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呆萌文学网 > 小说库 > 指尖奶茶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3日

《指尖奶茶》免费在线阅读_主格菲尔小说

指尖奶茶

作者:主格菲尔分类:同人小说类型:热血

指尖奶茶,号称史上最邪恶漫画,而它自称“无限透明的琐碎故事”。人们看到“LOLI”“女装”“百合”“幼训染”这些关键词便贪婪地打开了这本书。翻页,再翻页,人们发现,真正打动心灵的,却是一个纯洁无比的奇幻童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总有一天属于我的王子会出现,我会成为一个披着白嫁纱的美丽新娘。”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趴在浴缸边上,闭着眼满脸憧憬的喃喃自语说道。

“要是那样就好了,我的王子人在哪里呢……”女孩双手放在胸前,有些羞涩的继续说道。

坐在浴缸边外,另一个正在涂香皂的小男孩听见女孩的话,转过头有些意外的看着她。随后他清秀的脸上,那双明亮眼里突然过一丝捉弄的光彩。

“嘿——小左,原来你有那种梦想呀!耶——纯白的婚纱,想起来真有趣!”说着便转过身来,用自己小小的手指向被叫作小左的女孩,“那么我要成为一个比你还要美丽的新娘!”

“耶?!”小左闻声急忙跳了起来,水珠顺着短发滑到因为不满而嘟起小嘴的脸上。“你不是应该说‘我要做你的白马王子’的吗?”

--------------------

小山照相馆的橱窗前,一身国中校服的森居左隔着玻璃用手轻轻的抚摩那张展示在橱窗里的婚艺术照,满脸的羡慕。“好美——”

“这个是小纪的姐姐吧?我要是也能成为这样的新娘就好了。”看着橱窗里那幅特大号的艺术照小左不忧的感叹。

旁边站着一个貌似这家照相馆店员的男孩,他围了一条工作用的皮质围裙。男孩听见小左的话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便笑着回答。“我姐姐只是当这张相片的模特而已,她还是单身喔。”

看到小左好象还有继续问下去的念头,男孩便抢先说道:“小左,我现在还是打工时间,你是不是也应该……”

“咦——好啦好啦。”森居左也知道现在是男孩打工的时间担误太久不好,“那明天见,我会去找你的哦!”说着就要转身离开。不过才走了两步却又好象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你要记得看书哦。”这才满意的离开相馆。

忘了绍介了,男孩叫池田由纪,今年正读高一,父母离婚多年了,现在正和姐姐池田未记住在一起。由于脸和姐姐很象的原因,小时候还经常被误认为是女孩子呢。

小左也就是森居左,比由纪小两岁,今年正读国二,是由纪从小玩到大的邻居,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青梅竹马了。净白小巧的脸蛋,有些男孩子气的短发,虽然很可爱,但不知为什么喜欢穿着有些男孩气的衣服。

目送小左离开,由纪微微松了口气,有些紧张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由纪身边站了一个人。他同样围了一条皮质围裙,看样子似乎是小山照相馆的店长,不过这人脸上带着有些玩味的容。“嘿——人家可是叫你‘小纪’耶,很厉害嘛,由纪。”

“呃,店长。”由纪吓了一跳,转过头来才发现店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由于身高和光线的问题,从由纪的角度看去正好看到带在店长脸上的眼镜賊亮贼亮的。由纪不由的有些尴尬,连忙解释起来:“不是那样啦!小左她...”

“我知道啦!她是你的邻居小左吧?呵~呵~”店长打断了由纪的解释,用手摸着下巴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随即他好象又想到了什么事情,自己呵呵的笑了起来。

由纪有些无奈不由得暗暗鄙视:好猥琐的笑容。

“那个孩子以为这张照片上的人是未记啊?”店长用手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继续用他那有些猥琐的笑容看着由纪。

“店长——!”由纪不满的把声调拉长,从声音里可以听出他现在有些羞愤的心情。说起来这本来是由纪姐姐池田未记接下来的工作,充当照相馆拍摄陈列用照片的模特儿。谁想她本人好象忘记了的,当天跑出去约会。而且连手机都没带,说是怕被人打扰...真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这么做的。

回想起来由纪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

--------------------

那天由纪照常去小山相馆打工,刚进门就看到一个人影向他冲来。由纪吓了一跳,随即才看清是小山店长。只见店长有些焦急的问道:“由纪,你没见到未记么?”

由纪愣了一下就想起姐姐刚才出门约会去了,“她说要约会,然后就出门了啊。”

“不会吧——我明明就拜托她要来当照片的模特儿啊!”小山满头黑线的哀嚎了起来。“连手机都没开!完全找不到她啊!”

由纪头上顿时出现了一颗豆大的汗珠,暗想着未记出门前的准备,显然是早有预某。不由的有些苦笑:“啊——不好意思,看她那个样子完全给忘了吧。”

不过小山店长这时明显没有理会由纪的心情,来回的走来走去并继续在哪抱怨着。

“该怎么办才好呢?大人物正在那里等着呢!就算现在去找代替的人,也找不到像未记那样的女孩子啊。”

由纪看着满脸烦恼的店长有些无奈。“这...你跟我说也没用啊...”

“恩?”小山听到由纪的声音好象想到了什么,双手捉住由纪的肩问道。

“由纪,你几岁了?”

“15岁,高一。”

“身高呢?”

“现在大概161CM吧...?”由纪有种不好的预感。

“嘿——喉结还没长出来,声音也还没变吧?”店长暗想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嘿嘿。

“这...”由纪的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店长伸手撩起由纪额头的刘海,仔细的看了看。“恩,很适合化妆的一张脸,跟未记一模一样。”

之后由纪让人摆布了半天,当然由纪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就是了。不过想想平时店长对自己的照顾而且是老姐惹出来的麻烦也就不在追究了。最后,拍出来的作品,就是穿着一袭纯白结婚礼服的,男生的照片。

照片很美,被店长装裱后放在相馆的橱窗里。由纪看着另一个自己有些吃惊,原来人不过换了些装饰就可以变得如此不同。

从那次以后,由纪的心就被迷住了。虽然没想过连整颗心也要变成女孩子,但一想到能变成不一样的自己,感觉就像魔法。有什么可以比这神奇的魔法更能吸引一个平凡的高中男生?!

或许是为了体验那奇妙的感觉,或许是为了看到另一个自己,由纪忍不住戴上长长的假发,换上女孩子的衣服进行自我拍摄,当然这些都是在小山店长外出以后拍摄的。毕竟还是需要相馆里的设施才能拍出那些专业的照片。

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越来越多夹起来等待晾干的照片却是再也隐藏不住了。

目送小左离开后由纪转身回到店里继续处理那些没有晾干的照片,因为由纪做了一段时间的工作,店长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来晾照片地暗室的。这才让由纪有了可乘之机。不过,那也只是一般情况下...

“嘿——这张照片拍得很好嘛!”店长不知什么时候进到了晾相片的暗室,站在由纪身边,随手拿了一张晾好的照片看了看。

站在工作台前的由纪听到店长的声音吓了一跳,有些惊慌失措的趴台前想要把照片遮住。

“喂,谁给你看了!”由纪心里七上八下,暗暗想到:上次还好说。毕竟是工作需要,这次...

“化妆和服装的搭配都是你自己想的吧,走到这一步上来,也算得上是一种艺术了。”店长好象没有别的意思,而是以摄影师的角度评价着。

由纪看到店长表情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由的松了口气。因为自己的嗜好实在有些....

“非**自拍的女装自拍啊?很有趣耶。”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店长的称赞呢?

不过刚刚逃过一劫的由纪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都要感谢店长啊,我做这种事也不能告诉别人,你不但照相机、器材都借给我,甚至还给我打工薪水。”

小山店长听了由纪的话,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下一。头上也开始冒出了汗水,暗想:感情一社会有为青年就这样被我带坏了..心虚的说:“真高兴你能对我说这些话,说实在的,把你推上这条路,我也要付上一点责任嘛。”

“拜托你别那样说啦,毕竟我又不是什么人妖。”注意到店长神情的由纪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

下班后由纪回到家里,走到客厅刚想坐下就听到门铃响了起来。无奈的只能转身去开门,边走边想到: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打开门一看,却是小左。只见她一只手举着蛋糕盒,另一只手拿着书包。有些邀功似的说着:“晚~安~啦~!”

看着小左手上的书包由纪这才想起来,自己答应过小左:上到高中后有时间就要指导小左学习的。应了一声侧过身子让她进去,正好看到姐姐未记打扮好一身要出门。

“啊,未记姐,你好。”小左也看到了由纪身后的未记连忙打招呼。

“哎呀,欢迎你来,小左。今天也有读书会?”未记说着走到由纪身边,瞄了他一眼接着说道。

“由纪他应该派不太上用场吧?”说完又靠近小左耳边继续说着,“这家伙是个笨蛋耶。”

“没那回事啦!”小左轻笑着回答。

由纪有些无语,暗想:那有这样说自己弟弟的么。我要是笨蛋,你不就是大笨蛋了么。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自己老姐的个性他太清楚了。还是不要自讨苦吃的好...

小左双手举起那个装蛋糕的盒子放到胸前,“蛋糕也有未记姐的一份哦!”

“谢了,我回来再吃啰。”未记笑着摸了摸小左的头,打开门走了出去。

小左这时才注意到未记姐今天的打扮很漂亮。

“好漂亮的衣服哦——未记姐,难道你是要...”小左猜测着。

“对,约会。”未记直接告诉小左,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

这让小左的脸上立刻浮现出羡慕的表情。由纪看着小左的表情暗笑道:果然还是小孩嘛,不就是约会么...呃,貌似自己也没有约过会...

“小左,由纪那家伙如果想越轨的话,你就猛踢他,没关系的。”未记临走之前叮嘱道,说着还做了一个示范。“就像这样由下往上踢!”

“是——”小左高兴的回答着。

“......”由纪一头黑线,撇了撇嘴:我是这样的人么...

--------------------

“这个题目要怎么做?”小左用笔指着一道数学题问着。

“这个要代入②的公式...”由纪用手抓着头说道,心里有些郁闷:国2的题目我几乎都忘光了——

注意到由纪有些郁闷的脸,小左以为是自己问得太过频繁所造成的,连忙道歉,“对不起哦——你几乎都在教我。高中生的小纪和国2的我一起读书,我好像只会扯你后腿而已。”

看到小左好象误会了什么,由纪暗想:她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想着不由得绷紧了脸教训道:“不要在意那种无聊的事啦,只要动你的手就好了!”

“是——”听到由纪地语气,小左不满的把声调拉长,心里却想着:什么嘛!把人家当做小孩!哼,不问你了。

接着小左继续埋头写了起来,不过由于不问由纪写题效率就没有这么快了。而且还时常出错,橡皮擦也消耗得很快。

由纪右手撑着头,微笑的看着小左写作业的样子,心想:小左真是可爱啊——我要是有像小左这样的条件,就能拍出很棒的照片了。我一定会变成一个比姐姐还要出色的美人。

可能是因为想得入神了,由纪做了一件很突然的事,把脸凑过去,用手撩起小左的秀发,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入手很是柔软,还带着一股幽香。

“呀!”小左被由纪突如其来的动作下了一跳。

“哇!对不起...”由纪也回过神来,连忙道歉。一时间在由纪房里俩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由纪看着小左因为紧张(心跳加速?)而变得红扑扑的小脸,心理有些自责:我真是的,怎么突然就....看来书是看不下去了。由纪站起身来说着。

“休息一下吧?我去泡茶。顺便吃你带来的蛋糕吧。”

“唔..嗯!”

“你要喝咖啡还是红茶?”

“红茶。”小左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好象在想着什么。

“红茶是吧?”由纪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啪噹,听到由纪走出房间顺手把门关上的声音。小左这才松了一口气,“哇啊——嚇我一大跳——”低着头小声喃喃道,接着又想起刚才由纪的动作,一双天蓝色的眼睛闪亮得有些不寻常,原本已经红扑扑的小脸更加樱红起来。那模样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当然这一切,正在泡茶的由纪是看不到的了。

厨房里,由纪站在烧着开水的灶台前,看着水壶慢慢冒出的水蒸气楞楞的有些出神。

如果有人敢伤害小左,

我想,我绝对没办法原谅他..

即使那个人....

......是我自己

哔——水壶沸腾的声音打断了由纪的思绪,回过神来的由纪轻叹了口气把火关上。接着摇了摇头,想要把那有些混乱的思绪甩出脑外,好让自己的平静下。然后弯下腰打开橱柜,从里面拿了一套喝茶用的厨具,伶上蛋糕盒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久等了。”带着笑容的由纪把泡好的茶和蛋糕盒放到桌子上。打开蛋糕盒由纪才发现里面装着地是自己喜欢的草莓蛋糕,暗想小左还真是细心。“嘿,小左你买的是草莓蛋糕啊。”说着便拿出一个蛋糕放到小左的盘子上。

看着由纪的笑容,小左脸上刚刚消退的红潮又渐渐的爬上脸颊。“因为由纪你喜欢嘛。”小声的说了一句,便不客气地端起蛋糕吃了一口,开始和由纪闲聊起来。

“未记姐她真的好棒哦。”

“是么,哪里棒了?”

“未记姐感觉已经是个落落大方的女人了,我好崇拜她哦。”

看着小左闭上眼睛在那里憧憬,坐在茶几边单手撑在地板上(因为是放在卧室,所以是那种没有凳子的小茶几。当然,坐垫是肯定有的。)的由纪,用另一只手端起茶杯心想:崇拜她什么?大人么?果然还是个小孩嘛。

不过,闭上眼睛陷入奇妙幻想的小左显然没有在意由纪的想法,继续喃喃的说着:“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象未记姐那样——有性感、玲珑有致的曲线....”

由纪听着小左自我陶醉的话,眼里闪过一丝期待和忧郁。端起茶杯正要喝茶的手也为之一缓,侧着脸对小左说道。

“小左你啊...”

“你只要保持现在这样就可以了。”

“你现在这样就很好啊。”

自我陶醉中的小左闻言一楞,心里有些黯然。接着轻哼一声噘起嘴,“感觉你像是在耍我喔”你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小左迅速地抢走了由纪蛋糕上唯一的草莓。然后笑嘻嘻的说道,

“你的草莓我没收了。”

“啊——!”

“你太爱装模作样了,把草莓留着不吃,我还以为你不要了呢。”小左把战利品拿到嘴边揄掫道。

“算了,你吃吧!”看着小左得意洋洋的样子由纪苦笑道。然后有些不甘心的把脸转过一边,暗想:草莓我是想留到最后好好品尝的说...我的草莓呜呜。接着无奈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看到由纪苦笑的把脸转到一边,小左暗暗得意:哼,看你还把我当做小孩。接着小左心里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只见她坐直了身子,双手各捏着一颗草莓,放在胸前微微凸起的地方,一脸纯真的朝由纪叫道。

“喂、喂——小纪,看这边呀。”

“噗..”由纪闻声瞟眼一看,顿时把刚喝进嘴里的茶又给吐了出去...还好他是慢慢喝的,不然肯定会...当然,那杯茶是不可能再喝的就是了。

“你、你做什么啊?”由纪有些慌张的放下手中的马克杯,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指着小左说道。

“别管啦!来吃啊!”小左净白小巧的脸蛋由纯真转为期待。“来嘛来嘛。”

“不用啦。”由纪下意识的转过头去,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红晕。奇怪的念头也不断的闪现出来:小左在干什么啊,她不知道这是在引人犯罪么?!我是一个生理心理都正常的高中生啊。唉,真不知该说她无知呢还是天真呢?由纪这样想着,但总感觉心灵深处有那么一丝的期待和冲动...为了掩饰自己的表情异样,由纪又端起了马克杯。不过,他又猛然想起这杯茶已经不能再喝了,只好无奈的放下手中的茶杯...

“那我就吃掉啰。”小左说着就拿起手中的一个草莓做势要吃。

“哇——等一下拉!我吃!我吃!”不知为什么,由纪尽然又神使鬼差的答应了。由纪只觉得头脑开始发热,心脏也扑嗵扑嗵的跳个不停,就连外露在空气当中的皮肤也微微有些颤栗。

小左听到由纪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又重新把捏在双手中的草莓,放到了胸前微微凸起的地方。接着又用自己那双天蓝色的眼眸看着由纪,天真的脸上有些顽皮:“该说[请让我吃一口]吧?”

由纪一楞,原本跳个不停的心脏也好象漏掉一拍似的停了一下。发热的头也冷了下来,接着由纪慢慢的把头靠向小左的胸前,嗅着那不知是草莓还是小左散发的清香,然后用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语气轻轻的说了一句,“请让我吃一口。”由纪缓缓闭上眼睛轻轻咬了一口小左捏在胸前的草莓。感受着口中草莓那微微有些青涩的酸和淡淡的甜味,由纪思绪万千....

我们已经不在是两小无猜的孩子了,

我也是一个高中男生了,我怎么能跟着小左胡闹呢?她就好象是我妹妹般的存在呀。

难道我已经不再纯洁了么....

解决蛋糕后,俩人坐在茶几前,小左有如澄澈水面般的表情看起来好象在想着什么,然后她突然问道,“小纪,你有没有一点点心跳加速啊?”

“别做这种奇怪的事啦!”听见小左的话,由纪身体有些僵硬。

“啊——我都流汗了。”由纪拉开T恤领口,用手往里面扇风借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小左有些不满地撅着嘴,“还不是因为你把我当成小孩子,瞧不起我。”

“你说这种话,小心我袭击你哦。”由纪一脸认真的吓唬着小左。

谁知小左根本没有被骗,反而一脸戏谑的调侃道。

“呀啊——”

“来人啊——”

“这里有色狼啊——”

由纪打了一个冷颤,想起未记临走前的叮嘱,冷汗刷的就下来了。他连忙打断小左的叫声,

“小左!读书了啦!继续读书!”

看着小左终于安静下来,重新埋首于书山题海之中,由纪大大的松了口气。有些苦笑的摇了摇头:小左还真是大胆呢!算了,不想了还是看书吧,我也得努力了呢。

半个小时之后,俩人好象有默契似的同时抬起头来叹了口气。注意到对方神情的俩人楞了一下,然后就都轻笑了起来。

“小左,你写完作业了?”

“恩,小纪你呢?”

“我也预习得差不多了。”由纪说着就开始收拾起书和茶具。

等到由纪收拾完重新坐下来的时候,小左双手捧着一个足球(作者:说实话,咱也不清楚那足球小左是从那里拿出来的..纠结啊..)对由纪说道:“等一下我们去公园踢足球吧!”

由纪看了看小左手中的足球,又看了看她旁边最多可以装几本书的包包呆了一下。额头流下一滴大大的汗珠:话说她那足球哪来的啊!

“我最近迷上了踢足球了,踢了之后心情超好哦!”小左洁白如玉的脸上露出兴奋地表情。

“对不起,我还有事。”今天还有个计划要进行,而且我不想....

“耶——?!”小左有些意外,记得由纪初中的时候足球很拿手的说。“来踢啦——”

“不——行!”

“切——那我自己去拉。”小左脸上的失望一闪而过,然后马上又变得开朗起来。

小左离开后,由纪开始进行自己的计划——从以前就一直搁置下来的计划,户外拍照。花了十多分钟时间变装完毕,穿着从未记那借(偷?)来的淡黄色半袖连衣短裙和女士的长筒皮靴,由纪觉得有些紧张。看着镜中的自己,由纪心里有一点羞耻和罪恶感,但这怦怦的心跳是不会骗人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由纪轻声给自己打气。

“好了——不要犹豫了!走吧!”

“GO——”说完便拎起从小山店长那里借来装有摄影设备和化装用的箱子,大步流星的从家里出发了。

说到那些设备,当初由纪一跟店长提起自己的想法,他立马爽快的答应了。只不过要求由纪把拍好的照片由他来处理,由纪也很感激小山店长所以满口答应了下来。或许是店长看出了由纪有当摄影师的潜质,才这样积极帮助由纪的吧。不然的话,那小山店长的行为可就太恶劣了....

“喔!好靓的女生!”一个长着大众脸的路人甲吹了一个口哨说道。

“去跟她搭讪吧?”和路人甲走在一起的路人乙也是一脸的赞同。

走在路上的由纪闻声一惊暗想:呜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脚步也不由的加快了。但神奇的是,由纪心里那一点羞耻和罪恶感却渐渐的消逝了,难道说是因为得到了别人的认同?!摇了摇头,由纪把那些乱七八槽的想法抛出脑外,开始研究起今天要做的计划来。

“要去哪里拍才好呢——”由纪拎着那只分量不轻的箱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嘿,看我的..”走在足球场草地旁边的小路上,由纪听到了一个清脆而有充满活力的声音。感觉好熟悉,由纪侧过脸朝足球场看去。“那是...小左!”

只见小左一脸开心的带着足球和几个小孩在激烈的进攻和防守。

“这个姐姐很厉害的哦!”小左转瞬间灵巧的过了几个人,“阻止她!阻止她——”大概是因为踢球踢得太高兴了,小孩子们也开始凶狠的抢起球来。

由纪在旁边看得一脸担心,眉头也皱了起来:真是的!那几个小鬼!跟女孩子玩干嘛那么拼命啊?要是跌倒了就不好了吧——!才刚这样想着,场上的小左便呀的一声跌倒了。由纪无奈的用手撑着额头:该不会是被我诅咒了吧。脑后也随之出现了一颗大大的汗珠....

旁边的那几个小鬼这时也关心的围了过来七嘴八舍的说道。

“啊,流血了!”

“姐姐,你没事吧?”

“对不起!”

“没事!没事!”就算膝盖擦破了皮,小左也还是一脸开心地用她那朝气蓬勃声音回答着。“抹一抹口水就没事了啦。”

看着小左那无所谓的笑容,由纪嘴角忍不住得抽啊抽,额头上也冒起一个大大的#号,走过去不由分说的把小左一把抓住就往外走:“你过来一下!”

“哇!等一等!我要踢自由球...”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小左边走边说着。旁边的那些小孩也开始不乐意了,叽叽喳喳的叫着。

“你是谁啊。”

“你干什么的!”

“绑架么?!”

由纪只觉得有什么声音要从喉咙里冲出来似得,强忍住怒气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他们一眼。那眼神就好象一只老虎看着一块准备享用地肉似的,踢球的几个小鬼顿时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默不作声起来。由纪不再理会他们,拉着小左来到水池边。然后脱掉小左那只受伤脚上的鞋子和袜子,拧开水龙头用水轻轻的帮小左冲洗伤口。

“你看——都已经有伤痕了!”由纪心里想着:小左真是的,不能更加小心一点么...

“这点小伤没事的啦!”看着这位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姐姐小左暗想:这位姐姐是谁呢?好像未记姐啊,是亲戚么?

“不行!难得有这么一双美丽的脚,要是就这么受伤的话,那岂不是太可惜了!”由纪有些生气的皱了皱眉头,看来小左没有吸取教训呐,必需给她提个醒才行。

“话说回来,抱歉,你是哪位呢?”看着正用手帕在帮自己包扎伤口的由纪,小左忍不住问了出来。“你开口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我的邻居未记姐呢,可是仔细一看又不是.....你是未记姐的亲戚吗?”

“呃...”由纪闻声一楞,包扎伤口的手也为之一缓。由纪这才恍然想起,现在自己是变装之后和小左见面,她不认识自己也是正常的,心里也不由地紧张起来。但是,该怎么样回答小左呢?无奈之下由纪只好装傻充楞地岔开话题,

“总、总之,你是女孩子,一定要更加保重自己的身体才行!”由纪说完便站起身来,拎上那只装有摄影工具的箱子准备离开。不过临走之前,由纪还特意回过头来叮嘱小左道。“你回去可要好好消毒哦!”

“那个...手帕我洗一洗再还给你!”看着这这位温柔的姐姐要离开,小左总感觉好象有什么东西忘记问了。

“给你吧。”由纪暗想: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变装之后的我见面呢.....

“那你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小左想起来了。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不问清楚对方名字可是很失礼的一件事。

“我叫小雪!”由纪微微一笑,便借着自己由纪(由纪[YUUKI]小雪[YUKI])两字的读音想出一个名字。然后朝小左挥挥手道别。“再见啰——”

“谢..谢谢!”小左看着由纪离去的背景喃喃说着,那双天蓝色眸子又浮现出憧憬的眼神:好帅又好有女人味的姐姐喔。

来到前面一个转弯外,由纪靠着墙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没有被她发现吧?由纪和小雪这两个名字只是发音改了一下而已的说。不过话说回来,小左这家伙还问‘你是哪位呢’,真好笑——

夕阳收起了它最后的微笑,暮霭轻轻地飘落下来,夜地浓黑地翅膀温柔地覆盖着大地。由纪回到家里,一切都静悄悄的,只听到浴室里的水在哗啦哗啦地流着。稍稍松了口气,由纪轻轻的走回自己的房间。现在他还不想让未记知道自己变装的事,因为由纪不想让未记担心自己。换回平常穿的装束,由纪看着那件挂起来的淡黄色半袖连衣短裙,心想:虽然说随时都可以穿姐姐的衣服,但是——好想要有自己的衣服哦!坐在床上的由纪轻叹了口气,躺了下来看着天花板:啊——啊,结果还是没拍到照片,遇见了小左...遇见了小左...

“!”对了,小左带来的蛋糕我记得还有一个吧,正好现在肚子有些饿了。由纪想着便坐起身来走向厨房,打开冰箱把蛋糕取了出来。由纪拿起蛋糕上的草莓,轻轻得放到嘴边闻着。又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嗯——,有小左的味道...

这时,未记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习惯性地打开冰箱拿出牛奶。她看着坐在餐桌前,正大口咀嚼着什么的由纪问道:“喂,由纪,你有没有看到我的衣服?我很喜欢的那件。”

“我不知道耶。”由纪睁着眼睛说瞎话,继续大口的吃着蛋糕...

未记看了看冰箱,又看了看由纪正在吃着最后一口的东西跳了起来。

“嗯?啊——我的蛋糕!人家是想洗完澡之后再好好享受的耶!”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