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来自彼方的信件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6日

《来自彼方的信件》免费在线阅读_西尔瓦娜小说

来自彼方的信件

作者:西尔瓦娜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战争

一封带着血的信件,一整箱来自远处的来信,从淡淡的红茶香,再到轻微的硝烟味,最后是刺痛双眼的血红色污渍,丽贝卡只想知道,莫瑞甘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致亲爱的丽贝卡。”

黑色的轿车行驶在小镇的道路上,车窗往来的人们,脚步都带着一些匆忙,神色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惶恐。

故作镇定的人们,或扯紧了自己的孩子,或提着自己的行李,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小镇的东方逃离,而这辆逆流而上向西行驶的轿车,成功地获得了大量的瞩目。

人们冷漠地看着车子驶过,没有丝毫的惊疑,仿佛在说:看,又一个送死的!

路人冰冷的目光并没有跟随着温暖的阳光一起透过车窗,也没有对车内后座上的少女有丝毫的影响。

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头发闪耀得就像是被天使触摸过,白皙水嫩的皮肤将她精致的脸庞托显出了一种艺术品的易碎感,让人连用力触碰都不敢。

而她身上的衣服,虽然颜色偏深,却也是做工精致面料上等,再配合她所搭乘的轿车。

她是一个漂亮富有的姑娘。

而就是这么一个姑娘,她无心理会车外无礼的眼神,只是低头用戴着手套的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一张折痕已经非常深刻的信纸,眉目之间充斥着浓烈的担忧。

“我很高兴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还能如约收到你的来信,但我看着你信中的疑问,我却不知道要如何提笔给你写一封足以回答你问题的回信了。”

少女的目光逐个扫过信件上的字句,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试图模仿出写信人的语气,得以理解写信人的情绪。

轿车在镇子西面的出入口驶出,向着一个埋藏在山林的村子前进。

阳光透过树盖肆意倾洒着,却因为道路两旁茂盛的树木,只能在轿车顶部留下些许斑驳的光斑。

“你已经不止一次地向我询问我的生活是否一切如常,我也告诉过你,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的生活相对而言是平稳的,并且一如既往地枯燥,我明白你在为我担忧,因为敌人已经将他们的前线进一步推前了,战火也已经蔓延到了我的身边。”

越往前开,逃离的人群就越稀疏,最后只剩下三三两两的马车,驮着一家人的行李,载着老弱妇孺,又一名壮年男人驾驶着,向着与轿车相反的方向而去,在这样一辆华贵的轿车驶过他们时,车上的人忍不住疑惑地看着这辆往危险之处而去的车辆,胡乱地猜测着车子主人的身份。

毕竟在如今这种情况下,除了军人,谁还敢往已经成为了前线的村子里跑呢?

“你在担忧我会不会参与到战争中去,但你要知道,战争是残忍的,它不由分说地碾碎了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无论是我们柏夫人的,还是来自于敌国之一的普利奥的士兵的,在战争打响的一瞬间,或你,或我,或者是整个柏夫的所有人,都已经无法避免地搅进了这场腥风血雨之中,我们根本无法避免混乱与死亡的到来,只能在命运之中苦苦挣扎,载沉载浮。”

行驶的道路越来越颠簸,驾驶的司机不得不在保持保证能安全脱离危险的速度的前提下,减缓了轿车行进的速度,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他的坐在后座上的小姐,一向是一个不适应一点点不舒适的环境的大小姐,他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向过得舒适惬意的人,会因为一封信,就一头脑热地要来危险的前线。

可作为一个下人,他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的余地。

山林的深处隐约传来几声枪响,男人们粗犷的吆喝声,在远方回荡了起来,还有若有若无的几声战马的嘶鸣。

他忍不住往左右探了探头,警惕地关注着四方的动静,已经做好了一旦出事就加速通过这段路的准备。

然而,并没有什么惊险的事情发生,坐在他身后的少女,甚至都没察觉到枪响,她还在全神贯注地捧着信件阅读着。

司机觉得,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看见大小姐阅读这封信了。

“你在信上说,希望我能离开,去你那里躲避战火的侵扰,可是我却认为,如果防线再这么接二连三地崩溃下去,那么柏夫迟早要失守沦陷,战火会把柏夫的每一寸土地都燃烧殆尽,等到那个时候,你又能躲到哪里去呢?我们又能请求谁的庇护呢?所以我离开或不离开,其实都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上天是如此垂怜我,让作为军人的女儿的我,有了一次可以为反抗助力的机会,是的,我必须留在这里,因为我父亲的农庄,我父亲的生意,我所继承的一切财产,都是源自我所深爱的同胞,所以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必须留下来,把我的所有财产还给这个国家,我要调度自己的所有产业财富,为军队提供便利,为村民的撤离提供车辆路费,这里仍然需要我,我也需要这里,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距离那个已经成为前线的村子已经越来越近,路上甚至遇到了一些穿着军装的军人设置的路障,但由于少女的财富和正当的理由,盘问的士兵并没有把他们拦截下来,而是决定予人玫瑰,将他们放了过去,并看着自己手里的余香,喜笑颜开。

而村子的轮廓,终于在他们眼前显露了出来,坐在后座上的少女,默默地攥紧了手里的信件。

“我没有办法向你保证在这场战争中独善其身,只要我还是一个柏夫人,但我还是可以这么告诉你,我的生活一切如常,依旧规律且枯燥,在寄出信件之后的每一天。我要做的事情中就有期待你的回信这件事,除此之外,我很好。现在轮到我问你了,这场战争,让你的家庭受到影响了吗?丽贝卡,你还好吗?”

“——你最忠诚的朋友——”

轿车在一扇巨大的庄园的铁门前停了下来,从外面往里看,能看见宽阔的院子里往来的军官,也能看见巡逻的士兵,而在庄园的门口,也站着两个背着步枪的卫兵。

不论这个庄园以前是做什么的,现在看起来好像已经成为了一座军营,兼前线指挥所。

而且根据他们如此熟悉的行动来看,好像已经在这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少女疑惑地看着自己手中信件的信封上的地址,又看了看庄园,和同样疑惑的面面相觑。

少女在疑惑自己是否走错了地方,而卫兵在思考他们好像从未见过富家小姐会往这种地方跑。

“你是谁?”

男人特有的粗犷声音传来,少女从疑惑中惊醒,看见了从庄园里出来的一名军官,他穿着马靴,一身军服虽然并不干净,但非常整齐,身材不高,可非常健壮,利落的短发让他看起来更有雷厉风行的气质。

少女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军衔。

中尉。

“这里是安娜贝尔农庄吗,军官先生?”

“这里以前是。”

中尉看起来有些犹豫疑惑,但他还是给了少女一个肯定的答案。

“那么这里有一个叫莫瑞甘的人吗?”

“莫瑞甘·埃斯波西托?”

中尉眼中的疑惑瞬间变成了警惕,他后退一步,上下打量着并没有发觉气氛变化的少女。

“你是谁?和她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找她?”

“是我冒昧了,没有自我介绍让你感到困扰,我很抱歉。”

中尉的警惕让少女心中升起了更多的疑惑,一股隐隐的不安在心头浮动着,让她眼中的忧虑越发浓重。

“我叫丽贝卡·波西,是莫瑞甘的朋友。”

“你就是丽贝卡?”

不知为何,得知了少女身份的中尉,神色有些许微妙,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穿着华贵,手里还提着一只皮质行李箱的少女,眼中那丝难以形容的情绪又加重了几分。

但很快又被冷静与警惕所替代。

“你有什么证据?”

“我有她的信,所有的。”

“我只要看你手上的。”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丽贝卡并没有找出中尉的要求中确切可疑的地方,于是她只好将手里的信递了过去,她本以为这位军官会非常严肃地检查一番,却不料他却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么一封信的存在一般,只是看了一眼,就将信递了回来。

随后丽贝卡听到了中尉的一声带着复杂情绪的叹息。

“你可以叫我卡托,跟我来吧。”

他根本不需要仔细检查这封信,因为这封信,本来就是他替莫瑞甘寄出去的,这就是莫瑞甘写给朋友的信,也大概只有非常忠诚的朋友,所以在看到这样的一封信后,才会不辞辛劳地赶过来吧。

丽贝卡示意司机离开,拿着信低头跟上了卡托,而一路以来一只被她用手掌抚摸遮挡的地方终于暴露了出来。

那是大片的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就像是谁不小心把红火漆失手打在了信纸上一样,但这片红色的污渍却又不同于火漆,它渗在信纸里,深入在一部分字句之间,带着地狱般不祥的气息,强烈炽热。

而这些强烈炽热的不安,正好也淹没了写信人端正的落款。

“——你最忠诚的朋友莫瑞甘。”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