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这个皇帝我不想当了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2日

《这个皇帝我不想当了》免费在线阅读_搞笑不易小说

这个皇帝我不想当了

作者:搞笑不易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转生异界没有外挂,身为皇帝担惊受怕,装疯卖傻怎么像话,吾有挚爱春半桃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别人转生我转生。别人都是出生自带系统外挂,天赋异禀。我却是一无所有,天赋奇渣。”

“别人做太子我做太子。别人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财富女人无所不有。我却是东躲西藏,生怕哪天丢了这个人头,从来没睡过一个安心的觉。”

“别人做皇帝我做皇帝。别人都是过着后宫佳丽三千,一声令下无人不从的生活。我却要做一个智障皇帝,对首辅和太后言听计从。”

“……呜”

坐在龙尾刺绣软垫上的明是非,他的屁股下方是檀香木便盘,此时他烦恼得甚至有点想哭。

他越想越后怕,特别是今天,他娶了京城第一美人于柳儿为妻,想到这他就浑身发抖,害怕哪天自己像父皇一样突然暴毙,因为这个老婆是太后给他选的。

虽然太后说是为了给明是非冲喜,希望能让他的痴愚症有所好转,有个聪慧的贤内助帮帮他也是好事。

但是明是非认定了于柳儿就是太后安排在他身边,用于监视他的。

“太后果然还是不太相信我是真傻了,难道我要装得再傻一些?”明是非手托腮帮,心下烦恼道。

转生到了异界,几经坎坷,终成一国的太子,现在更是成为了一国之君,是一件乐不可言的事情,看过小说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当上皇帝的明是非现在却非常的担忧,他认为内阁首辅和太后都想着怎么置他于死地。

要说为什么要杀他,自然是因为他并不是太后亲生,而太后的儿子还有六七个月就要出世。

他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皇帝,在约两个月前突然暴毙,前皇帝膝下活着的儿子只剩他一个。

因此,他年仅十三就懵懵懂懂地于半月之前继了位,成为了日月国的一国之君。

明是非认为父皇的突然暴毙,一定和太后有关,他曾撞见过内阁首辅和太后的奸情。

他知道父皇又是个难以生育的人,特别随年纪增长,希望更加渺茫,他认为太后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是内阁首辅的。

再由此一想,也许就是父皇发现了两人的奸情,首辅和太后就设计把父皇给害了。

其实父皇虽然昏庸无能,不过待他还算不错,他也恨首辅和太后,可是年幼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对抗两人。

朝中势力都是首辅的,皇宫里的势力都是太后的,他不过空有太子的虚名,如此才坐上皇位。

若是太后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更加容不下他。

先不论能否稳坐皇位,单说是否能够保住性命,这也是大大的未知。

若是转世之后身负绝世武功,保住性命倒也不是难事。

奈何他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渣,以他惊奇的筋骨,练武莫说事倍功半,简直终其一生也未必能练好一招半式。

他自幼体弱多病,在前任皇帝与他父子相认时,为了躲避万贵妃迫害,四处躲身、吃百家饭的他形如枯槁,若是要再熬一段日子,恐怕明是非已经不在人世。

之后遵循太医的调理处方,天天吃稀世大补之物,到了现时,身体还算健康。

想来,他之所以能平安活到今天,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功劳,要归功于他出生就有的前世记忆。

宫女太监甚至前皇帝的妃嫔都说,明是非是个聪明而又善良的孩子,若是日后荣登皇位,想必会是个能够造福百姓的好皇帝。

可是谁曾想到,前皇帝暴毙之时,明是非也被吓出了痴愚症,当然所谓的痴愚症只不过是明是非为了保命假装的。

今天立冬,屋外下着鹅毛大雪,门外守候的太监宫女摩拳搓手,张着嘴不停地呵气,一个个脸都冻得发红。

本来这些太监宫女是要进来伺候皇上如厕,帮忙擦屁股什么的,可明是非是一由地球现代转生来到此地的,他可习惯不了大便时还有人在旁边看着,更别说让别人给自己擦屁股了。

明是非低头看向便盘,忽然有一个恶心至极的想法:“难道……我要……”

他立即马上摇摇头,虽然他以前在网上听说过卧薪尝胆的勾践吃过这啥,可是他万万做不来这事,想到就有些想吐。

屋外那名小太监他是个年纪和明是非差不多的少年,皇帝都叫他波波。

波波是奴隶所生,在机缘巧合之下净了身,进了宫里当起太监,幸得大太监张民推荐,如此便升为服侍明是非起居的太监。

太监波波眼看着手中已经反过来一遍的沙漏又要流尽,与身旁宫女面面相觑。

他低声自言道:“难道皇上便秘了?这可要跟太医和尚膳监说一声。”

就在小太监波波如此思虑之时,屋内传来一声咳嗽,拿着衣服的宫女在太监的带领下开门入内。

不一会,明是非便换了一身红色龙袍,大摇大摆地走出来,无视屋外早已备好的辇御,往乾清宫方向走着。

“天寒地冻,龙体要紧,请皇上乘坐辇御过去乾清宫。”小太监波波匆忙跟上,在一旁弯腰道。

“哼!我不要,乾清宫这么近,我要跑过去!”

说罢,明是非撒开两条腿就跑,太监宫女忙在后面跟上。

他们亦知皇上是五六岁小孩的心智,不敢再劝,怕皇上一个不高兴,一声令下使自己人头落地,尽管明是非从未重罚过下人。

乾清宫将近,明是非看到门口停着太后的凤辇,凤辇旁守着太后的人,看来太后就在乾清宫里。

他甚至不想进去,就在墙壁的拐角处躲着,一众宫女太监不明所以。

“呐,我…朕想玩捉迷藏,你们一个个都给朕藏好了,不过不可以藏在乾清宫里,更不能给太后发现,若是给太后看到你们哪一个,立刻人头落地,听到没?!”

明是非手指了每个人一下,话语凶狠,模样却透露着一股傻里傻气,如同六岁小孩那般。

“可是……”波波低头弯腰想劝皇上不要贪玩。

明是非打断道:“可是什么,没有可是!我数三下,一……”

听到这里,宫女立即四散藏身,波波也摇了摇头,躲到了亭子后面。

明是非也不去找他们,侧耳贴着木墙,想偷听房间里面的声音,

脑袋旁的窗户忽然大开,一阵悦耳的少妇之音传来:“皇帝在这做什么?”

窗户的吱呀声还好,是那女人的声音使得明是非心下发怵,不禁浑身一抖,又立时强作镇定回道:“回禀母后,孩儿在和这些小太监和宫女玩捉迷藏。”

太后虽然年纪四十好几,长相却如二三十岁的少妇那般,容貌可谓妩媚艳丽,几有闭月羞花之容,可见其年轻之时必定是倾国倾城之美。

明是非弯腰低头,眯着眼睛四处查看,往假山处徐步走去,假作要去找藏起来的太监,想要借此脱身。

太后伸出两指,手指上的指甲套只在明是非衣上轻轻一沾,明是非是如何甩动双腿也无法挣脱。

太后的语气正如一位母亲在教训孩儿,道:“皇帝快别闹了,速速进来屋里,于贵妃已经这里等候皇帝多时。”

明是非回头傻笑,完全没有君王的风度,道:“母后再等一等,我要先把这些狗奴才一个个找出来。”

太后微微摇头,双指轻松上钩,明是非便穿过窗户,被提到了屋里。

“母…母后好功夫!”明是非心下一抖,站稳身姿后声音有些颤抖。

太后秀手朝着房间正中一摆,呢一声道:“那就是皇帝的第一位妻子,名唤于柳儿。”

明是非放眼看去,一名凤冠霞帔的女子头顶大红盖头,由侧面瞧过,坐在床边的新娘前起中伏后翘,一切都恰到好处,即便一身严实的红衣也无法掩盖其完美的身段。

明是非神情中充满了幼稚,凑上前去道:“嘿嘿,这就是我的老婆了吗?老婆,你好,我是你的老公。”

“皇帝不能用那些坊间粗鄙之语,要称柳儿为爱妃。”太后的语气明显有些生气。

太后带有怒气的话语如有刀锋,使得明是非心中一颤,打哈哈道:“哈哈…孩儿一时忘礼,孩儿遵命。”

“哀家不过是提醒皇帝,哪有命令一说。”

太后说话之时,看皇帝在那里对着红盖头左瞧右看,姿态宛若五六岁孩童,她不禁捂住生痛的额头,摇了摇。

“嘿嘿,让我看看我爱妃长什么样。”

明是非把手一挥,带着于柳儿的凤纹盖头拂向了空中。

红颜新妆比花艳,只见于柳儿透红的白肌上大眼缓睁,秀脸微微抬起。

轮廓成尖,假若滴水顺流也是没有一丝阻碍。

前倾的红色丰唇微动,唇纹稀落再上。

鼻骨坚挺笔直,鼻突圆润小巧。

那长长的睫毛在眨眼秋波之下微微颤动,宛如蝶翼轻分。

于柳儿,年芳十七,乃是于家独女,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

明是非心下不禁感叹:“这就是我的老婆?此等倾国倾城之貌……”

于柳儿看到明是非呆滞的脸庞,心下叹道:“这就是我的夫君?这个傻里傻气的样子……”

明是非微微甩头,找回被勾走的魂魄。

见到大美人当然想装作冷酷,忘了太后就在身旁,那幼稚的眼眉微微皱起,露出一丝凌厉的眼神。

这种太后不曾见过出现在明是非脸上的眼神,太后看在眼里。

“难道……”

明是非也注意到两人对自己的注目,当即又收回看起来还算聪颖的目光,哈哈笑道:“哇呀,我的爱妃可真好看呀!”

“唉……”太后低叹一声,于柳儿也是如此在心中低叹。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