥抱之后便离开了。在途中,我再一次看他们。

阳光投过玻璃照在他们的身上,散发着微光,长长的影子装满着不舍。

我踏上了去往家乡的列车,我将回到家乡,找到那传说中的黄金萤火虫。

(另一个人)

他踏上了回到家乡的路,将引导我再次回到那个拯救过我的世界,我……我将找到那只虫子。

我必须活下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